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56 迷宫入口
















  “天呐,我...我真是不敢看了。”珍妮流下泪水,哽咽着说道。

  我看她一眼说,“别难过了,我心里也不好受,但路还得走,如果你想回去的话,就去上面等我们吧。”我知道她心里压力太大,如果真不想进主墓,最好别难为自己。

  可珍妮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说,“都到这了,我不可能不进去,放心,我没事的,我没你想的那么弱。”

  我点点头,转身问道,“老八,现在能走了吗?”

  “别问我,你们愿意走就走,不愿意走就不走,我可管不了。”焦八不冷不热的答了一句。

  我顿时就有点火大了,“我操,你他妈的,都什么时候了还装孙子呢?赶紧给我过来,要是不想找到主墓,就都他妈回去。”

  焦八一看我真生气了,他赶紧从后面走过来说,“好了好了,发什么火啊,你们等我先进去看看,我让你们进来再进来,谁也别自作主张了。”他话说完,打着手电轻声轻脚的就走了进去。

  我们在外面都为他捏了一把汗啊,深怕再有什么机关暗器,这个建文帝的陵墓,肯定要比郑和陵墓繁琐,那个大块头能那么自信,绝对是有道理的。

  焦八小心翼翼的检查着周围的一切,他手里的刀始终没离手,整个人全神贯注,眼神都不一样了,几分钟后,焦八挥手示意,“进来吧,没事了。”

  我们这才松了一口气,走进了通道口,当我们经过那三个人的尸体跟前时,珍妮双手合十,闭上眼睛默默的为他们祷告着,这也是目前我们唯一能做的了,虽然毫无意义,但起码能让她心里安稳一些。

  我们顺着通道口一路往里走去,这里面的空间很大,比之前鬼岛山洞里的通道口要大不少,焦八在最前面慢慢的走,时不时的回身提醒我们几句。

  就在我们刚走没多久,大个子突然跑过来说,“忠义焦八,马丁他好像醒了。”

  “什么?马丁醒了?”

  珍妮激动坏了,赶忙让大个子把马丁放下来,没办法,我们不得不再次停下脚步,珍妮抱住马丁,轻声的呼唤,“马丁,马丁你能听到吗?我是珍妮。”

  马丁的眼皮动了一下,随后慢慢睁开眼睛,“珍妮,我...我们在那?”

  “上帝啊,你总算是醒了,我们还在古墓的通道口里,你感觉怎么样?”珍妮疼惜的看着他,泪水又差点流下来。

  马丁咬着牙说,“我没事,这点伤还要不了我的命,其他人怎么样了?”

  我看李欣一眼,她轻轻的向我摇摇头,意思很明显,马丁根本挺不到最后,他之所以现在不疼了,想必全是那吗啡的作用,要是没有吗啡,他早就疼死了。

  “除了少宇之外,那三个水手...已经死了。”珍妮艰难的说出口。

  马丁顿时闭上眼睛,这一瞬间,他整个人变的好像苍老了很多,全身都瘫软了下来,“怎么会变成这样,那少宇呢?他在哪?”

  珍妮硬挤出笑容说,“他...他也没事,你放心吧,我们会平安离开这里的。”

  “少宇,少宇,让我看看他,我记得...他也被那毒水给喷到了。”马丁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他脸上被腐蚀的很严重了,看来想活命,基本是没什么希望了。

  珍妮一看事情掩盖不住了,只好把事情跟马丁说了,我把背上的少宇放了下来,当马丁看到昏死过去的少宇时,他一把抱住少宇,居然泪如雨下了,哭的就跟个孩子一样,让人不免有些心酸。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马丁如此难过,这个大男人也算是很刚强了,可看到自己的朋友变成这样,他终于是忍不住了,眼泪鼻涕是一把又一把,我们站在他周围,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他,谁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是我害了他们啊,是我啊,要不是我硬要进去,他们就不会死了,少宇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上帝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惩罚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马丁昂头痛哭,泪水不停的滑过他受伤的脸庞。


  珍妮一把抱住他,也流着眼泪说,“马丁,别难受,你还有我呢,我还在,我还在这,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似乎通过这件事情,又让珍妮和马丁的感情死灰复燃了,又或许说,这仅仅只是因为同情,我看着珍妮哭红的眼睛,而她也正在看着我,我看得出来,她是真心为马丁伤心,毕竟是多年的情侣,岂能忘本啊。

