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38 古墓建筑


















  麦老伸手指着刚才的地方说,“你根本就不了解当时什么情况,那根本不是普通的流沙,我感觉到那下面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拽着我们的绳子,要是再晚一步的话,我们就会全军覆没了,我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

  “麦老说的没错,这确实不是普通的流沙,我也感觉到了,那黄沙的下面,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抓着我们的绳子,如果再晚一会儿,可能我们也会陷进去了。”虽然麦老有些冷漠,但他说的确实是实话,要是让我来做决定的话,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把绳子给隔断,必要的时候牺牲一个人,也是没办法的。

  马丁叹口气,“可是...可是我们应该争取一下啊。”

  麦老扶住他胳膊,低声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很难过,我同样也是,可我要不这么做的话,我们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对不起马丁,希望你能理解。”

  马丁点点头,随后他走到少宇跟前蹲下来问道,“没事的,我们都在这,你会平安的。”

  “船长,我害怕,我真的很害怕。”少宇几乎都快哭了,这个大男孩,被吓的不轻啊。

  马丁一把抱住他说,“别害怕,没事了,放心吧,船长不会让你出事的,相信我,等找到宝藏以后,我们马上就离开这里。”

  “不,这里很危险,你...你不知道,这下面有东西,船长,这沙漠的下面有东西。”少宇惊恐的说道。

  马丁回身看我们一眼,随后赶紧问道,“你看到什么了?”

  少宇不停的摇头说,“我不知道,我隐约好像看到有东西抓住了他,可...可我又没看到是什么,但我知道,这沙漠的下面肯定是有东西的。”

  马丁按住他肩膀,安慰着他,“别那么紧张,这里是沙漠,那可能只是流沙或者是沙漠漩涡,别担心。”

  “不...不是这样的,我感觉这下面有一股强劲的力量在拽着我们,我能感觉到。”少宇坚信自己的判断。

  马丁又回身看我们一眼,焦八这时突然说,“他说的对,我也感觉到这股力量了,这里很不对,那黄沙的下面可能真有东西。”

  “船长,这里很危险,我们可能随时都会死在这。”少宇这次的情绪有点反常,在冰城的时候,他还不至于这么害怕,可现在的他,完全变了,看起来精神都有点恍惚了。

  “别担心,会没事的,麦老,我们还要走多远?”马丁起身看着麦老问道。

  麦老拿出航海图,看了一眼后说,“不知道,航海图上显示,我们已经是到达最后一站了,可这一站究竟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肯定跟沉船没什么关系了。”

  “八成就是那建文帝的陵墓,这鬼地方,神仙都找不到,不是正好适合埋葬么。”焦八冷笑一下说道。

  常山环顾四周说,“也没有一个准确的位置,咱们只是在盲目的瞎找啊。”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吗?”我开口问道。

  “没有。”常山回答的很干脆。

  顺子这时问道,“我说马丁船长,你的船上就没有越野车之类的东西吗?”

  马丁瞄我一眼,“你当我这船是航空母舰吗?哪有什么越野车,要是有的话,我们还用徒步走几个小时吗?问的都是废话。”

  顺子撇撇嘴,也感觉自己问的话很白痴。

  “风沙小了一些,我们得抓紧时间赶路了,走吧。”麦老招呼一声,率先往上走去。

  我无奈的骂道,“操,狗屎地方。”

  我们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继续向前赶路,时间对于我们来说很很重要,可同时时间对于我们来说又无所谓,因为我们不知道还有多久能找到这个目的地。

  在赶路的时候,我抬头看了一眼天说,“这都五个多小时了,你们看,我们头上的太阳依旧在挂着,一动不动。”我早就发现不对劲儿了,这太阳始终保持着一个地方不动,

  “记得在冰城的时候,太阳也是一不动,看来这里跟冰城的环境差不多,只不过是冰城很冷,这里很热。”顺子边走边说。

  焦八拿出随身携带的指南针看了看,脸色一沉,大骂一句,“他妈的,指南针又失灵了,手表也完了,这地方有干扰啊,麦老,指南针和手表都失灵了。”

  听到喊声后,麦老赶忙停了下来,他立马把通讯设备摆好,开始呼叫,“老吴老吴,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他又试着呼喊了几声,可除了‘吱吱’的声响之外,依旧没有任何的回答,麦老很无奈的摇摇头,“糟了,又跟船失去联系了。”

