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63 地下墓室




















  我当时也没多想,只以为焦八是被那两个黑衣人给打晕过去了,可现在回想起来,这里面有很大的问题,虽然当时的场面有点混乱,可我不记得之前有见到过焦八,我赶到船舱的时候,只看到两个黑衣人在打斗。

  虽然当时视线很不好,可我记得很清楚,那船舱并不大,我们三个人在里面混战的时候,早就把每个角落都打遍了,如果焦八当时在场的话,就算我眼神再怎么不好,也不可能感觉不到这地面上还有一个人趴着呢。

  我当时光顾着抓黑衣人了,也没往这方面想,再加上焦八后来给我灌输了一堆不知道真假的信息,就好像被洗脑了一样,总是绕不过来这个弯。

  现在一回想起来,我才恍然大悟,焦八当时是在场的,他应该就是那隐者黑衣人,我打伤他之后,想必他并没有跑远,而是躲在了船上的某个角落,等我追着猫眼黑衣人离开船舱的时候,他脱掉夜行衣,再从窗户上返回,装作昏迷的样子倒在棺木旁边,等我再次返回来的时候,就正好看到他了。

  表面来看,这一切没有一点瑕疵,布局也很完善,可毕竟一个人要想在同一时间扮演两个人,是没那么容易的,时间必须要分开才行,这就是事情最关键的漏洞。

  他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上演了一出好戏,完全把我给算计进去了,可这里面的时间差刚好相符,正正好好可以对上,仔细一分析,又是那么的合理。

  而且在冰城的时候,焦八突然显露出自己隐藏的实力,那身影和格斗的技巧,又和那隐者黑衣人是如此的相像,事情绝不会那么巧合,再这么一看,焦八的嫌疑是最大的。

  而且有一个很重要的细节,从那一天开始,焦八基本上不怎么穿半袖衣服了,有一次我无意间看过他的小臂,可上面是没有疤痕的,那么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用一些特殊的方法,把这疤痕暂时给掩盖住了,这么做,无非是让我怀疑不到他头上。

  “喂,你发什么楞呢?”

  焦八碰我一下,可还没等我说话了,常山就在前面喊道,“你们俩快点,要是不行了,我们就休息一下。”

  “哦,来了,我们没事。”我和焦八加快步伐,很快就追上了其他人,看来要想把所有问题都解开,就只能等到那猫眼黑衣人现身了。

  我们一路转着弯走,没多久,我们就发现没路可走了,起初还以为前面又是石门了,可焦八检查了一下后,很无奈的摇摇头,“不是石门,只是一面死墙。”

  “死墙?完了,我们又被困住了,死胡同一个。”李欣用力一拍额头,满脸疲惫的说道。

  麦老围着四周转圈,手电在四处观察,“不对,不应该是死路啊,如果四周没有路...那会不会是在我们下边?”

  焦八一听他这话,又一次趴在了地上,他用手反复敲着地面,半分钟后他站起身来说,“真就在下面,这下面是空的,肯定有路,我们四处找找,看看有没有机关什么的。”

  我们找了一圈,最后是在地面上找到了一个链接地面的开关,这个东西跟地面上的石头基本是一样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形状,不圆也不方,要不是焦八的话,想必我们谁都找不到,不过麦老就难说了。

  焦八把这石头用力按了下去,当石头按下去以后,原本还是崎岖不平的岩石路,愣是从中间分开了,就像拉门一样,地面上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小洞口。

  我站在洞口的周围,打着手电往里面看了看,这下面是一排台阶,深不见底,整个通道也是漆黑一片,我心里有点打怵,这似乎是越来越往下走了,这该死的主墓到底在什么地方啊。

  脚下的石门打开以后,我们稍等了一会儿,麦老掐算着时间,感觉差不多了,他招呼我们一声,率先就下到了洞口里,我们其他人跟着他的脚步,也走了下去。

  我是最后一个下去的,可当我刚走进下后,这石门居然自己关上了,我顿时一惊,“糟了,这石门怎么自己关上了?”我试着由下往上推了推,又用力拉拉,但一点用都没有,这石门一动都不动。

  焦八回过身来说,“没事的,关上就关上吧,大不了再找出口,走吧。”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我还能说什么,跟着走就是了,我们一路向下,这台阶大概能有十几米深,当我们走到下面的时候,两侧突然亮了起来,又是那种铜制的小火盆,在两侧的最上端点燃了,依旧闪烁着悠悠的蓝光。

