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55 神仙难救











  李欣木讷的点点头,赶紧放下背包去拿药箱,她的手都有点轻微颤抖了,这是恐惧引起的,之前还一切都好好的,可一瞬间的功夫,就变成了不可挽回的局面。

  可当李欣打开药箱的时候,她居然愣住了,翻来翻去也没找到什么东西,我忍不住问道,“你在干嘛呢?赶紧救他俩啊?”

  李欣摇头说,“没有能治疗硫酸的药,我们...我们手里没有能治疗硫酸的药物。”

  “啥?没药?咋会没药呢?这...这不就等于给他俩判死刑了吗。”大个子傻眼了,左右看看我们。

  我阴沉着脸说,“被这种高浓度的硫酸烧伤,没有任何药物能急救,李欣,想点别的办法吧,先给他俩止疼,要不然他俩挺不过去的。”

  马丁痛苦的样子让人于心不忍,他的脸被喷到了,虽然不是特别严重,但足够毁容了,几乎半面脸都被腐蚀了,就好像溃烂了一样,一个帅气男人的面孔,再也回不来了,他闭着眼睛咬着牙,一句都说不出来,全身上下都在哆嗦,很明显,他是在强忍剧痛的折磨。

  而少宇已经昏迷过去了,他受伤要比马丁严重,那硫酸几乎喷洒到他半个身体,现在他还能活着,都已经是万幸了,但我心里很清楚,就算他现在不死,也活不了多久了,这浓硫酸的腐蚀性太厉害,别说靠医药箱来急救了,就算现在能马上回到陆地送进医院也没用,没有一家医院,能治好硫酸的烧伤。

  虽然我有时候很讨厌马丁,可真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我心里很难过,是那种发自内心的难过,可我心里更怨恨焦八,他明知道这前面有危险,也不阻止他们,还让他们去当炮灰,这么做实在是太不人道了,可事已至此,就算我跟他发火也没用,只好忍下了。



  李欣从药箱里拿出针管和一小瓶药水,她的手有些颤抖,这跟我认识的那个李欣完全相反了,之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大胆心细的女孩似乎消失不见了,这一次的遭遇,让她强大的内心也承受不住了。

  我轻轻握住她的手说,“别担心,一切都会没事的,放轻松一点,相信我。”

  李欣看着我,我用力向她点点头,她深吸了几口气,努力调整着自己状态,她看着马丁被腐蚀的脸,半分钟后,她恢复了正常,手终于不在颤抖了,她快速的用针管抽出药水,然后很熟练的给马丁和少宇每人打了一针,然后又给他俩被硫酸烧伤的地方抹了一些药。

  等这一切都完事后,她的额头上已经全是汗水了,她大喘一口气,擦了下汗水说,“我给他们俩打了吗啡,又上了一些烫伤药,短时间内应该会有用,但这只是维持现状,要是再得不到有效的医治,伤情必然会恶化。”

  “那么说…他们俩很可能会死?”常山低声问道。

  李欣点头说,“是这样,马丁还强一些,要是得到有效的治疗,应该是可以保住性命的,但少宇的伤情过重,就算是现在送到全球最先进的医院,估计也救不活他。”

  “这里远离陆地,根本没有回去的可能,对了,要是回到船上的话,应该会有办法救他们吧?”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

  可李欣却摇头说,“没用的,就算回到船上也救不了他俩,况且这一路就跟火焰山一样,还没等回到船上呢,他俩就得死半路上。”

  李欣说的很对,两个伤员,其中还有一个是重伤,这将近十个小时的烈日燃烧,就算我们现在回去,都未必能走出去,更别说他俩了,早就死半路了,阳光都能要了他们的命,而且那池塘的的吊桥还断了,就算过去了,中途还有那大脑袋怪物,这根本就不可行。

  “你说的对,这一路危难重重,根本就不可能回去,难道...真没办法救他俩了吗?”我看着李欣,希望能有奇迹出现。

  李欣眼神暗淡的说,“没有办法,我已经尽力了,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

  “我的天呐,怎么会变成这样,马丁,马丁你醒醒,你醒醒啊。”珍妮抱着马丁,泪水不停的涌出,可见她真的很伤心,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珍妮如此难过,搞的我心里都很不是个滋味啊。

  大个子抱着少宇说,“看样子他快不行了,唉…又是一个年轻的生命啊。”

  馒头拍拍他胳膊,冷冰冰的说,“算了大个子,人总是要死的,本以为我够倒霉的了,没想到他俩比我还倒霉。”这话听着很别扭,不过也确实如此,满头起码还有一个月的无敌生命呢,可他俩到好,没死在邪灵手中,却被硫酸给害死了。

  我上前扶住珍妮的肩膀,安慰着她,“珍妮,别难过了,事情已经发生了,接受事实吧。”

