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58 金身护体











  我自言自语的说,“完了,我们要被压死了。”那上面并不是什么邪灵,而是整个顶棚的石板正在一点点往下落,现在已经落到一半了,眼看着就要落到我们头上了,这么大个石板压下来,瞬间就能将我们压成肉饼了。

  “义哥...你...你说什么呢?咳咳...”焦八在我旁边,捂着嘴向我问道。

  我来不及回答他,只好憋足力量大喊一声,“大家小心,上面的石板压下来了。”

  这一声大吼,算是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振啊,手电光全部向上照去,而这时候上端的石板,已经距离我们只有不到三米高的距离了,用不上半分钟,这石板就能完全压下来。

  馒头是唯一一个站着的人,他抬头向上一看,顿时吓的他就蹲下来了,“我的妈呀,这天棚怎么还压下来了呢?操他妈的,这该死的石门。”他怒吼着,蹲下身子用枪托猛砸石门,可即便他的力量再大,他也不可能把这厚如城墙的石门给砸碎,他的愤怒,也不能让他爆发出惊人的奇迹。

  李欣惊恐的喊道,“天呐,棚顶压下来了,这下完了,我们真完了。”她脸色惨白,眼神变的极度惊恐,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末日一般。

  其他人也一样,完全乱成一锅粥了,喊叫,怒吼,发狂,几乎在每个人的身上都体现的淋漓尽致,就连常山这么冷静的男人,都有些失控了,虽然他没发狂,但从他的眼神里我能看到,他似乎在害怕,或者说,他的内心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常山一直没有倒在地上,而是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手撑着地面,就好像是在祈祷着什么,但我知道他根本就不是会祈祷的人。

  他一言不发,整个人都处于静止的状态,但我能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从他体内凝聚,周围的白烟已经无法接近他的身体了,他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马丁搂着少宇靠在墙角里,他突然笑了起来,“呵呵哈哈,咳咳...没用的,你们不用在喊了,咳咳...这只是在浪费体力,安静的等待吧,很快就会解脱了,死亡...其实没那么可怕。”

  “你他妈说什么屁话呢?你想死我们还不想死呢,所有人都给我听着,就算只有一丝希望,我们也不能放弃,打不了就是拼死了。”我猛的站了起来,准备迎接这最后的挑战。

  “对,就算拼了也不能等死。”顺子大吼一声,也咬牙站了起来。

  随后除了马丁和少宇以外,其他人全都站起来了,我抬头看着上面落下的石板,心里却在想着另外的事情,我脑海里浮现出很多人的脸,还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就好像传说中的回光返照一样,这一刻的我,内心起伏不定,我不甘心就这么死了。

  如果死在战场上,我毫无怨言,可死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还是被挤压而死,这对我来说真是一种耻辱啊,可我也清楚的知道,即便我们再怎么顽强的抵抗,也不可能逃出去了,这就是命运的捉弄,走到最后了,却还是没能逃脱死神的追赶。

  这时候,我感觉有人握住了我的手,我扭头一看,居然是李欣,她正在看着我,并且眼睛里含着泪水,想必她早就知道,我们是在做无谓的挣扎,我用力握紧她的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向她点点头,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即便到死亡来临的那一刹那,我也没能开口,如果真死了,那就地狱再见吧。

  珍妮和李欣背靠着背,她测过脸庞,虽然她没有看我,但我能感觉到,她似乎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只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也无需再多说了,起码我们还能死在一起,也算是一种缘分了。

  “开枪。”我一声大喊,所有人全端起了手中的枪,向着上面的石板就是一顿扫射,我们发狂的射击,希望子弹可以打碎这下压的石板,只可惜这一切都是白费,还没等我们手里的子弹打光呢,这石板就已经压到我们头顶了。

  “石板下来了,大家顶住。”我高喊一声,扔掉步枪,猛的将双臂举起,而于此同时,所有人都高举双臂,打算彻底拼死一搏了,求生的欲望,麻痹了我们的神经系统,在白烟滚滚的空间里,也感觉不到什么窒息和刺鼻了,只不过还有点辣眼睛,多少能影响一些视线。

