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42 沙漠绿洲












  一个小时左右,大个子突然停下脚步,擦着脸上的汗水骂道,“他娘的,不行了,晒死俺了,咋这么热呢?这都快赶上火焰山了。”

  “是啊,感觉越来越热了,就跟火炉差不多。”顺子脸色通红,眼睛都变色了,晒的他都有点发晕了。

  我扶住他问道,“要不要喝点水?”

  顺子两眼无神的摇摇头,有气无力的说道,“我全身都热,喝水也没用,我的水也不多了,不能浪费了。”

  珍妮和李欣也有点萎靡不振,两个人几乎就是再拖着自己的脚向前走,就像脚下有铁链锁着一样,步伐比之前放慢了很多,每一步都显得很沉重。

  而马丁手下的那几个人,也都不行了,他们就快累趴下了,走路都是摇摇晃晃的,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摔倒在地上,唯独少宇还算坚强,一直咬牙再坚持着。

  “船长,船长我挺不住了,我感觉自己快要被晒死了。”一位马来西亚的水手瘫坐在黄沙上面,可仅仅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他大叫一声又爬了起来,“我的天呐,烫死我了,这沙子都能烫死人啊,船长,怎么办啊?”

  “是啊船长,我们真…真不行了,这比死还难受啊。”另一名水手喊道,紧接着他也摔倒在了沙漠上,可由于这黄沙太热了,他被烫的来回打滚,就像下面有针扎他一样。

  马丁急忙跑过去,一把将他拉起来喊道,“你给我起来,这会烫死你的,挺住,一定要挺住。”

  那个菲律宾人神情有点恍惚,“船长...不行了,挺不住了,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感觉自己就快死了。”

  马丁急的向前大喊道,“麦老,他们都不行了?这可怎么办?”

  焦八咬牙喊道,“让大家再坚持一下,这是最煎熬的一段路程,等达到宫殿的时候,想必就不会这么热了。”

  “你说的这些我也知道,可现在怎么办?他们连路都走不了。”马丁有点傻眼了,他手下的人,除了少于之外,全部都瘫软了下来,我们这边李欣和珍妮,还有顺子和大个子也快不行了,这种高温,根本不是人能承受的。

  麦老几步跑了过来,“赶紧给他们喂点水,李欣把药箱给我。”

  我们几个人给他们喂了几口水了,但是效果不明显,他们多少有点脱水的现象,脸色通红,浑身发热,神智也不清醒,处于半昏迷的状态。

  麦老打开药箱后,从里面翻出来一种药膏,“把这个药膏涂在他们额头上,多少能起点作用。”

  这是一个圆形的盒子,上面写满了英文,“这是什么?”

  “一种类似清凉油的东西,但比清凉油要管用,是专门解暑的,赶紧给他们涂上。”麦老随口解释一句。

  我们赶紧把这白色的药膏涂在他们每个人的脸上,这东西果然很神奇,几秒钟的功夫,他们就都清醒了不少,我们几个一看这东西如此管用,也都赶紧往自己头上涂点,每个人都涂上一点,以免一会儿再晒昏过去。

  “我靠,终于有点凉爽的感觉了,麦老,你怎么不早说有这种东西?害的我们差点被晒死。”我有点埋怨的说道,这东西真比清凉油管用,涂在头上以后,明显感觉从内往外的冒凉风,舒服多了。

  “这种东西副作用很大,虽然很管用,但对人体有伤害,尽量少用为好,要不然很容易起到反作用。”麦老随手把药膏又放进了药箱里。

  “能有多大副作用?我们又不是天天用。”我没好气的说道。

  李欣看我一眼说,“这是一种化学品,跟阳光能产生化学反应,所以才会很凉爽,但在凉爽的同时,其实是在冻结你的皮肤,就是说,越热也就反应越大,冻结的越厉害,这会伤害你的肌肉组织,甚至会致命。”

  我顿时惊呆了,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麦老起身后说,“行了,能走就赶紧走,别耽误一分一秒。”

  马丁他手下这几个人,清醒后又喝了不少水,现在我们每个人水壶里的水,基本上已经快喝光了,最多还能留下一少半,当然除了馒头意外,他虽然不用喝水,也不知道疲惫,可他的皮肤却在严重干裂,就像裂开的岩石一样,很吓人,尤其是脸上的皮肤,都开始掉落了。

  我们支撑着疲惫的身体,向着那宫殿前进,我已经用肉眼可以看到那宫殿的影子了,可我心里很清楚,即便能看到,但距离我们还是有很远的一段路程,这段路程,将是我们最难熬的,堪称魔鬼之路啊。

