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45 吊桥飞鱼








  这次焦八来打头阵,顺子和大个子等人在中间,我则是来殿后了,这最艰巨的任务,依然得由我来承担,我自认为我逃跑的能力还是比较高超的,真有什么危险,我应该可以第一时间逃走。

  我们这一路走的很平稳,但我的目光却在来回观察,这次河水太安静了,清澈的水让我原本很紧张的心态都有些放松了,可同时也让我感觉到迷茫,怎么会这么安静呢,那水里的怪鱼也不动了,就跟潜水艇一样停在水里了。

  焦八这时回身喊道,“大家慢一点,别着急,这小桥有点不稳。”

  顺子走在我前面嘟囔着,“这该死的桥,刚才还没那么摇晃呢,怎么现在摇晃起来了。”

  “别那么多话,赶紧走。”我催促一句,这小桥确实比刚才摇晃的厉害了,那‘咯吱咯吱’的声音也比之前大了,脚下的木板已经泡在水里了,感觉这小桥随时都有可能塌陷,我们必须得赶紧过去才行。

  可就在我们刚走到吊桥中间的时候,突然间,整个池塘的水又变成了黑色,速度快到我无法想象,那真是瞬间就变了,一眨眼的功夫,清水就变成了黑色的浑水,根本不给我们反应的时间。

  焦八侧头大喊一声,“大家快走,这水又变黑了。”

  我们赶紧加快脚步,可还没等走出几米远的时候,焦八一下子就摔倒了,差一点就摔到河里去,这得亏他是向前摔倒的,要不然他非掉下去不可,他这一摔倒不要紧,我们全都得停下来。

  大个子在他身后,赶忙伸手去拉焦八,我在最后面看不到具体的情况,只好大声喊道,“大个子,前面怎么了?”

  “焦八把桥板踩断了,放心吧,他人没啥事儿。”大个子高喊一声。

  “义哥你看这河水。”顺子突然一惊喊道。

  我扭头一看,顿时就傻眼了,这他妈河水到底怎么了?黑色的河水跟沸腾了一样,‘咕噜咕噜’的往外冒着气泡,整个池塘水面,起码得有几百个气泡,这种场面我是第一次经历,诡异到让人头皮发麻,恐惧感迅速飙升。

  “这…这到底是怎么了?”顺子的脸色极为难看,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我不知道,但肯定没好事儿,老八大个子快走,要出事儿了。”我最后扯个脖子大吼一声。

  可就在我话音刚放的同时,从池塘的水里连续发出‘啪啪啪’的声响,这时候我才注意到,从整个水面上飞出来一群怪鱼,少说得有几百条之多,这些怪鱼就是那五颜六色的大翅膀鱼,当它们向着我们飞过来的时候,看起来就像老鹰在猎食一般,一时间,整个吊桥上飞满了这种怪鱼。

  我立马做出第一反映,抬起手枪就开始连续发射,顺子他们其他人反应也很快,全部都端起枪来反击,一时之间,枪声响彻整个岛屿,我们跟发疯了一样,一边怒吼一边开枪。

  可这些怪鱼实在是太多了,我们根本打不完,这些怪鱼飞到我们身上后,直接就咬住我们,我随手抓住一个看了一眼,可当我看清楚这怪鱼的样子时,吓的我身体差点僵住,这哪是什么鱼啊,这分明就是地狱的魔鬼,如果说亚马逊河里的食人鱼是最恐怖的小型鱼类,那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这种怪鱼要比那食人鱼恐怖十倍,甚至百倍。

  它们完全没有鱼类的样子,看起来更像是蝙蝠,但比蝙蝠还要难看,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无法忘记的鬼脸,它们嘴里的牙齿全部都暴露在外面,就跟那锯齿一样,让人看着不寒而栗。

  并且这种怪鱼的力量非常大,我一个成年人,居然用手抓不住它,反抗的力量要远远超出我的想象,实在是太可怕了,这种怪鱼要是直接咬在人身上,能直接把骨头都咬碎,我立马一枪打死这该死的东西。

  “啊…义哥救我,它在咬我,它在咬我。”顺子忽然失控了,他在桥上发疯一样的乱开枪,他的后背上挂着好几条这种怪鱼,那怪鱼摇摆着身体,像疯狗一样在撕咬着他后背,瞬间的功夫,顺子的后背就全是血了。

  我赶紧过去援救,这些怪鱼很难打下来,我还不敢开枪,这么近的距离我很容易把顺子给误伤到,没办法只好用刀一个一个的砍掉这些怪鱼,这些鬼东西的生命力还很顽强,即便身体被砍成了两半,可它们依然还能动弹。

  我搀扶着顺子,大吼道,“大家快走,别恋战。”

  焦八回身也喊道,“快快快,我们得冲过去,小心脚下的木板。”

  麦老他们在对面开枪支援我们,李欣突然大喊一声,“忠义你们快点,这桥要塌了。”

