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46 软硬兼施











  我这才想起来,常山答应过他,只要走到这宫殿的脚下,就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可我看馒头这态度,要是知道实情以后,非得抓狂不可。

  我有意拍拍他胳膊说,“别问了,等我们离开这再说这件事吧。”

  “不行,我必须现在就要知道。”馒头毫不客气的否决了我。

  我挠挠头,刚要开口时,馒头伸手一栏,“别多说了,不要逼我跟你翻脸。”

  “嘿,你小子怎么好赖不知呢?”焦八气的伸手指着他。

  “闭嘴,我不想跟你们多说废话,我现在只想知道真相,常山,你必须得告诉我,你看看我现在这样子,还是个正常的人吗?”馒头说话很平和,但这平和的背后,却是那种火山爆发的前兆。

  他的身上被怪鱼咬的全是伤口,可唯独就是没有任何血迹,一滴血都没流出来,这只要是个人就能明白,这绝对是不正常的,而且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根本一点疼痛感都没有,这件事情,已经到了不可隐瞒的地步了。

  而一向不爱参与的麦老,这次却开口说,“馒头,你的事情先放一放吧,等我们回来以后,再问也不迟。”

  馒头瞄他一眼,“不,我必须要现在知道,要不然...我怕我以后没机会了。”

  “怎么?不相信我?”麦老试探的问他。

  馒头冷笑道,并且一点面子都没给他,“我凭什么要相信你,你不用废话了,我不想跟你再多说一句,常山,你也别愣着了,赶紧告诉我。”

  麦老脸色顿时就变了,但他还有自知者明,果真没再多话了,常山看着馒头,先是叹口气,随后眉头紧缩,“我可以告诉你,但你不要后悔。”

  “我为什么要后悔?既然我想知道,我就不后悔。”馒头冷着脸说道,他的脸已经完全没有人样了,被这烈日下的阳光给晒脱皮了,脸色煞白,跟死人没有任何区别。

  “好,你既然这么执着,那我就告诉你,你之所以会变的这么怪异,那是因为...”他说到这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我们所有人都有点紧张,全都竖起耳朵听着。

  馒头也急的问道,“因为什么?你到是说啊?”

  “因为你已经死了。”常山最终还是说出了真相,我本以为他会瞎编一个什么借口呢,可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把真相告诉他了。

  “你...你说什么?因为我已经死了?这...这简直就是胡扯,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啊?如果我死了,我还可以站在你面前吗。”馒头冷笑一下反驳道,虽然他嘴上说着不相信,可我感觉,他心里已经开始动摇了。

  “我有必要骗你吗,这就是事实,而且你好好想想,就算我要骗你,借口有很多,又何必说这个呢。”常山不急不慢的回答他。

  馒头这时候情绪有点失控了,他轻轻的摇头,“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说的话,焦八,忠义,你们告诉我,真相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啊?”他最后大吼了一声,有些失控了。

  “你冷静点好吗?别那么激动,先听我们解释,冷静些,不要冲动。”我赶紧安抚他,可别再出什么乱子了,这常山也真是的,说什么实话吗。

  “我很冷静,我没发疯,忠义你告诉我,真相到底是什么?”馒头双手抓住我胳膊,用哀求的口吻说道。

  我结结巴巴的回答他,“我...我不知道,这个...这个你得问...”

  “骗子,大骗子,你明明就知道却不告诉我,我一直拿你当兄弟,可你呢?你拿我当什么?”还没等我话说完呢,馒头就打断了我,他用力摇晃着我的身体,冲我怒吼着。

  焦八这时上前拉住他胳膊说,“你别那么冲动,听我说,常山说的就是真相,你确实已经死了。”

  当馒头听到焦八的话后,他两眼无神的无神的望着他,抓住我胳膊的手也慢慢松开了,“你说什么?我已经死了?难道我真的死了吗?”

  “这是真的,理论上来说,你只是一个死人。”我低声说道,心里很不是滋味,这种事情放到谁身上,谁都接受不了啊。

  馒头往后退了两步,好似自言自语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我已经死了,又为什么会站在这里,你们是在骗我吗?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陷入了迷茫之中,这件事情,任何人都接受不了,既然已经是死人了,又为什么会跟活人一样,正常人是无法理解的。

  常山走到他跟前,双手扶住他肩膀说,“冷静一下,你听我说,是我把你变成这样的....”他很简单的讲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从馒头中毒开始,一直到昏迷后的事情,包括常山用五行血阵,几乎所有的事情,常山都用最简单的方法叙述了一遍。

  当馒头听完常山的话后,他整个人都有点傻了,“你的意思是,我本来就应该是死了,是你用阵法硬将我的灵魂封在了体内?”

