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44 致命河水2

















  “上帝啊。”李欣和珍妮恶心的捂住嘴就向后跑出去了,我们几个赶忙用脚去猛踩这些乱爬的虫子,这些虫子实在太恶心了,踩死之后还会冒出绿色的粘液,那粘液粘在鞋底就很难弄下去,真是让人受不了啊。

  而就在这时候,旁边另一名水手吓的大喊一声,“我的天呐,这是什么…船长……啊……船长救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呢,由于他就在河边站着,他身体突然平拍在了地面上,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拽倒了,那东西顺势就要把他托近水里,整个身体直接向下滑了进去,那池塘里的水,原本还是很清澈的,可转瞬间的功夫,河水居然变成黑色了,什么都看不到了。

  我来不及多想,快速的上前纵身一跃,当我趴下的时候正好抓住了他的手,我本想把他拉回来,但他身体被一股强劲的力量在拽着,眼瞅着都要把我给带下去了。

  就在这时候,我后面有人一把抓住了我的右脚,“义哥挺住。”是焦八,这关键时刻,还得指望他啊,顺子这时急忙在左边抓住了我的左脚。

  他们俩人用力的将我往上拉,可无论他们俩怎么用力,我就是上不来,那水下明显有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在拽着那名水手,他痛苦的喊叫着,“啊,水里有东西在咬我,它们在咬我,救我,救我啊船长。”

  常山和马丁两人也过来帮忙,四个人抓住我,用力的往上拉,这么多人用力不但没有把我拉上来,我反倒快跟着那名水手下去了,这股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这么多人都拽不住,而同时最要命的是,这两边的力量同时拉扯着我,我感觉自己快要被他们给五马分尸了。

  我大喊一声,“靠,我快挺不住了,再这么拽下去我胳膊就要掉了。”

  “义哥你松开他,要不然我们都得下去。”焦八急的大吼道。

  我转头向其他人大喊道,“我不能松开,要不然他就完了,大个子,你们他妈还愣着干什么,开枪啊,快开枪。”

  大个子他们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举枪射击,在一阵乱枪的扫射下,焦八他们这才把我和那名水手给拉了上来,可上来以后我们又一次傻眼了。

  那名水手的下半身,已经没有了,只剩下血淋淋的上半身了,那些五脏之类的东西,全都流了出来,他瞪着死不瞑目的眼睛,死状简直惨不忍睹啊,最让人无奈的是,可能他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那河水里有什么,我们谁也不知道。

  马丁顿时惊呆了,“我的上帝啊,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本想过去,但被我起身后一把给拦住了,“快走快走,他已经死了,这里不能再呆了,那池塘里面有东西。”

  我们一行人全都退了出来,大家伙多少有点惊魂未定,这一切的发生都太快了,转瞬间的功夫,就死去了两个同伴,这是我们谁都未曾想到的,实在让人太难以接受了。

  “船长,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一名水手问道,他们侥幸的活了下来,要是再不离开那池塘的话,恐怕他们五个人都会死在里面。

  马丁惊恐的说,“我怎么知道,我之前就告诉过你们,那池塘很危险,可你们...”他气的伸手指着他们,浑身上下都有点哆嗦了。

  “算了船长,你埋怨他们也没用,事情已经发生了,谁也改变不了。”少宇冷冷的说道,他没有任何的表情,整个人就像失去了灵魂一样。

  “那池塘的水里肯定有什么东西,这太可怕了,你们刚才都看到了吧?那河水突然变黑了。”我喘着粗气,看着众人说道。

  “恩,这里不是普通的沙漠绿洲,本身这座岛屿就很有问题,这池塘的水更有问题,有毒不说,之前里面的鱼类也很怪异,只是我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可怕。”焦八用手扶住额头,显得有些疲惫的说道。

  珍妮有点伤感的说,“几分钟前,他们还是活生生的,可现在...却都死了。”

  李欣扶住她肩膀安慰道,“算了,别想了,看淡一些吧。”

  “他娘的,这鬼地方到处都有危险,麦老,俺们现在咋办啊?”大个子咒骂一句问道。

  麦老还是那副冷静的表情,他一直在盯着前面的宫殿看,并没有马上回答大个子的话,大个子又问一句,“麦老俺问你话呢?现在咋办啊?”