  我一听这话,顿时就毛了,这桥要是真塌陷了,我们可就全完蛋了,掉进这河水里,瞬间就能被这怪鱼给吞食掉,连骨头都不能剩下。

  焦八他们已经快跑到对面了,我把顺子交给馒头,“你们俩快走,我来殿后。”

  “义哥,一起走啊。”顺子拉住我的胳膊,满脸痛苦的看着我。

  “赶紧走,没时间了,我会跟上的。”我换好弹夹后继续扫射,这怪鱼实在太多了,如果不开枪的话,我们根本就冲不过去。

  这时候,吊桥的绳子突然断了一根,这绳子一断不要紧,整个吊桥都开始倾斜了,唯独庆幸的就是焦八和顺子他们都平安过去了,就差我自己一个人了,现在我真成孤军奋战了,做孤单英雄的结果就是很悲催啊。

  小桥的倾斜,导致我身体直接往水里下滑了,我只好抓住另一边绳子,奋力的向前挪动,那些怪鱼在我周围来回的穿梭,有的都咬住我了,我忍着剧痛向前走,这该死的吊桥,它再坚持一分钟,我都能平安过去了。

  “义哥快点,快啊。”焦八急的大吼,在河边来回的走动,可现在谁也帮不了我,只能靠我自己了。

  但这时候我发现,我要想冲过去实在太难了,我身体倾斜的太严重,脚下的木板已经没有能落脚的地方了,那怪鱼全奔着我一拥而上,我成了它们的活靶子,成了它们唯一的猎物了。

  那一刻,我真想放弃挣扎了,因为我没有能力去跟这么多怪鱼来搏斗,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麦老大喊一声,“忠义接住。”

  他甩手扔过来一条绳子,但由于怪鱼太多了,绳子根本就仍不到我跟前,我只能拼死一搏了,我看准时机,直接向前扑了过去,这些怪鱼打在我身上生疼生疼的,但我唯独庆幸的就是,我一把将绳子给抓住了,可同时我也因为失控掉进了池塘的水里。

  就在我掉进水里后,我感觉周围有无数条怪鱼向我发起了攻击,但好在麦老及时,愣是将我从这池塘的水里给托了出来,当我爬上岸后,我身上依旧还挂着几条怪鱼呢。

  李欣上前用刀帮我砍掉了这些怪鱼,她赶紧扶住我,一脸担心的问道,“怎么样?要不要紧?”

  我有气无力的摇摇头,“没...没事,死不了啊。”

  “别说那么多了,快,我们先离开这。”麦老招呼一声,我们赶紧离开这池塘边,焦八和李欣搀扶着我,大个子驾着顺子,我们俩人真成了难兄难弟啊,其他人还好,没有受伤的。

  等我们走出岸边以后,这才停下了脚步,我和顺子全都瘫软在地上了,我身上流了不少血,这怪鱼的牙齿太锋利了,只要它咬住你,那就没个好,顺子比我还惨,整个后背都是血肉模糊的。

  李欣拿出药箱,赶紧给我们俩人包扎,好在都是皮肉伤,没有伤到骨头和要害部位,要不然我们俩人可就交代在这了,我和顺子对视一眼,彼此笑笑,这是一种无奈的笑,也是一种苦中作乐啊。

  “你俩还真心大啊?都伤成这样了还笑的出来啊?”李欣在给我包扎的时候,瞪我一眼说道。

  我咬着牙说,“那怎么办?难道还要大哭一场才叫真实吗?只要是死不了,那就是好事儿了。”

  “没错,能活着就是万幸喽。”焦八拍拍我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

  “老八,这鱼不会有毒吧?”顺子坐在地上,两眼无神的看着他问道。

  “不用担心,要是有毒的话,你早就死了,不过看你们俩这状态,也好不到哪去,要实在不行的话,就留在这等我们算了,可别为难自己。”焦八蹲下来,看着我们俩说道。

  “听你这话,好像很不愿意让我们俩跟着一起去啊?”我靠在一棵大树下坐着,眯着眼睛看着他说道。

  焦八脸色一正,“拜托,我是为了你们俩好,虽然不至于要命,但毕竟伤口很多,还流了不少血,这后面的路更难走,我真怕你们俩挺不住啊。”

  “别说废话了,既然能来到这,就没怕过死。”顺子眼神坚定的说道。

  焦八撇撇嘴,“好吧,那就随便吧。”

  等李欣帮我包扎完伤口后,她扶着我站了起来,“麦老,我们可以走了。”

  “行吗?要不再休息一下吧,也不急这一会儿了。”麦老脸色平静的说道。

  “没用的,这伤口又不是休息一会儿能复原的,走吧,前面就是宫殿了。”我们已经达到宫殿的脚下了,最多还有几百米远,就能到门口了。

  可就在我们刚要出发的时候,馒头突然说,“等一下。”

  我们又赶紧停下脚步,馒头走到常山的跟前问道,“你答应我的事情没忘吧,现在可以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