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66 硬闯古阵2






















  “老八,你们在哪?”我咬着手电口齿不清的大喊道,可这一声下去,很快就被这上千具干尸的嘶吼给掩埋了,整个墓室都充斥着这种让人难以忍受的嘶吼,我们仿佛掉进了地狱的深渊,而这些干尸,就是那深渊里的恶鬼。

  我甚至连害怕的时间都没有,大脑几乎就是一片空白,除了开枪,拼杀,保命之外,我脑海里没有任何想法,耳边除了嘶吼声,我什么都听不到,就连枪声我都给过滤掉了,仿佛时间停止了一般,整个人已经达到了空前的最佳状态,完全的忘我境界。

  可我们三个要想冲出去,火力必须要强大才行,就我们手里这几把手枪,要想冲出这包围圈可没那么容易,李欣和珍妮的手枪,都是女士专用的轻型手枪,照比这沙漠之鹰的力量要差远了,有好几次干尸都冲到她们身边了,两个人是连踢代打的才勉强撑住这个阵型。

  一旦三角阵型破裂,我们孤身一人就更跟别想出去了,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观察到每一个角落,可李欣和珍妮毕竟是女生,再加上手里的枪威力不够大,她俩又一次被干尸给围困住了,而她俩被围困的同时,我自然也跑不掉,因为我们三个人是一体的,有一面被击破,其他两个人都很难自保。

  这些干尸的力量很强大,它们发疯一样的冲向我们,李欣和珍妮的身体都已经被他们给抓住了,她们俩人大声呼救着,这是目前我们所面临的最大一次挑战。

  这事情的发生实在太快了,从这些干尸复活到现在,还不足半分钟的时间呢,我手里就仅剩下最后一个弹夹了,基本上已经差不多都打光了。

  我换上最后一个弹夹,又直接扔掉了一把手枪,回身就是一顿点射,接着用另一只手把伞兵刀抽出来,把冲到我们前面的干尸头颅和手臂全部砍断,我知道它们不会死,所以只能让它们失去反抗的能力。

  可这些干尸实在是太多了,多到我们无法想想,一群又一群的,根本就杀不完,最要命的是,它们一旦接近你,就会撕咬你,一旦撕咬你,就会在瞬间把你大卸八块了。

  “不行了,它们太多了,我们冲不出去了,我们要完了,忠义我们要完了。”珍妮几乎是哭喊着吼道,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那种沉稳,早就处于失控状态了。

  “说什么废话呢,这不他妈还没死呢吗?你们俩先走,我掩护你们。”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让她们先离开,宁可牺牲我自己,我也得保证她俩的安全。

  “不行,要走一起走,大不了就是一死,我绝不会扔下你的。”李欣一枪打穿一具干尸的头颅,随后又是一脚猛踹,她哈着腰,喘着粗气喊道,汗水顺着她的额头不停的流淌,可见她体力已经快透支了。

  “忠义,想办法冲过来。”就在我们拼死一搏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麦老的喊声,我侧头向前看了一眼,顿时就是一惊,这一惊差点让我停下来,因为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事情。

  麦老在与这群干尸搏斗的同时,似乎施展出了他最强大的一面,我这才发觉,他跟那猫眼黑衣人的身影,除了身材上的差异以外,还真就有几分相似,尤其是他那如洪水一般的强大杀伤力,更是让我深信不疑,焦八应该说的没错,麦老就是那隐藏在暗处的猫眼黑衣人。

  他在面对众多干尸围攻的时候,居然能从容不迫的杀出一条血路来,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叫人吃惊,只要一拳下去,他就能轻易把一具干尸打的粉碎,就有如炸弹一般,‘哄’的一声响,那干尸就粉身碎骨了,我们正常人,要是一拳下去,就算是力量再大,无非就是把干尸的身体给打穿,但绝对不会有这种非人类一般的效果。

  而麦老则是完全打破了我这种传统的思维,他在中间有如神助一般,动作快到我完全看不清楚,再加上这里原本就很黑暗,我唯独能看到的就是一片闪烁的黑影。

  他好像夜晚的死神一样,所到之处全部破坏掉,凡是只要想接近他的干尸,就会被他毫不留情的给粉碎掉,在他周围会发出一声声有如爆破一般的声响,残肢断臂满天飞,那场面让人不敢想想,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我内心的震慑,这已经完全颠覆了我的思维。

  而他身上那股强大的杀气,已经快蔓延到整个空间了,那些干尸在他面前,简直不堪一击,什么所谓的不死之身,真就想他说的那样,在他眼里根本不存在,完全就是草包,连接近他的机会都没有。