  可当我感觉到这石板力量的时候,我才知道,我们这根本就是在以卵击石,这大石板的力量要远远超出我的想象,根本不是我们几个人就能支撑得住的。

  “啊...”我怒吼着,但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胳膊就要被压断了。

  “义哥,我挺不住了。”焦八撕心裂肺的喊道,这可不是玩技术的时候了,完全拼的就是力量。

  “挺不住也得挺,老八你给我坚强点。”我整个身体成弓步,硬是在抵抗这石板下坠的压力,就算拼了老命,我也要顶住,绝不能白白送死。

  馒头和大个子两人跟小巨人一样,顶在了石板的最两端,这两个男人在最关键的时刻,发挥出了惊人的力量,尤其是馒头,他一个人几乎撑起了整个一面,他虽然已经死了,虽然他不知道疲惫,可他的力量是有限的,就听‘咔嚓’一声脆响,馒头的手腕居然断掉了,并且白花花的骨头都出来了,就挂在皮肉的外面,看着让人揪心。

  “馒头,我操你妈的,谁来帮帮我们啊。”我简直欲哭无泪啊,看着馒头痛苦的样子,我却一点忙也帮不上。

  “我没事,不用管我,老子已经死一次了,就不怕再死第二次。”馒头咬牙笑道,可那笑容让人心痛,虽然他不知道痛苦,可看着自己的手腕断掉,谁又能受得了啊。

  “馒头挺住。”就在这时候,原本一直在旁边单膝下跪的常山突然站了起来,他猛的冲到馒头跟前,用双手直接顶住了落下的石板,他是瞬间就到馒头跟前了,速度非常快,就跟一阵风一样。

  常山的整个身上都散发着强大气息,我甚至能明显感觉到就像风一样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流动,他的头发甚至都开始变白了,眼睛似乎都快冒光了,他大吼一声,把原本还是弯曲的手臂立刻就伸直了,那石板居然被他一个人给推起来了。

  这也太吓人了吧?我们这么多人都办不到的事情,他自己一个人居然办到了,这绝对不是普通人类能拥有的力量,就算把当今世界顶尖的大力士给找来,在这巨大的石板面前那也是不堪一击的选手,可常山所展现的力量,完全超出人类范围了。

  由于他的加入,使得这下降的石板停了下来,压力明显减少了一大半,我们所有人这才得以缓解一下,要是他不出手的话,我们早就被这石板给砸碎了,换言之,他也不得不出手,我们被压死的同时,他也得死去,想必刚才他一直未动地方,就是在储备自身的能量,好用于现在爆发,只是我想不明白,他有这么大的本事,为什么刚才不直接把石门打碎呢,何必非要等到现在才动手,真是白白浪费了大好时机。

  可我已经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惊了,这个神秘的男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他的身体怎么会有如此惊人的变化,那头发几乎就是瞬间变白了,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人的头发可以一下子就变白了,还有他的眼睛,居然闪烁着淡淡的金光,这跟黑衣人那血红色的猫眼有明显的区别,他的眼睛,更像是清晨太阳的光芒。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结结巴巴的说,“这…这还是常山吗?我靠,太…太不可思议了。”

  其他人也一样,完全被常山的举动给吓呆了,焦八目瞪口呆的说了一句,“这是…金…金身护体?”

  “你说什么?什么护体?金身护体?”我也不确定我听到的到底对不对,但肯定是有护体两个字。

  可焦八居然没回答我的话,而是举着双手呆呆的看着常山,瞪大眼睛再次自言自语道,“他…他居然会金身护体?他到底是什么人,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太让人难以置信。”

  “忠义,你们别愣着了,我挺不了多久,赶快想办法打开石门,快。”常山扭头喊道,他在呼喊的同时,我明显感觉到我一股强风吹了过来。

  我们所有人被他一嗓门子给唤醒了,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得赶紧离开这里才行,可我们同时也意识到一个问题,这石门该怎么打开啊,似乎除了用炸药以外,我们就没别的办法了,可要是用炸药的话,我们基本上就等于是自杀了。

  我们彼此互相看看,所有人都在摇头,李欣焦急的说,“我想不到办法,我真想不到办法,天呐,我们该怎么办啊。”她急的都快哭了,由于一直用双臂顶着石板,她身体都有些哆嗦了。

  “办法办法?什么办法呢?他妈的,怎么办呢?”我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就差来回乱转了。

  “我说你们还楞着干什么?快点啊,我就要挺不住了。”常山又大喊一声,而这个时候,他的胳膊已经出现弯曲了,石板又开始下降了,他明显有些承受不住了,流动的气息也正在减弱,那双闪烁着金光的眼睛,也不想之前那么明亮了,由此可见,他确实挺不了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