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49 皇陵守卫



















  少宇这时候突然从背包里拿出来一个东西,他邪笑一下说,“船长,就算我们带不回去,起码也可以留点纪念,或者说,留下一些证据。”

  那个东西居然是数码相机,我真没想到,他居然会带相机来,当马丁看到他手里的相机时,激动的就都快手舞足蹈了,他立马拿过相机说,“太好了少宇,你想的比我都周到,好样的。”

  少宇轻笑一下,“这相机我一直带在身上,只是在冰城的时候,我没有时间拿出来罢了。”

  马丁立马打开相机,就地开始拍照,起初我以为他会拍拍全景也就算了,可没想到的是,他要把这里的一切都详细的拍下来,这要等他拍完的时候,那得猴年马月啊。

  我们几个人对视一眼,我向珍妮使个眼色,珍妮点点头,随后她走到马丁的跟前说,“马丁,别拍这些没用的照片了,时间有限,我们赶紧走吧。”

  马丁完全跟着魔了一样,他甚至连头都懒得回,“再等一等,现在好不容易没有风沙了,岂能放过这大好的机会,我要把这些珍贵的相片公布于众,我要让全世界人都看到这奇迹一般的景象。”

  我无奈的摇头说,“就算你公布了,也不见得就有人相信,全世界每年都会有一些惊奇的相片和影像,可又有几个人当真呢?”

  “这次可不一样了,那些相片都是有限的,顶多就几张而已,有的甚至还会被封闭起来不让外泄,可我手里却有很多张相片,这是最有力的证据了,再者,PS的照片能看出来,我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照片,就算我找不到什么值钱的宝藏,拥有这些珍贵的相片,也够我用了。”马丁很得意的说道,现在的他,看起来有点得意忘形了。

  “够用了?够用了我们就出发吧。”珍妮冷着脸说道。

  马丁撇撇嘴,“再稍等我一下,我到石像的后面去拍几张。”

  他刚要走,珍妮一把抓住他胳膊说,“够了,我们真没时间磨蹭了,你要是真愿意照相,那你就留在这里好了,我们可要出发了。”

  马丁一听这话,顿时脸色就变了,他没搭理珍妮的话,而是看麦老一眼问道,“麦老,再给我十分钟好吗?就十分钟。”

  “三分钟,就给你三分钟的时间。”麦老更是干脆,伸出三根手指说道。

  马丁妥协了,“好吧,三分钟就三分钟。”他赶紧抓紧时间拍照,我很佩服这种人,能不能活着出去还两说呢,你保留这些照片又有什么用啊,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找到主墓,然后抓紧离开这里。

  “麦老,时间到了,我们出发吧,前面就是主墓了。”焦八走到麦老旁边,伸手指着前方的大土堆说道,现在顶多也就一分多钟时间,哪里有三分钟啊。

  麦老点点头,招呼一声,“马丁,到时间了,我们走吧。”

  “这..这才六十秒而已,哪有三分钟啊?”马丁这个孙子,居然还在用秒计算呢。

  “快点,要不我们可走了。”麦老大吼一声。

  马丁只好乖乖的跑了过来,可就在我们刚要动身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你们是谁?为何要到此地来?”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们全都停下了脚步,我们彼此对视一眼,不敢再向前迈进了,这声音分辨不出来自哪里,仿佛在四面八方一般,一时间我们都有点傻眼了,全都来回的左顾右盼,原本很平和的气氛,瞬间就紧张了起来,手里的枪也全部端上了。

  大个子第一个高喊,“谁在那?给老子滚出来。”他每次一遇到事情,都会用愤怒的情绪来掩盖自己的恐惧。

  那声音仿佛消失了一般,几秒钟后也没人回答,顺子纳闷的问道,“义哥,刚才是不是有人说话?”

  我无奈的说,“废话,全都听到了,你以为是幻觉啊。”

  大个子又来一句,“躲躲藏藏的算啥英雄,有种你出来啊?”

  可还是没有任何声音回答我们,我们彼此看看,全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仅仅只是想吓唬吓唬我们吗?

