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60 死亡解脱












  “天...天呐,石板落下了,我们...我们还是晚了一步。”几秒钟后,李欣从惊呆中醒来。

  “馒头,馒头,俺操你娘的。”大个子好像发疯了一样,他大骂一句,趴在地上用刀不停的撬着这巨大的石板,“操你娘,馒头,馒头啊,你挺住啊,俺这就救你出来。”他哭喊着,大声的哭喊着,这是大个子第二次落泪,同样也是为了馒头,当亲眼看着自己的兄弟死在眼前的时候,谁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妈的狗杂碎,大个子,把这石板抬上去。”我顿时也有些失控了,看到这一幕,我的内心再也忍不住了,我和大个子两人发疯一样撬着石板,可这根本一点用都没有,这石板太厚了,单凭我们俩人的力量,根本毫无用处。

  “你们他妈的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帮忙啊,快啊。”我回头冲他们大喊道,泪水在我眼睛里不停的打转,虽然馒头是个活死人,可他毕竟还能活一段时间,现在就这么没了,心里真挺难过的。

  “义哥,没用的,馒头...馒头他已经死了。”焦八走到我跟前蹲下来,伸手扶住我的肩膀说道。

  我慢慢的爬起来,坐在地上靠着后面被封死的石板,有些难过的说,“是我们害了他啊,要是我们再快一点的话,也许...也许他就能出来了,他妈的,我操他妈的。”我心里那种滋味无法形容,就好像亲人死去了一样,让我心痛不已。

  “事情已经发生了,难过也没用,或许这对馒头来说,也是一种解脱,你别忘了,馒头他早就已经死了。”麦老站在侧,不声不响的说道。

  “我知道他已经死了,可毕竟...还能活一段时间,现在倒好,他连具尸体都没有,整个人都被压碎了,我...我心里很难过,真的很难过。”我靠在墙角低着头,双拳紧握,强忍着流泪的冲动。

  焦八用力紧了紧我的肩膀,“算了义哥,我们已经尽力了,馒头是好样的,他是为了救我们,才会死的,我知道你很难过,其实我们都难过,没有人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慢慢的抬起头,看到其他人也是满脸的伤心,珍妮和李欣甚至都泪流满面了,我点点头,“可能你说的对,这对馒头来说,应该是一种解脱吧。”

  大个子这时握住馒头唯一留下的手,有些神经兮兮的说,“没事的馒头,你别怕,俺们这就救你出来了,你挺住啊,你一定要挺住啊。”

  看到他这样,我更是于心不忍,我搂住他肩膀说,“我们走吧,馒头他死了,坚强些,一切都会过去的。”


  大个子好像没听到我说的话一样,他依旧在用刀撬着石板,“馒头,没事的,俺这就救你出来,你挺住啊,有俺在,你不用怕啊。”

  看到大个子这样,我心里更加难受了,一时间,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抚这个魁梧的男人了,其实我能理解他,他跟馒头平时吵归吵,可他俩的感情最为深厚,大个子之前跟我说过,他跟馒头认识好多年了,曾经还一起出海过,当时的交情虽然不深,但也都是混的很熟。

  这次出海后,彼此更是相互依靠,出生入死,馒头要不是为了救大个子,也就不会被那女尸所咬伤,更不会变成活死人,现在他连个尸骨都没有,叫人怎能不心痛,我们一路扶持相伴,才能走到这里,眼看着就要解开这一切了,可他却再也看不到了,想必他死的都不甘心,甚至连最后的道别都没有,石板落下的那一瞬间,他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

  顺子蹲下身,含着眼泪说,“大个子,别这样,馒头他已经死了,再难过他也不会醒来了。”

  “你走开,他没死,俺要救他出来。”大个子轻推他一下,很小声的说道。

  他看起来很冷静,只不过是两眼无神,目光呆滞,可越是这样,越让人担心,这是精神受到严重的打击,才会变成这副模样。

  “大个子,别这样,馒头他已经死了。”顺子双手扶住他肩膀,摇晃着他说道。

  “你走开,他不会死的,馒头他不会死的,俺要救他,俺一定会救他的。”大个子猛的推开顺子,继续闷头撬石板。

  顺子被他这一下推倒在地了,他无奈的看我一眼,眼神里也写满了悲情,馒头的死,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记沉痛的打击,他是我们的同伴,甚至亲人,李欣和珍妮已经转过身去了,两个人的身体有点抖,很明显她们仍在哭泣,再为馒头的死而难过。

  我内心无比的翻滚,小虎子死的时候我都没有这么难过,馒头的离开,仿佛当年我战友死去一样,让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可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我们还在古墓里,危险到处都是,不能因为悲伤就把所有人都给害了,越到这时候,我们越该冷静。

  我一把抓住大个子的手腕,“他死了,馒头他死了,别这样,我们也难过,可他已经死了,你这样折磨自己又有什么用呢?”

