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68 悲痛欲绝














  我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可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墓穴的外面了,我又见到了太阳,阳光还是那么温暖,让我恋恋不舍,见到我醒来,我们便离开了这里,我很庆幸,我们所有人都还活着,马丁和馒头他们也没有死,我们快乐的在一起,我们又回到了船上,并且聚在一起喝酒吃肉,珍妮和李欣依旧是如此美丽,我紧握着李欣的手,感觉是如此的幸福,看着他们的笑容,我心坦荡了很多。

  可下一秒钟,一切都变了,马丁他们的脸开始腐烂了,馒头瞬间就爆裂了,一时间整个船舱全是血肉模糊,血腥味刺激着我的大脑,差一点就让我崩溃,我顿时惊呆了,看到这一幕后,我再也忍不住了,我一把抓住自己的头发大叫了起来……

  我猛的睁开眼睛,顿时就清醒了很多,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那一切都是一场梦,而我已经被这场恶梦惊的一身冷汗了。

  “忠义,你醒啦?感觉怎么样?”李欣坐在我身边,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我们在哪?”我感觉后脑还是有点疼,我四处看了看,都是冰冷的石壁,想必这里应该还是古墓的通道,看来我们并没有离开这。

  “我们还在古墓的通道里,你没事吧?”珍妮蹲下身子,看着我问道。

  我有些木讷的摇摇头,“没事,我...我这是怎么了?对了,我想起来了,顺子,顺子他在哪呢?”我猛然间想到,当我要去救顺子的时候,我后脑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猛击了一下,这才导致我昏迷过去了。

  听到我的话后,焦八他们几个对视一眼,但谁都没有开口,我顿时就怒了,可我刚要起身的时候,就感觉脑袋发晕,头重脚轻的,差一点就摔倒在地上。

  珍妮一把扶住我,“你别乱动,再休息一下吧。”

  “我问你顺子呢?顺子呢?你们说话啊?”我没理珍妮的话,而是瞪着所有人喊道,其他人都在这,可唯独就是不见顺子,难道他...我有点不敢往下想了,可顺子不在这,似乎已经说明了一切。

  “义哥,顺子...顺子他...他没能逃出来。”焦八憋了半天,这才支支吾吾的说道。

  “你说什么?你他妈的再说什么?没能逃出来是什么意思?”虽然我心里早就有准备了,可当我听到事实的时候,我还是不能接受这残酷的事情。

  “义哥,对不起,顺子他...他死了,我们...我们没能力救他出来。”焦八低着头,有些愧疚的说道。

  我顿时感觉天旋地转的,我无法形容现在是什么感觉,就好像有人拿刀扎穿了我的心脏一般,在不停的往外流着血,那种亲人死亡的触动,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这种悲伤无法言语,而这种打击对我来说也是最致命的,那种心痛,让我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

  我回想起和顺子曾经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这个大男孩的笑容,我永远都记得,我们如兄弟一般生活了五年,可以说,这五年来我们是相依为命,在那个陌生的城市里,能让我坚持下去的动力,也是因为顺子,毕竟还有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不至于那么冷清。

  而直到最后他死的那一刻,我才了解到事情的真相,他这五年来他从不回老家的原因,是因为他杀了人不敢回去,可想他这五年为什么总是要出海远洋,想必也是为了躲开人们的视线,现在不用了,他再也不需要隐藏自己了。

  “你们为什么不救他,为什么?”我瞪着所有人大声嘶吼着,悲伤,怒火,全都冲刺着我的大脑。

  “忠义,我们也没办法,我们也想救他,可是...我们真的无能为力啊。”常山叹口气,面色沉重的说道。

  我没理他的话,而是盯着麦老低声问道,“你为什么不去救他,啊?为什么?你这么厉害,为什么要见死不救,为什么?”