  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又是一个通道,火盆顺着通道一路延伸到里面,这悠悠的蓝光很是慎人,每个人的脸都变成了蓝色,再加上奔波的疲惫和面对死亡的擦肩而过,借着这蓝色的火光,我们所有人看起来都跟恶鬼差不多。

  “哇靠,感应灯啊?没人碰它也会亮,真厉害啊。”大个子左右看看,小声说道。

  焦八跺跺脚说,“是我们下面的石板,机关在这里。”



  “每次看到这蓝色的火焰,我心里就紧张要命,总感觉会出现什么可怕的怪物。”珍妮躲在我身后,细声细语的说道。

  我回过头去,硬挤出一丝笑容道,“别担心,哪有那么怪物啊。”我在安慰她的同时,也是在安慰我自己,我倒不担心什么邪灵,最怕的是这里机关重重,要是遇到连环机关,我们真就无力招架了。

  “焦八,你来带队吧,大家小心脚下。”麦老往后退了一步,看来他也不向前敢乱走。

  焦八只是点点头,没有说一句话,他手里的刀在他手上来回翻转,就好像黏在他手上了一样,可以说是出神入化,他玩刀的技术,真不是普通人能比的,感觉就像在看杂技一样。

  他甩手扔出去两把刀,当刀打在石壁上反弹的时候,然后他突然加速快步跑了过去,似乎是在追赶扔出去的刀,等两把刀刚刚落地后,他也赶到了,他捡起地上的刀回身说道,“这里没机关的,你们可以过来了。”

  “没机关?”我顿时感觉有点不对,之前焦八检查通道的时候可比这麻烦多了,这一次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这也太假了吧。

  可其他人却没多问,麦老带着我们就往通道里走了过去,焦八则是原地没动,麦老从他身边直接走了过去,而当我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有意拉了我一下,随即就听他用蚊子声跟我说,“小心脚下的路。”

  我这才知道,他根本就没检查,完全就是糊弄我们呢,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为了让这里的机关来对付麦老?那真是太天真了,如果麦老真是黑衣人的话,这墓穴里的机关根本就拦不住他。

  我突然感觉,自从来到这里后,怎么每个人都变得神神叨叨的,各怀鬼胎不说,还总是表里不一,我也懒得去问,他们愿意怎么搞就怎么搞吧,我跟着走就是了。

  我们随着麦老一路向前走去,没多久,我们就走出了这个通道,而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很宽敞的墓室,大概能有一个足球场的大小,只不过这里是圆形的场地。

  可奇怪的是,这么大个墓室里,居然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别说棺木了,四周除了石壁以外,连一样陪葬品都没有,整个墓室空空如也,就连火盆都没有,四周漆黑一片,除了手电光以外,就看不到其他东西了,而且这里给我的感觉很怪,并且伴随着一种刺骨的阴冷。

  “这里好像是个墓室啊?”李欣左右看看,轻声说道。

  “看着像,可这墓室里怎么什么都没有啊?”顺子接话说道。

  珍妮抱住双臂,打了一个冷颤,“这里好冷啊,比之前的通道冷多了。”

  “你还别说,真就挺冷的,这里怎么跟冰窖一样。”李欣也哆嗦了一下,有点紧张的说道。

  常山的眼神比较好使,他这时把手电照到最里面,伸手指着前方,“你们看,最前面好像还有一个通道,想必主墓应该在前面,这个墓室很可能就是空的,应该没什么问题。”

  焦八环顾四周,贼眉鼠眼的说,“不对,墓室没有空的一说,绝对有问题,而且这里的阴气很重,我看大家还是小心点好。”

  他这么一说,我才感觉到这怪异是因为阴气重的原因,没错,确实是这样,接触死人多了,自然就会感觉到这种特殊的气息,那种气息无法表达,但确实能感觉到,就好像空气一样,虽然看不到它,但我们却能感觉到它的存在,这阴气也一样,有死人的地方,必然就会有阴气。

  “先别管那么多了,走吧,我们过去看看。”

  麦老刚要动身的时候,大个子忽然喊住他,“等一下麦老,你看那上面是啥啊?好像有东西啊。”大个子昂着头,用手电照着顶部。

  我们听他这么一说,也都把目光挪到了上面,几把手电同时往顶部照射,我隐约看到,在距离我们大概十米左右高的地方,似乎悬挂着什么东西,这些东西很多,一排又一排的,就好像腊肠一样,布满了墓室的整个顶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