  “珍妮,别哭了,你哭的我心都乱了。”李欣安慰着珍妮,帮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则是一句话也不说,焦八干脆靠着墙壁,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马丁哭了好一阵子,让我心里更加的难受,我希望可以帮到他,可我什么都做不了,身为船长的他,亲眼看着自己的手下惨死,那种滋味,我完全可以体会,就好像小虎子死的时候一样,是一种内心的无助。

  李欣这时蹲下来说,“马丁,别难过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再自责又有什么用呢?我们得走了,现在是在古墓的通道里,不能耽搁太久。”

  马丁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他那被腐蚀的脸,让人不敢直视,这个男人以前是如此自信,现如今却变成这副狼狈的样子,那个英俊潇洒的美国人,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我知道,一切都晚了,我们走吧,少宇就麻烦你们照顾了。”马丁在珍妮的搀扶下,勉强的站起了身体。

  大个子本要再背起他,可被马丁给拒绝了,这个男人别看受伤了,但还是很有骨气的,可珍妮有些担心的问道,“你能行吗?还是让大个子背你吧。”

  马丁有些摇晃的说,“没问题,我要是连路都走不了,那还不如死了呢。”他话说完,推开珍妮就往前走,不得不说,吗啡的效果很明显,他腿明明已经被硫酸烧伤了,可他还能一瘸一拐的往前走,珍妮不放心他,还是赶忙跟了上去。

  我们沿着通道口一直往里面走,这里面很干枯,两侧的墙壁一点水分都没有,跟鬼岛上的通道口完全相反,就连呼吸的空气,都让人感觉喉咙发紧。

  焦八依旧在最前面开路,可是很快,他就停下了脚步,我们已经走出了这个通道口,可出现在我眼前的事情,让我们再次头痛起来,我们周围居然有四个通道,这可让我们如何选择啊。

  我打着手电转圈看了一下,算上我们走过的通道口,刚好一共是五个通道,我们现在则是站在这五个通道口的中间,一时间,我居然有一种在迷宫一样的感觉,我们好像是被困住了。

  “我靠,老八,这走哪条路啊?”我背着少宇问道,我似乎感觉不到少宇的呼吸了,不知道他现在是死还是活,到目前为止,他还始终没有清醒过来。

  焦八在每个洞口处看看,随后无奈的摇头说,“我也不知道,这几个通道口看起来都是一样的。”

  “你也不知道?那赶紧用你的罗盘再看一看啊。”珍妮接话说道,虽然语气有点平和,但听得出来,她还是有些怨恨焦八。

  “大姐,你别总什么事情都问我好吗?你当我是算命先生啊,这罗盘是看风水找古墓的,不是用来探路的。”焦八没好气的说道。

  “你不是很行的吗?我不问你问你谁啊?这时候才能显示你的能力吗。”珍妮很讽刺的说道。

  这小妮子也真是的,非要处处为难焦八,焦八扭头盯着她说,“你要是对我有意见就直说,别总拐弯抹角的损我,我告诉你珍妮,马丁受伤跟我没关系,不信你自己问他。”

  他顿时就火大了,虽然没完全爆发,但怒火全写在脸上了,他其实挺无辜的,他之所以那么做,也是为了能保证我们团队的安全,虽然有点自私,可他并不是为了自己。

  马丁有气无力的说,“你们别吵了,珍妮,这件事情跟焦八先生没关系,是我自己的过错。”

  “你听到了吗?跟我没关系,别他妈什么事情都往我身上推。”焦八瞪着珍妮,伸手指着自己,低声吼道。

  “行了,你们俩有完没完,我拜托你珍妮,不要再闹了,现在可是生死关头,你们自己看看,这里可是有五条路,有那吵架的功夫,还不如想想到底要走哪条路。”我赶紧让他俩停止,这么吵来吵去的,我脑袋都大了。

  大个子这会儿有些毛楞的说,“要俺说啊,干脆随便找一个就得了,凭运气走吧。”

  焦八走到前面的通道口处,探头往里面看了看,“除非你是不想活了,这里是帝王陵墓,机关重重不说,很可能还有邪恶生灵守护,一旦走错,我们就没有回头路了。”

  可就在他这句话刚放的时候,突然间,这周围的通道口处猛的落下来几道石门,我离焦八最近,眼看着他脑袋就要被石门给砸上了,“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