  瞬间的功夫,他就把前面的干尸给清理掉了,我这时候才算是彻底知道,我跟他之间的距离有多么遥远,就算是十个我加起来,也绝不是他的对手,而且我怀疑,这还只是他一部分的实力,他依然没有完全释放,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怕了,要是正面跟他交手,我兴许连一个回合都坚持不下来。

  “忠义,你发什么楞呢,快把李欣和珍妮送过来。”麦老又是一声高呼。

  我这才猛然惊醒,我大吼一声向前冲去,用身体愣是挡住了后面的干尸,“你们快走。”

  “我不走,要走一起走。”珍妮根本不听我的,她还在原地拼杀,即便自己再累,她也坚决不离开,这一刻,我们俩仿佛又回到了在鬼岛上相依为命的日子,那时候我们不离不弃,生死一条心,我本以为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可没想到又一次让事件重演了。

  “李欣,带珍妮离开,没有时间了。”我侧头大喊一声,随手一刀又砍掉一具干尸的头颅。

  “要走一起走,别废话了,我们是不会丢下你的。”李欣也一样,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这两个女人,还真是倔强啊,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玩什么气魄啊,该走就得走,我向前连开几枪,愣是杀出了一个空位,我立刻抓起李欣的手,一把将她拉到我跟前,紧接着又把珍妮给拉了过来,“快走,别他妈磨蹭了。”

  只可惜我的想法是好的,但现实却不是这样,空位刚出来,就被其他干尸给填满了,我们还是无路可走,而就在我刚才转身的那一刹那时,我感觉到后面有人用力抓住了我,我心知不好,本想反抗来着,可已经来不及了,一股强大的力量,顺势就将我放倒在地了。

  这时候我才知道,我已经被干尸团团给包围了,它们撕咬着我身体,拉扯着我的四肢,我发疯一般的拼死挣扎,子弹瞬间就打光了,接着伞兵刀在我手里不停的挥舞,“操你妈,来吧,老子跟你们拼了。”

  我很想爬起来,可我根本就起不来,它们已经完全把我给压住了,我只有拿刀的胳膊还能动一动,我反复的出刀收刀,可这些怪物根本就不知道疼痛,我无法杀死它们,等体力耗尽,我也就完蛋了。

  “天呐,忠义,挺住,我来救你。”李欣看到我被干尸给围困了,她大喊着就要冲过来,只可惜她前面也全是干尸,她和珍妮两人要想过来也没那么容易。

  “忠义,坚持住啊。”珍妮流着眼泪喊道。

  这一刻的我,仿佛真要与世隔绝了,我挣扎着大喊,“别过来,快走,快走啊。”我爆发出体内所有的潜能,用尽浑身解数想要冲破这包围圈,只可惜我根本连动都不能动一下,这些干尸的力量很大,甚至感觉比雪妖的力量还要大,我的双手双脚完全被控制住了,我就像一个等待被宰割的羔羊一般。

  李欣和珍妮在我前面不远处大喊着我的名字,我似乎看到有泪水从她们的眼眶里流了出来,可能她俩在为我伤心,而我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就可以告别人世了。

  只是我不甘心,到最后这一刻我仍然全力挣扎,就算我不能活着离开,我也不能让这些干尸就这么把我给啃食了,就在我奋力挣扎的同时,枪声在我周围响起,两个人影快速冲到我跟前,挥刀对着这些干尸就是一顿猛扎猛砍,很快就把包围我的干尸给打乱了。

  焦八一把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义哥,快走,我们掩护你。”是焦八和常山两个人,这两人的战斗力还是那么强悍,要是他俩在晚来几分钟,我就得被这群干尸给分尸了。

  我起身后活动了一下四肢,刚才被干尸这么一拉扯,反倒感觉筋骨全都舒展开了,虽然状态没有之前那么好,但也丝毫不会影响我的战斗力,我们三个人又站成了三角形,我侧脸冷道,“你们俩先走,我去找顺子他们。”

  “义哥,别管他们了,现在必须得走了。”焦八连续出刀,刀刀砍断干尸的手臂,精准度很是吓人。

  “别废话了,你们先走。”我一脚踢倒一具干尸,猛的一挥手,又砍断一具干尸的胳膊。

  “忠义,没有时间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常山甩手几枪,扭头向我大喊道。

  我回身看了一眼,珍妮和李欣两人还在顽强挣扎,她俩依旧被团团包围,根本冲不出去,麦老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忠义,你们快点,只要冲过来就安全了。”他已经到达对面的通道口了,这个老家伙的速度是真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