  我最后一声怒吼,上前一把抓住麦老的脖领子,其他人赶紧上来拉我,尤其是焦八,“义哥,义哥你别冲动,这跟麦老没关系的。”

  “我再问你话呢?你为什么不救他?”我盯着他那双冰冷无情的眼睛,想要把这个男人看的更清楚一些,这一刻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他不在是麦老,更不在是我的同伴。

  他慢慢的掰开我的手,不冷不热的说道,“忠义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不是我不救他,而是他命中注定,很抱歉,谁也帮不了他。”

  “纯属一派胡言,我记得....我记得当时我要去救他的,大个子,常山大哥,到底是你们俩谁把我打晕了。”当时除了他俩以外,就不会有别人了。

  大个子看常山一眼,很冷静的说,“是...是俺打的,你有怨气就冲俺发吧。”

  “我操你妈....”我愤怒的一拳打在大个子的脸上,他被我这一拳打的嘴角全是血,人也险些倒在地上。

  我冲上去刚要再次挥拳,李欣在后面一把抱住我,“别这样,你冷静一下,大个子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啊。”

  “李欣,你别拦他,你让他打吧,是俺干的,一切都是俺干的,就是俺不让你救顺子的,来吧,来打俺,用力的打,俺一个字都不会说的。”大个子红着眼睛说道。

  我清楚的看到,他的眼眶里有泪水,而这一刻的我,却早以泪流满面了,我流着眼泪看着他,其实我知道他这么做的难处,大个子是最值得信赖的兄弟。

  他宁可牺牲自己,也不会丢下同伴的,他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的,如果当时我过去,肯定也会死在里面的,只是....我心里真的很难受很难受,就好像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我胸口一样,让我喘不上气来。

  “动手吧忠义,你还等啥呢?”大个子低头看着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但下一秒钟,一滴眼泪从他的脸上流下,我慢慢的放下拳头,我知道这一切跟大个子没有任何关系,相反要是没有他,我也早就死在里面了,其实顺子的死,归根结底都是我照成的,如果我不带他出海的话,他就不会死了,我才是罪魁祸首啊,我才是真正害死他的人啊。

  我松开大个子,慢慢的往后退了两步,我心里真的很难受,大个子见我没动手,他走到我跟前一把按住我肩膀说,“忠义,俺知道你心里难过,如果打俺一顿能让你好受一点的话,那么你尽管动手,不要憋在心里。”

  我摇摇头,突然双膝跪在了地上,泪流满面的喊道,“是我无能,是我无能啊,是我害死了他,如果当初不是我拉着他出海的话,顺子就不会死了,他就不会死了。”我痛哭流涕,心痛的我不能自已,谁也无法理解我此时此刻的心情,那是一种绝望的悲哀。

  “忠义...”大个子哽咽着,他转过身去,默默的擦着泪水。

  珍妮这时走到我旁边蹲下来,“我知道心里不好受,我们都一样,顺子的死,我们也很难过,可这不怨你,你已经尽力了,想开一点吧,如果顺子还活着的话,他一定不希望看到现在的你。”

  “义哥,对不起,如果...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们俩也不会出海,顺子更不会死,你要怪,就怪我吧,要打要骂,随便你。”焦八单膝跪在我旁边,低着头说道。

  我深吸几口气,慢慢的抬起头说,“我谁也不怨,也许真就像麦老说的那样,这是他的命吧。”我说话的同时,有意看他一眼。

  麦老站在我面前不远处,他悠悠的说,“生死有命,谁也改变不了,你不用太悲伤,该来的,迟早都要来。”

  我盯着他的目光道,“你说的对,该来的,迟早都要来。”

  随后我慢慢的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顺子已死,就算我哭干了眼泪,他也活不过来了,我们还有事情要做,不能因为我一个人,就耽误了大家的行程。

  “我没事了,我们走吧。”我很快恢复到正常的样子,或者说,我现在的表情已经完全变了,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顺子的离开,把我内心搅乱了,不过我也清楚的意识到一件事情,我之前确实错怪顺子了。

  有一段时间我怀疑过他是黑衣人,并且有意疏远他,甚至还给他脸色看,现在想起来,简直太可笑了,我真是白痴啊,可顺子从来没有过一句怨言,都是自己在默默的承受着一切,而直到他死的那一刻,他还在为我着想。

  我很自责,也很后悔,尤其是当初的所作所为,做为兄弟,我不应该怀疑他,我应该选择相信他才对,而最让我无奈的是,我连给他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他是被干尸所杀,我总不至于去和一群死尸拼命吧,这也是我心里最难过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