  “没错,是这样,人死后灵魂就会离开躯体,但只要把灵魂硬封在体内,死人就可以和活人一样行动了。”常山轻声说道。

  “我不明白,既然我和活人一样了,你为什么说我已经死了,我不是已经活过来了吗?我这不是好好活着呢吗?”馒头脸色变的极为怪异,一会儿一个表情,都有点让我接受不了了。

  “为什么你心里很清楚,如果是活人的话,会不知道饥饿和疲惫吗?我只是把你的灵魂封在了体内,但这么做,仅仅只是在维持你的生命,可以让你多活一阵子,用不了多久,灵魂就会冲破血阵,你依然免不了一死。”常山低沉的说道。

  馒头整个人都呆了,是那种茫然的发呆,几分钟后,他自嘲的开口问道,“那我现在算什么?僵尸?魔虫尸?还是什么更可怕的邪灵?”

  “都不是,你不是什么邪灵,我只是用了一种逆天的手法,能让你多活一阵子,准确的说,你应该是个活死人。”常山皱着眉头说道,看得出来,他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活死人?哈哈,活死人?我是活死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还不如让我死了呢?这算什么?这他妈算什么啊?我就知道,我肯定有问题,这不人不鬼的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馒头一把抓住常山的脖子,瞪眼眼睛怒吼道。

  “对...对不起,我只是不忍心看你就这么死去,其实...我也有过后悔,可事情已经发生了,谁也无法改变。”常山一脸的歉意,可说句良心话,我不认为他有什么错,他能这么做,也是希望馒头能多活一阵子。

  “杀了我吧?你们杀了我吧?来吧,把枪口对准我,开枪吧。”馒头突然跪在地上,双手高举,他闭上眼睛,完全是一副等待死亡的样子。

  我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脑袋,“你这是干什么?你给我起来,你发什么疯啊。”

  “你走开,我没发疯,与其这么不人不鬼的活着,还不如干脆死了,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他自嘲的说道,想必他心里比谁都难受。

  “别这样,听我一句劝,起码你现在还活着啊。”我好心相劝,希望他能听我一句。

  可馒头却看着常山说,“你就不应该救我,你还不如让我死了呢,这算什么?这算什么?”他仰天长啸,可就是没有泪水流下,想必他已经不能流泪了。

  焦八这时走到他跟前,蹲下身子说,“你以为你想死就能死吗?子弹打在你身上都没用,而且我很瞧不起你,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早知道你是这种怂人,常山大哥就不应该救你,你知不知道,他为了能延长你的生命,宁可逆天而行,他这么做,消耗了多少真气你知道吗?这是要受到天谴的,是会折寿的,可你到好,还埋怨起常山大哥了,你要是真想死,就去死吧,死的远远的,别他妈让我们看见。”

  “老八你说什么呢?给我闭嘴。”我扭头瞪他一眼,真是添乱啊,这不就等于再刺激馒头吗,要是他真发狂了,想和我们同归于尽可麻烦了。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常山大哥为了能延长他的生命,宁可自己折寿也心甘情愿,可他到好,现在居然在这埋怨我们,还想一死了之,你要真那么想死,现在就去死,没人会拦着你的。”焦八突然冲馒头大吼,整个脸都红了。

  我赶忙拉他,他一把甩开我的手,“你别拦我,馒头我告诉你,你要是个爷们,就拿出点爷们样,拿出你的尊严,你他妈要不是个爷们,就趁早给我死远点,没人会可怜你的,谁都别管他,他愿意怎样就怎样。”他话说完,起身就给馒头让开了一条路。

  “这...焦八,有什么话就不能好好说吗,你们这是干嘛啊,我就知道,馒头的身体肯定是出问题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珍妮在旁边低声说道。

  “馒头,事已至此,我们也无法改变了,希望你能接受这个现实,常山这么做,也是没办法的。”李欣走到馒头旁边,扶住他的肩膀轻声说道。

  “你们谁都别管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馒头,我知道你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可没办法,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谁也改变不了,对于发生的一切,我们已经尽力了。”焦八语言又缓和了下来,他真是软硬兼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