  焦八开口说,“很可能是那个守墓人。”

  “守墓人?”麦老回身看他一眼。

  “恩,在你刚进这里的时候,我和李欣就看到树上有个人一直在盯着我们,我们之前分析了一下,很有可能是这里的守墓者,除此之外,这地方应该不会有人生存。”我用最小的声音说道。

  麦老的目光闪过一丝阴冷,“原来还有人在这里。”

  他随后冷笑一下,我不明白这笑意代表着什么,但麦老的一举一动,真是越来越离谱了,“不用管那声音,我们继续走。”

  他招呼一声,可我们才刚迈出几步,就听那声音又来了,“站住,我在问你们话呢,你们是何人?为何要到此地?又是谁把你们带到这里来的。”

  这一次我听的很清楚了,这不是一个老者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三十多岁的中年人,浑厚有力,声音回荡在整个墓地,但跟幽灵不同,我感觉不到恐惧,反而是一种威严。


  麦老左右看看,随后大喝一声,“你又是何人?为何躲在暗处?”

  “无名鼠辈,我在问你们话呢?你们到底是何人?这里岂是你们该来的地方?”那个混厚的男声依旧再周围飘荡,我找了半天,也没发现这附近有人影,这个该死的家伙到底躲在哪呢?

  “我们只是过路的,路过此地而已,你在哪?为何不现身?”麦老真是撒谎都不眨眼睛,我们这样像是过路的吗?

  “过路的?呵呵哈哈,这里远离陆地,怎会有过路之说,你们一路漂洋过海找到这里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他提高了声调,看来是有些生气了。

  “既然你知道我们漂洋过海找到这,又怎会不知我们的来意呢?我想不用我多说,你应该很清楚。”麦老站在原地,不急不慌的说道。

  “混账东西,这里岂是你们想来就能来的地方?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我奉劝你们,还是打道回府吧,要不然,休怪我不客气了。”这个浑厚的男声是越来越气愤了,看来随时都有可能开战啊。

  麦老突然仰天大笑,“哈哈哈,笑话,如果我们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又怎么会找到这来,既然我们能来,就必须要找到我们要找的东西,否则的话,我们是不会回去的。”

  “我好言相劝,你居然不识抬举,那么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这话音刚放,我们所有人都进入了备战状态,自动围成一个圈形,好观察四面八方的情况。

  “等一下,露出你的庐山真面目,我知道你就躲在这附近,有本事的话,你就给我滚出来,缩头缩尾,跟乌龟一样,算什么英雄好汉。”麦老冷笑着,他这明显是激将法啊。

  “你居然用激将法来激我?”这个神秘男子一下就识破了。

  麦老又向前走了两步,很流氓的喊道,“怎么?不敢出来啊?我就激你了,你要是有种就给我出来,要是没种的话,就当你的缩头乌龟去吧。”他最后大喊一声,这声音震的我耳朵都嗡嗡响,穿透力太强了。

  而就在这时候,突然间又起风了,大风卷着黄沙,使得我们视线明显有些下降,焦八咒骂道,“他妈的,怎么又起风了。”

  “这风应该跟那守墓者有一定的关系,我猜他要现身了。”常山紧靠在我身后,冷静的说道。

  而李欣则是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有些紧张的说,“我心跳的好快,那个神秘人给我很大的压力。”

  “别怕,我们这么多人呢,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我安慰着李欣,同时也在安慰着我自己,耗子多喂猫,我们这么多人,也不见得就能斗过那个守墓者。

  很快我就亲眼看到,在我前面不远处的地方,居然有一个人影正在向我们慢慢走近,我感到很震惊,那前面明明没有什么躲避的地方,他是从哪冒出来的呢?唯一的解释,就是借着风沙出现的,搞的这么神秘,不知道这个守墓者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这风沙顶多也就持续了一分钟的时间,随后就停止了,当风沙停止后,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站在我们面前不远处,这个男人身高足有两米以上,身材魁梧,人高马大,体格十分彪悍,他身穿银色铠甲,头顶头盔,腰上还带着佩刀,脚下穿着黑色的靴子,这一身装扮很明显是明朝武官的打扮,看样子应该是个大将军,有点来头。

  这个男人的外表样子看起来也很凶狠,他一脸的络腮胡子,眼神里带透着杀气,眉宇间还有着霸王的气息,仿佛对面有千军万马他都不放在眼里,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整个空间也因为他的出现,气息都在转变,紧张的氛围在继续蔓延,如果说大个子是个大块头的话,那么再跟这个人一比的话,大个子就只能算是个初中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