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54 腐蚀硫酸
















  焦八打着手电,眯着眼睛说,“有问题,这应该就是机关,顺子你躲开。”

  顺子让开后,焦八把刚才的地方又挖了挖,这时候那石壁上已经明显有一个拳头大小的洞了,焦八慢慢的把胳膊伸了进去,他脸色一变,邪笑着说,“总算是找到了,石门的机关还真就在这里面。”

  大家伙很是兴奋啊,感觉就像彩票中奖了一样,“我现在开石门,你们离远一点。”焦八交代一声,我们赶紧往两侧躲开,以免发生什么突发事件。

  当焦八转动胳膊的时候,我听到了一种石头转动的声音,最后当的一声停止了,稍等了几秒钟后,我们面前的石门就慢慢的向上打开了,石门开启的时候会发出一种‘哄哄’的声音,我们都躲的远远的,并且手里的枪全都对准了石门口,深怕会出现什么可怕的生物。

  可当石门打开以后,一切都很安静,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记得那个守墓将军说过,这墓穴里是机关重重,进来就别想出去,可现在也没什么危险啊,难道说,这平静都只是表面,危险一直徘徊在我们周围?我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紧紧的盯着石门里面。

  我们所有人都把手电照向洞口,顺着光线可以看到,这里面又是一条长长的通道,我现在一看到这种地下墓室的通道,立刻就头疼,之前在小岛上的危险是历历在目啊,郑和的陵墓,几乎都是机关重重,这个建文帝的陵墓想必更难接近,别看我们走到这了,可现在才是最关键的时候。

  焦八看我一眼,低声说道,“我们得稍等一会儿,不能着急进去,我怕里面会有危险。”

  我点点头,就算他不说,我也不会着急进去的,可我们不着急,不代表有人不着急,马丁就是那种很着急的人,他等了半分钟左右说,“应该没什么事了吧?要是有危险的话,早就出问题了。”

  “还是小心点好,别大意,再稍等一会儿。”李欣端着枪,盯着石门口说道,这是一个冷静人的判断,就算真没有危险,耽误一些时间也是有必要的。

  马丁有些不耐烦的说,“你们就是胆小鬼啊,至于这么害怕吗?你看看你们自己,脸色都变色了,真是让我大跌眼镜啊。”

  “我们是胆小鬼?我真是懒得跟你说话。”我瞄他一眼,代答不理的说道。

  马丁冷笑一下,“你们要是害怕的话,那我就来打头阵好了,少宇,我们走。”他招呼一下,率先向前走去,少宇和另外三名水手也端着枪赶忙跟了上去。

  “喂,你们别过去。”

  我本能的想拦住他们,可焦八突然抓住我了胳膊,他轻轻的向我摇摇头,并且在我耳边小嘀咕,“让他们去吧,你拦不住的。”

  “我说老八,万一有危险的话,不是把人家害了吗?”我顿时有点火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焦八眼神透出一股前所未有的邪恶,“那也不怪我们,干这种事情,总要有人牺牲的。”

  我被焦八的话给震惊了,心里颤动了一下,原来他是想让马丁他们当炮灰,这一招可真是够阴险的啊,焦八这个人真是亦正亦邪,他讲义气的时候,比谁都义气。

  可他要是玩阴险的时候,比任何人都狡诈,这个我认识多年的朋友,又一次让我感觉到陌生,从他那眼神里,我看到的是浑浊,一片浑浊,深不见底的浑浊,谁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再想什么,他的反差总是那么极端。

  珍妮这时候喊道,“马丁,你们快回来,很危险的。”

  “你放心吧珍妮,不会有事的,这周围的一切我都观察过了,没什么危险。”马丁根本不理她的话,带着少宇他们几个就走到了石门口,但走到石门口的时候,他还是停了下来,他们几个人打着手电在石门口来回查看,很明显,他心里也有点打怵,要不然他不会突然停下的。

  “马丁...”珍妮喊了一声,就想去过去拉他,可焦八一把抓住她胳膊,“别过去,他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处理,咱们别插手。”

  珍妮回身看着焦八,“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是一个团队,怎么可以这么说。”她说话的声音很小,想必也也是怕马丁等人听到。

  焦八阴沉着脸说,“你要想安稳的进入主墓,就听我的,别的事情别管,你们也一样,谁都别擅自做主,要是擅自行动,惹来了麻烦,可别说我没提醒你们,在这种地方,一旦有麻烦,谁也救不了谁。”他的眼神额外的阴森,在这漆黑的空间里,似乎都带着寒光,就如野狼一般。