  “这一下可完了,我们想回去都成麻烦了。”李欣冷着脸说道。

  我顿时感觉压力很大,“先别管这些了,既然来了,就不能回头了,上路吧。”

  麦老把通讯设备扔在这了,既然已经失灵了,再背着这么沉的东西简直是浪费体力,我们又一次启程上路,依旧再向上走,这就好像是个大山坡,越往上走,气温也越高,脚下的路也越热,简直就像走在火炭上一样。

  “哇操,这他娘的也太热了,俺的脚都快被烤熟了。”大个子在后面大骂道。

  我头也不回的回答他一句,“忍着吧,总比在火山旁边要强多了。”

  “他娘的,俺还是喜欢冰城,虽然冷一点,可不至于这么遭罪啊。”大个子的行李是最多的,他个头大,自然就要多拿一点东西,

  李欣和珍妮两人走在我前面,她俩的步伐明显在减慢,看样子很是疲惫啊,我扭头轻声问道,“喂,你们俩还行吗?要不行就休息一下吧。”

  珍妮停下脚步,回过身来说,“放心,我还能坚持。”话说完,她转身继续上路。

  不过她脸色发白,嘴唇干裂,眼神都有点呆滞,看样子是要脱水了,为了节约水源,她们俩几乎就没怎么喝过水,比我们几个大老爷们还能坚持,我水壶里的水大概还剩下四分之三,而她俩的水壶几乎就是满贯,喝水的时候,仅仅只是用水把嘴唇润湿一下,真是顽强的女人啊。

  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我们爬上了山坡的顶端,麦老拿出望远镜看了看,有些激动的说,“你们看,那前面有建筑,我们好像找对地方了。”

  我接过他手里的望远镜看了看,在我们前面十几公里远的地方,确实有一个比较大的建筑,初步看来,好像是个大堡垒,但由于距离较远,再加上风沙的原因,所以只能看个大概,影响模模糊糊的,不是很清楚。

  “看起来像是城堡,面积很大。”我又随手把望远镜递给了李欣。

  李欣看后说,“我怎么感觉跟皇宫差不多,很像,尤其是那四四方方的造型。”

  焦八手里也有一个望远镜,他一直在观察,始终没有说话,等他放下望远镜的时候,他冷着脸说,“没错,应该就是这里了,很明显,那是一座临时宫殿。”

  “临时宫殿?什么意思?”我扭头问道。

  “简单点说,就不是真正的宫殿,可能是建文帝活着时的临时住所,也有可能是他的坟墓,我个人认为,还是坟墓比较有可能,这个鬼地方,人类是很难生存的。”焦八擦了擦汗水,脸色通红的说道。

  “也不一定,正常来说,沙漠都是有绿洲的,我们只是没找到水源和食物,但不见得朱允炆就找不到,他很可能一直生活在这里,来躲避朱棣的追杀。”常山的状态还不错,看起来是脸不红心不跳的,体力真是超出常人很多。

  “你们就那么肯定,这最后的人物是建文帝吗?”麦老投来疑问的目光。

  常山双手一摊,“似乎...也没什么可反驳的,好像确实是这样。”

  “我可以肯定,绝对就是建文帝。”焦八的自信膨胀,每次都相信自己的判断。

  “但愿是你说的那样,我也想见见这建文帝的庐山真面。”麦老轻笑一下。

  “见他?估计没什么希望了,就算当时他还活着,现在也肯定死绝了,这座宫殿,肯定又是一座死城。”馒头的嘴,依然其臭无比,他每次一开口说话,所有人都会眉头紧缩,珍妮和李欣甚至都躲远远的。

  “你们怎么了?脸色那么差?真是胆小鬼,死城有什么可怕的。”馒头一看我们反应如此强烈,还以为我们是害怕了呢。

  焦八一手捂住鼻子,皱着眉头低声说,“你少几句话就行了,我可不想被这种气味给熏死。”

  “气味?什么气味?我怎么闻不到呢?”馒头从出发到现在,我们已经徒步走了六个多小时了,他没喝一口水,也没吃一点东西,根本一点疲惫的感觉都没有。

  他几次问我们,为什么他没有疲惫感,可我们无法回答他,只好支支吾吾的把问题避开,除了我们几个知情者以外,想必其他人也看出来些端倪了,因为我们几个都在逃避这个问题,谁都不肯正面回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