  “我听到了,我又不是聋子,没什么怎么办,我们现在就出发,去那座宫殿。”麦老伸手指着前方,眼神变的很诡异,他的嘴角似乎挂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他让我感觉变的陌生,甚至是变的可怕。

  “要想到达对面的宫殿,就必须要越过这条池塘,而唯一的办法,就只有那座小吊桥,看样子,那吊桥有些年头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行。”我低声说道。

  “行不行都得试试,我们出发吧。”麦老率先向吊桥那边走去,我们其他人也立刻跟了上来,我们没有时间来悲伤什么,可能下一秒钟,我们还会有人死亡,所以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死神一直在跟着我们,死亡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仅仅只是一步之遥。

  当我们扒开草丛,走到那座吊桥跟前的时候才发现,这座吊桥很低,不是一般的低,正常来说,吊桥都要在河面几米高的位置,甚至是十几米高的位置,可这座吊桥却很特殊,仅仅只是在河面上飘着,还不到半米的距离呢,桥板几乎就快贴在水面上了。

  但是整体来看这座吊桥还算不错,木板看上去也比较结实,那唯独的两根绳子也很粗,要是一次只走一个人的话,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我一看到这座吊桥,就想到了之前在鬼岛上的遭遇,也有一座跟这差不多的吊桥。

  “这...这桥面也太矮了吧?居然快贴到水面上了。”我站在吊桥一端,试着往水里看了看,那池塘的水居然又变的清澈了,里面怪异的小鱼还在游来游去。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我们距离河水太近了,恐怕会有危险。”焦八提醒着所有人,刚才那两名水手的死亡,就是最好的证据。

  “可现在只能从这过,这是唯一的一条路了。”常山轻声说道。

  “大家来想想办法吧,我一看这池塘心里就发毛。”我回过身来说道。

  麦老则是很干脆的说,“没什么办法可想,大家一个接着一个的过桥就是了。”

  “一个接一个?你的意思是...让我们一起上桥?”李欣瞄他一眼问道。

  麦老点头说,“对,不能在一个一个的走了,这样更危险,人多一点,相互还能照应一下。”

  “那万一要是小乔承受不住我们这么多人的重量呢?那可就不是危险的为题了,到时候我们都得掉河里去。”常山冷静的说道。

  最后我们简单商议一下,决定分成两组人过桥,麦老和常山带着一批人,我和焦八带着另一批人,先由麦老他们过桥,我们随后再跟上。



  李欣和珍妮都在麦老这一组,这也是我的意见,常山和麦老的能力最强,尤其是麦老,有他在,她们俩个人的安全是绝对有保障的,但我也留了一个心眼,麦老最近变的很怪异,有些事情也不能完全指望他,我悄悄的嘱咐常山,让他照顾好李欣和珍妮,他当下就答应了,有他的承诺,我心里也就踏实多了。

  麦老是第一个走上桥的,马丁和少于等人紧随其后,李欣和珍妮则是在中间,常山来殿后,这是一个很好的排序,前后的两个人必须是能力最强的,这才能保证团队的安全。

  等他们都上桥以后,小乔显得有些下沉了,桥板已经贴到水面上了,他们每走一步,脚下都会碰到河水,麦老单手抓住吊桥的绳子,另一只手端着散弹枪,他回身指挥着所有人,“大家小心点,注意脚下的河水。”

  常山在最后面也叮嘱道,“都别紧张,跟着麦老走。”

  一时间,气氛显得额外的紧张,就连我们这些还没上桥的人心里都在‘碰碰’乱跳,我手心里全是汗水,紧张的不得了,我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紧紧的盯着河水的动向,我真怕那河水里会突然杀出什么怪物。

  他们的步伐不快,但也不慢,每走一步都很稳定,但是这座小桥却不停的发出那‘嘎吱嘎吱’的声音,很明显,小桥在承受着巨大的重量,我真有点担心,这桥要是突然间断掉了,那可就坏菜了。

  几分钟后,麦老第一个达到了对面,他回过身来喊道,“大家快点,趁着现在安全,加快脚步。”后面的人这才加快了一些步伐,那小桥也开始有些摇晃了。

  焦八这时在我耳边问道,“义哥,你有没有感觉到麦老的异常?”

  他这句话让我一惊,我侧脸看着他说,“你也发现了?”

  焦八贼眉鼠眼的笑道,“呵呵,从上岛开始,我就发现了,我感觉他在期待着什么,虽然他在极力掩饰着自己,但还是被我无意间发现了,最主要的是,他的眼神变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恩,我感觉也是,那眼神确实是变了,可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啊?上岛之后,其实不光麦老一个人,马丁不也有变化吗?”我小声的说道。

  焦八冷笑着说,“你看着吧,这一次,秘密一定会解开,必然会真相大白的。”

  “你就那么肯定?”我问道。

  焦八眯着眼睛,说了一句让我似懂非懂的话,“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点点头,没再说话,虽然刚才我在跟他对话,可我的目光基本上是没离开李欣他们,等他们平安到达对面以后,我这悬着的心才放下来,总算是一路平安,有惊无险啊。

  麦老在对面喊道,“忠义,你们可以过来了。”

  我挥手示意一下,转头对其他人说,“我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