  珍妮被他的眼神吓的愣是不敢说话了,李欣这时候拉过珍妮,“听焦八的话,别多事。”

  我回身看其他人一眼,常山和大个子他们也不吱声,只是在冷眼看着,顺子则是站在我身边,馒头一副死人面孔,自从他知道自己已经是个死人后,他要么不说话,要么就说一些语无伦次的话,算了,既然大家都不管,我又何必挑这个刺儿呢。

  这时候,马丁开始动身了,他第一个走进了石门的里面,我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能从他后面清楚的看到,他的身体在哆嗦,是那种轻微的颤抖,我真是很佩服这种人,明明就没有那么大的魄力,还非要装出一副大侠的派头,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啊。

  马丁进去后,等了几秒钟,他打了个手势,这时候少宇和其他三名水手也走进了石门里面,“大家注意,尽量贴着一侧走。”马丁在发号施令,外行人一看,还以为他好像很专业一样,其实这是最白痴的行为了。

  焦八依旧原地不动,我不知道他在等什么,但既然说要听他的,那就只能耐心的等待,马丁等人又向前走了几步,他忽然转过身来说,“怎么样?我就说了,这里没什么的,一切都很安全。”

  焦八表露出虚伪的笑容,“马丁船长真是艺高人胆大啊,厉害,我由衷的佩服。”他这分明就是在捧臭脚,这孙子肯定又在打什么主意。

  马丁晃晃手里的手电说,“你不用这么说,我可没那么厉害,是你们的胆子太小了,走吧,没事了。”可他转身刚往前走一步的时候,我清楚的听到‘咔’一声,在这寂静的黑暗通道里,这声音非常清脆,想必所有人都能听到,好像是他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

  我猛的一惊,意识到危险已经来临了,他可能是踩到什么机关了,我大吼一声,“是机关。”

  就在我话音刚放的时候,‘噗’的一声响,黑暗通道的上面居然向下喷水了,马丁的反应最快,他拉住少宇的胳膊大喊一声,“快跑。”两个人顺势就向后扑了过来,但还是晚了一步,那喷洒出来的水,还是打在了他们身上。

  当这些水从上面喷下来的时候,其他三个水手整好被喷了个正着,起初我以为仅仅只是水,可下一秒钟我就惊呆了,当这些水喷洒下来的时候,就听这几个人的惨叫声响彻整个通道。

  当水打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会发出‘吱吱’的声音,接着他们的身上就开始冒白气,他们倒在地上来回打滚,痛苦的惨叫着,那喊叫的声音让人绝望,甚至是让人害怕,是那种无助的哀求和挣扎,我这反应过来,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水,这东西基本跟硫酸一样,正在烧毁他们的身体。

  马丁和少于两人连滚带爬的从洞口处逃了出来,可当两个人出来后,少宇立刻倒在地上抽搐着打滚,他捂住眼睛,大声的嘶吼着,“啊...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啊。”

  马丁则是在地上来回翻滚,他痛苦的喊着,“是硫酸,是硫酸啊。”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我们根本来不及救援任何人,几乎就是在一刹那的时间,还不足几秒钟呢,我们几个赶紧过去帮马丁和少宇,顺子和大个子两人还要冲进去救人呢。

  焦八急忙大喊一声,“都给我站住,谁也别进去。”

  “可是...老八,再不去救他们,他们就得死这了。”顺子回身看着他,眼神里有点埋怨。

  “要是进去你们就得死了。”焦八扶住马丁,抬头看着顺子说道。

  “你他妈真冷血,你不去救,我去。”顺子转身就往里面跑。

  我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抓住他肩膀吼道,“你他妈给我站住,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就算你进去了,你也救不了他们,这样只会害了你自己。”

  顺子看着我,一句话都没有,但他的眼神里是带着失望和怨恨的,我现在也没功夫跟他解释,我让大个子看着他,我这么做,是希望他别出事,别人我不想管,但是我不能看着他送死。

  李欣和珍妮被眼前的一切都吓住了,两个人硬是楞了半分钟才缓过来,女人终归是女人,再强悍也有她软弱的一面,珍妮一把抱起马丁喊道,“我的上帝啊,马丁,马丁你挺住啊。”

  “居然是硫酸,上帝啊,怎么会这样。”李欣蹲在马丁的身边,一脸惊吓的说道,要是刚才我们也进去的话,就不是死伤这几个人了,兴许真就全军覆没了。

  “是古代的时期的绿矾,也就是最早的硫酸,但要比现在的硫酸腐蚀性厉害多了。”焦八冷静的说道。

  “现在还说这些有什么用,李欣,赶紧想办法救他俩。”常山瞪着眼睛,一脸沉痛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