  “你走开,俺要救他,俺要救他。”他一把推开我,还在那继续挖,甚至用手都在挖,那手指都已经出血了,可他还在不停的挖,完全不顾自己的手。

  我一咬牙,一把将他抓了起来,接着猛的一拳打在他脸上,这一拳顿时就将大个子的嘴给打破了,我瞪着眼睛,抓住他脖领子吼道,“你他妈冷静点行不?馒头他已经死了,你再怎么挖也救不活他,我们这么多人都在等你,你醒醒吧。”

  大个子看着我,没有说一句话,可他的眼睛里,却含着泪水,我松开手,拍拍他胳膊,“大老爷们的,坚强一点,馒头要是还活着,看到你这个熊样,肯定又要骂你了。”

  “忠义...忠义...”

  大个子突然一把抱住我,居然嚎啕大哭了起来,我第一见到他这样,面对危险,甚至面对死亡,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可这一次,他一个如此强悍的男人,却跟一个孩子一样,哭的如此彻底,眼泪鼻涕是一把又一把的,那哭喊的声音让人心疼,无论多么强大的人,也都有他脆弱的一面啊。

  我拍着他后背,“好啦,没事了,哭出来就好了,我们现在要走了,不能再耽搁了。”

  其他人基本已经恢复到平静的心态了,麦老一直在旁边看着,到目前为止,他没说过一句话,目光也没有看向我们这边,不得不承认,要是没有麦老的话,恐怕我们都得死在这里,是他救了我们所有人,可即便如此,我却更加怀疑他了,他有是从哪过来的呢?

  大个子胡乱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让你们见笑了,俺没事了,可以走了。”他说着话,拿出刀来,把馒头唯一留下的手给坎了下来,馒头本身就是死人,已经不流血了。

  “你这是干什么?”常山有气无力的问道。

  “他连个尸骨都没有,等回去后,我就把这只手给埋了,也算他有个墓碑啊。”大个子说着话,就把馒头的手给装进了背包里,这个男人挺有意思,完全是性情中人。

  “忠义,我们走吧,从这里过去,应该就能到达主墓了。”麦老总算是开口说话了。

  我打着手电看了一下,这里也是一条通道,可唯独不同的是,这里的空间很有限,跟刚才的通道相比,要小很多,两个人并排走都费劲,洞口两侧的墙壁也挺破烂,一看就不是主要通道。

  “麦老,你是什么时候追过来的?”我并没有急着要走,而是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我甩开那个大将军后,就一路跟过来了,你们也真够心急的,不是说让你们等我吗?可你们偏偏不听,马丁他俩这是怎么了?”麦老打着手电看了一下马丁和少宇。

  马丁被大个子给架起来了,顺子则是背着少宇,这两人一看就是伤员,还是重症伤员,少宇一直处于昏迷,马丁之前还是清醒的,可这么一折腾,在被那白烟一熏,也已经昏迷过去了。

  我叹口气说,“被硫酸给烧伤了....”我简单讲述了一下刚才的经过,一回想起当时的场景,仍然心有余悸。

  “原来是这样,这古墓果然是机关重重啊,我看他俩这伤势很严重,恐怕要挺不过去。”麦老别有用意的说道。

  换作往常,他会说照顾好他俩,或者带上一起走,这次完全变味了,他的眼神太邪恶了,跟之前的麦老简直判若两人。

  “恩,你有什么打算?”我试着问道。

  麦老没回答我,而是走到顺子跟前,他看了看昏迷的少宇,随后又走到大个子跟前,伸手在马丁的脖子上摸了摸,随后他冷着脸说,“他俩已经死了,没必要再背着他俩了。”

  什么?马丁和少宇死了?我们一听这话,全都大吃一惊,大个子和顺子两人赶忙把马丁和少宇放下,李欣给他俩检查了一下,但很快,她无奈的摇摇头,“他俩确实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