  “你说的容易,你让我怎么接受?马丁变成这样了,我心里能好过吗?上帝啊,早知如此,就不应该来这,我们就应该回去。”珍妮埋怨道。

  焦八看她一眼说,“珍妮,你别忘了,我们这一路走过来,可是死了不少同伴,难道说马丁是人,他们就不是人了吗?你为马丁伤心难过,那谁为他们难过呢?做人不能那么自私,你得为其他人想想。”

  “我自私?这还不是你害的,要是刚才阻止马丁的话,又怎么会变成这样,我看你才自私。”珍妮气的瞪着眼睛吼焦八。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是马丁他们自己非要进去,我有说让他们冲锋陷阵了吗?”焦八也毫不示弱,虽然语气不冲,但能听出来他心里很火大。

  “你明知道那里有危险,为什么还不让我们阻止马丁,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的。”珍妮伸手指着他,那眼神里写满了怨恨,我看他都恨不得把焦八给弄死。

  “我他妈懒得搭理你,你真是越活越完蛋。”焦八直接站起身来,转身就走到一边了,干脆不理她了。

  珍妮冷笑道,“呵呵,怎么?说到你心窝里了?焦八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就是想让马丁他们当炮灰,你真是个卑鄙的小人。”

  “什么?我是卑鄙的小人?”焦八伸手指着自己,可下一秒钟他就爆发了,“对,我他妈是卑鄙小人,我是混蛋,就是我害的他,你想怎么着?”

  “行了,都他妈别吵了,你们还闲不够乱啊?是不是还想出事儿啊?”我大吼一声,他俩这才闭上了嘴了,我左右看看他俩,低声说道,“现在问题这么严重,你们俩到好,还内杠起来了,要是谁看谁不爽,等回去了以后再说,现在都给我闭上嘴,珍妮你别说了,你要还拿我当朋友,就听我一句。”

  珍妮刚要开口,就让我给打断了,我不想来硬的,只希望她能理解我,好在珍妮没失去理智,最后轻轻的点了点头,对于马丁的遭遇,我也感到很难过,可难过归难过,路还得走,我们不能因为他们的事情就耽误了重要的行程,马丁应该有所觉悟才对,这宝藏岂能是那么好得到的,能走上这条路,就得做坏的打算。

  “忠义,现在怎么办?”李欣突然开口问道。

  我看焦八一眼,他撇嘴说,“你别看我,自己拿主意吧,我以后一句话都不说,爱怎么办怎么办,谁死了算谁点背,少他妈把我牵扯进去。”焦八是真来气了,换做平时,他才不会在意呢。

  这次我没骂他,因为我知道,他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而且确实是马丁自己要过去的,也怨不得焦八,细想一下,刚才我怨恨焦八都是不对的,毕竟我们管不了马丁,麦老不在这,他不可能听我们的。

  “我看他俩已经不行了,就把他俩留在这吧,等我们出来以后,再带他们离开。”馒头蹲在地上,看着我们说道。

  “不行,我不同意。”珍妮立马反对。

  焦八冷笑一下,很鄙视的味道,但还是没开口,常山这时说,“恐怕不行,计划没有变化快,万一中间有什么差错,他俩必死无疑,而且...我们就这么扔下他俩,也说不过去。”

  “废话少说,已经耽误一些时间了,不能再耽搁了,就带着他俩一起走吧,少宇交给我,大个子,你和馒头俩人负责马丁。”我赶紧下决定。

  馒头有些不愿意的说,“都是要死之人了,还带上他干嘛,真是累赘。”

  “你给我闭嘴,你要是再敢说这种话,我现在就杀了你。”珍妮跟吃了炸药一样,谁碰谁倒霉啊。

  这回馒头的脾气挺好,没发飙,要是他在发飙,那真是乱成一锅粥了,我背起受伤的少宇,走到通道口处停了下来,那里面的场景简直是惨不忍睹啊,让人都不敢忍心看。

  硫酸已经不喷洒了,可这景象让人看了不免心生畏惧,那三名水手的尸体已经面目全非了,被这强硫酸腐蚀以后,基本上连骨头都所剩无几了,惨烈的程度简直无法比喻,三个人的身体都被烧烂了,看着让人太心痛了,这是目前为止,我们经历过最为惨痛的一次代价了,比任何一次都要严重。

  珍妮捂着嘴,眼睛里含着眼泪,并且险些就吐出来,李欣也闭上眼睛扭过头,不愿意看这让人揪心的一幕,这三个人的惨死,带给我很大的心灵震慑,是那种无法言语的伤痛,虽然我跟他们没什么交情,但毕竟还是同伴啊,就算是陌生人,心里也会不舒服的,更何况我们还一起出生入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