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62 杀人凶手




















  我顿时一惊,脖子上有轻微的伤痕,那很可能是被掐死的啊,可就在这时候,珍妮醒了过来,我们只好把这件事情给放下了,李欣给珍妮打了一针,又给她喝了一点水,她这才恢复过来,脸色看起来也比之前好了一些。

  而焦八这时候突然问道,“常山大哥,你刚才所展现的,是不是金身护体?”

  常山的头发已经花白了,始终没有恢复过来,只不过是眼睛不在闪烁金光罢了,但是他人看起来很疲惫,就像虚脱了一样,脸色蜡黄蜡黄的,整个人似乎都瘦了一圈。

  他轻笑一下,“什么金身不金身的,就是突然爆发了潜力而已。”这句话实在太假了,我们这么多人在同时面对死亡,可以说每个人都爆发了自己最大的潜能,但谁会像他一样,能爆发那么大的能力,根本不可能。

  麦老这时回过身来,用手电照了一下常山,“呦,头发居然都白了啊?看来潜能爆发很大啊。”

  他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明显是有用意,常山只是冷笑一下,并没回答他,我突然感觉到,我们这个团队正在破裂,表面上一片祥和,其实都是虚伪的装扮。

  焦八再次问道,“你不用骗我了,我是干什么的你知道,我很肯定,那就是金身护体,你到底是佛家人?还是道家人?”

  常山有些不耐烦了,“焦八,其实你这人挺好的,可就是有一个毛病,嘴太碎,不该问的,就不要问了。”

  焦八看着他,愣是没说出一个字来,麦老却又开口道,“我才发现,常山你也是个能人啊。”

  “打住,我跟您可比不了,我就是个水手,可别把我想的那么复杂,珍妮要是没事儿了,那我们就走吧。”常山一脸冰冷的说道,可他就算在隐瞒也没用,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

  我们几个互相看看,意思还是别问的好,既然人家不想说,最好就别多嘴,等珍妮完全清醒后,我们一行人再次踏上征途,只不过这一次,我们的人员少了很多,马丁的人已经全军覆没了,没有一个活着的,而我们这边也损失了馒头,伤亡简直太惨重了,自从来到这里,我们的人就在不停的减少,到目前为止,算上馒头,我们已经死了九个人,有九个人的生命在这里被终结了。

  一回想起来,我除了心痛之外,更多的是感到恐惧,我甚至感觉还会有人死亡,或许是焦八,或许是李欣,也或许是我,总之这种感觉很强烈,仿佛死神就在我们身边跟着,随时随地都会要了我们的命,而我们也正在一步一步的往地狱里走去,就好像那不归路一样,只有单程车票……

  这个通道好像是个半圆一样,我们明显是在转弯,在刚走没几步的时候,焦八突然碰我一下,我侧头看他一眼,他悄悄的向我打了一个眼色,随后就把步伐放慢了,我知道他是有事要跟我说,我也有意放慢脚步,并且装作很疲惫的样子,无精打采的说,“好累啊,感觉腿都迈不动步了。”

  李欣赶忙回身问道,“你们俩不要紧吧?要不咱们休息一下吧,我看你俩脸色不太好啊。”

  李欣这妞是真厉害啊,一路到现在是紧紧跟随,从一点可以看出来,她的实力绝对在珍妮之上,焦八目前在队伍的最后面,他比我还能装,已经是两脚拖着地面在走了,就跟脚下被铁链锁住了一样。

  “不用,我喝点水就行了,你走你的,不用管我,我很快就跟上了。”我又放慢了一些步伐,并且把背包里的水壶拿了出来,大口大口的猛灌,我也确实有些口渴了。

  李欣见我们俩没什么事,又转身继续往前走了,焦八这时走到我后面,我们俩现在是在队伍的最后面,但是距离并不远,要是距离拉太远了,就容易引起怀疑了。

  “义哥,马丁和少宇的死,是麦老干的。”焦八开门见山,在我耳边用最小的声音说道。

  我听的一清二楚,虽然我心里有一定的准备,但真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多少还是有点震惊,我侧脸轻声道,“你确定吗?”

  焦八看了一眼前面的人,脸色冰冷的说,“确定,绝对是他干的,你不是也怀疑他了吗?”