  现在我们所有人,都是在自己照顾自己,因为已经没有能力再去管别人了,李欣和珍妮也够坚强的,一路走到现在,她们俩人始终没掉队,我多次问她们还能不能挺住?她们都很顽强的告诉我没问题。

  同时她们俩人的食物和水源,目前也是我们所有人中最多的,可见她俩是多能节省吧,就连我都比不了,是真心的佩服啊,要是换做一般的小女生,早就哭天喊地了。

  我们在艰难行走的时候,馒头的埋怨声再不断响起,“我这是怎么了?我的皮肤怎么开始裂开了,我的天啊,你们看,我都快能看到骨头了。”

  焦八装出一脸的微笑说,“那是你的幻觉,哪有那么邪乎啊,我们的皮肤不也在干裂了吗。”

  “幻觉?不可能啊,我根本感觉不到一点热,也不知道疲惫,这不对,这很不对,焦八,你得给我说清楚。”馒头说着话,就从后面跑到了焦八的跟前,直接把他给拦了下来。

  焦八看他一眼,拍拍他胳膊说,“你真的没事,多心了,这证明你的体格好,不知道疲惫多好啊,我们都快累死了,专心赶路吧。”他绕过馒头,又继续往前走。

  可馒头哪能死心,他再次追上来问道,“不行,你必须得跟我说清楚,我到底是怎么了?这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能有的能力,我甚至...甚至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我求求你告诉我。”

  焦八顿时很无语,他支支吾吾的说,“我...我告诉你什么啊?我真的不知道,你别问我了,要问你去问常山大哥吧。”

  “我就问你,你回答我。”馒头上前一把抓住焦八的脖领子,瞪着眼睛向他吼道。

  我从后面急忙赶了过去,“我说馒头,你冷静点行吗?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我们性命都难保,这里热的要死,你怎么还有心来追问这些问题。”

  “忠义,我只是想要一个答案,难道这也有错吗?”馒头松开焦八,显得很委屈,他心里一定很难过,自己的身体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换做是谁,谁都接受不了。

  我和焦八对视一眼,都让对方来说,可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事儿根本就没法说,难道直接告诉他,你已经死了,这也太扯了吧?就算我们俩说了,他也不能相信啊。

  就在局面很尴尬的时候,常山从前面走回来说,“馒头,等我们走到那宫殿时,我会告诉你实情的,现在我们得抓紧时间赶路,不能再耽搁了。”

  “你们快点,别磨蹭了。”麦老在最前面,回身向我们喊道。

  馒头点点头说,“好,那就等走到宫殿那,你一定要告诉我真相。”

  总算是把他的情绪给稳定下来了,我们低着头,顶着火热的太阳向前赶路,中途我们都换掉两双鞋了,之前那两双鞋的鞋底,都已经被滚烫的沙漠给烫坏了,这沙漠炎热的程度,简直无法想象,这得亏是我们携带的装备比较齐全,要是就脚下一双鞋的话,我们根本就走不了这么远。

  全世界的沙漠地带,估计都没有这里炎热,这个鬼地方,仿佛就连空气都能燃烧,整个岛屿就跟下火一样,我们就如同掉进了火海里面,连个躲避的地方都没有,如果不能熬过去,那就只能等待被烤熟的下场。

  可就在我们快到达那宫殿的时候,在我们前面不远处,我居然看到了一片绿色,那好像是大树,看起来是一小片绿洲,起初我还以为自己被晒迷糊所以产生幻觉了呢,我用力摇晃了一下头,那绿色的景象依旧还存在。

  我当时还自言自语的说,“完了,我开始有幻觉了,估计我快坚持不住了。”这个鬼地方,别说绿色的植物了,到现在连个干枯的植物都看不到,整个岛上除了黄沙以外,什么都没有。

  但很快我就知道这并不是我的幻觉了,因为其他人也都看到了,就算是产生幻觉,也不可能所有人都产生幻觉吧?就算所有人都产生了幻觉,但这幻觉总不可能是一样的吧。

  “义哥,我...我看到前面有植物,是绿色的植物。”顺子有点激动的说道。

  “是啊义哥,我也看到了,难道是我眼花了?”焦八挤着眼睛,有点不相信的问道。

  “不知道,但我也看到了,我开始以为是我产生了幻觉,但总不可能我们都有幻觉吧?”我迷迷糊糊的说道,说实话,我头脑也不是很清楚,汗流浃背不说,感觉自己也快脱水了,太热了,简直能烤死人啊。

  “不是幻觉,我也看到了,那可能是一片绿洲。”李欣在我前面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