  焦八的洞察力还是那么敏感,连我想什么他都能猜到,还真是挺可怕的,我不动声色道,“怀疑归怀疑,可也没有什么证据啊,不过麦老最近是挺古怪的,他的话水分太大,眼神也变的很冰冷。”

  焦八咬牙切齿的说,“哼哼,你们可能都没注意,他在给马丁和少宇检查的时候,有一个很细微的动作,就是这一个动作,才要了他俩的命,要不然他俩怎么可能会同时死掉,这个老东西已经开始下手了。”

  “下手了?你的意思是...”我顿时感觉冷汗布满全身,难道说麦老要杀我们?可也不对啊,如果他要杀光我们所有人的话,又怎么会打破石门救我们呢?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啊,这理由很牵强。

  “我告诉你义哥,麦老他就是那猫眼黑衣人,他不杀我们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目前还有用,马丁和少宇只是累赘,所以他才要除掉他俩。”焦八眼睛放光,脸色阴沉的可怕。

  他不是第一次跟我这么说了,自从我们离开那鬼岛,在马丁的船上他就跟我说过一次,只不过当时都是焦八的推测,我也没太往心里去,可鬼岛上所发生的事情,麦老确实很值得怀疑。

  最重要的是,在鬼岛的洞穴里他有一段时间消失了,就在他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又跟黑衣人出现的时间刚好吻合,而现在马丁和少宇的死,又是在他检查以后才发现的,就算鬼岛上的事情是机缘巧合,那么这一次呢?难道也是巧合吗?

  我想肯定不是了,哪有那么多巧合可言,焦八看到他有一个细微的动作,李欣还看到马丁和少宇的脖子上有伤痕,就算焦八说谎骗我,可李欣不会,两者又还刚好相符,并且李欣之前似乎也在怀疑麦老,她吞吞吐吐的不说,想必应该是不敢说,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再结合麦老最近的种种古怪迹象,还有那伴随他的杀气,这就充分说明,麦老他开始转变了,已经不需要再刻意去隐藏了,毕竟我们已经走到这最后一站了,根本没有回头路了,由此可见,麦老是黑衣人的可能起码有八成以上,这个老东西,原来我们一直再被他牵着鼻子走。

  “我靠,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麻烦了,我们得先下手为强,要是等他出击的话,我们就没命了。”我浑身都快战栗了,原来这个死神,真就一直徘徊在我们身边。

  焦八用力按住我胳膊,“嘘…别冲动,我们现在还不能动手,我猜他会带我们找到主墓的,等找到主墓以后,事情自然就会真相大白了,等到那时候我们再动手也不迟。”

  “到时候动手?你有把握吗?如果他真是黑衣人的话,你我加起来都不是他对手。”我很清楚那黑衣人的实力,在鬼岛上跟老头那一战,我才算彻底了解,我们跟他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说难听点话,简直就是一天一地。

  焦八摇摇头,“任何时候,我们都没有把握,可现在要是动手的话,我们就前功尽弃了,起码要等到解开这航海图的秘密以后才行,到那时候,就算我们不动手,他也会主动找上我们的。”

  我脑海里在回想着从出海到现在所发生的一切,所有的事情我都记得一清二楚,就跟那电影片段一般在我脑海里来回的放映,我在试图找出所有问题的破绽,虽然很多事情都有漏洞,但不得不说,麦老隐藏的还算高明,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就是那猫眼黑衣人。

  可事实也摆在眼前,马丁和少宇的死,跟他有直接的关联,他是脱不了干系的,那么另外一个隐者黑衣人又会是谁了?等我们找到主墓以后,他又会不会现身呢?

  “你说的对,他要想杀我们的话,我们是逃不掉的,老八,既然你这么会分析,那么你再分析分析,这另外一个隐者黑衣人又是谁呢?”我看焦八一眼,总感觉他就是那隐者黑衣人。

  “隐者黑衣人?我怎么知道,我甚至连见都没见过他,听你这话,你好像有点眉目了?”焦八喝了口水,侧头看着我问道。

  我没有说话,而是目光紧盯着他看,希望可以从他的表情上找出一丝破绽,只可惜焦八太沉稳了,他几乎是面无表情,我什么都看不出来。

  可当时所发生的事情,我之后反复思考过,我进到船舱的时候,正好看到两个黑衣人在对决,随后我就赶忙插手进去,隐者黑衣人被我一刀划伤以后,就顺着窗户逃走了,而猫眼黑衣人则是从舱门跑了。

  我当时为了追猫眼黑衣人,一路跑到甲板上,可惜他早就消失不见了,而这时候我才想起来焦八,等我再返回船舱的时候,就看到焦八倒在了棺木的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