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72 麦老之谜










  “麦老?你…你在说什么?”我很白痴的在下面问一句。

  “说什么?你不是都听到了吗?又何必再问我呢?”麦老收起笑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们,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语言也生硬的厉害。

  “你到底是谁?”我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道,看来真相就要解开了。

  “我是谁?呵呵哈哈,你认为我又是谁呢?”麦老不答反问。

  “麦老,你发啥疯呢?你这是咋地了?”大个子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还傻呼呼的问他呢。

  “他不是什么麦老,老家伙,露出你的真面目吧。”焦八伸手指着他,恶狠狠的说道。

  “娘嘞,焦八你们几个在搞啥飞机?这都咋地了?”大个子左右看看,一脸的茫然,他可能做梦都不会想到我们会有这么一天。

  我侧头看他一眼说,“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麦老,你究竟是谁?都到这时候了,也没必要再隐瞒了吧?”我扭头盯着他的眼睛问道,可我发现,我不敢看他的眼睛,他的眼神让我害怕,是从内往外的害怕,即便面对可怕的邪灵,我也没这么怂过,可他的眼神,实在太可怕了,深不见底啊。

  麦老手拿金色的圆盘子,慢慢的从棺木后面走了出来,他站在上面,低头看着我,脸上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完成了任务,找到了这最后一站,你们知道吗?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了,呵呵。”

  “我问你,你是不是那猫眼黑衣人?”我伸手指着他,开门见山的问道。

  既然都到这一步了,就没什么可婉转的了,直接了当最好,我一定要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才行,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老家伙居然又是不答反问,“我也想你们一个问题,如果你们回答我了,我也可以考虑回答你们。”

  “你少废话,有什么屁就赶快放。”焦八火气有点大,他甚至都把枪拿出来了。

  “焦八,你好像很害怕么?你看你,额头都出汗了,怎么?是我带给你压力了吗?”麦老微笑着说道,可这笑容看起来太诡异了,让人浑身都发冷。

  焦八的额头确实流汗了,当麦老盯着他看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在轻微的颤抖,甚至他拿枪的手都在哆嗦,他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想让自己保持住冷静,可面对麦老的质问时,他还是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哼,我为什么要怕你?我焦八生下来就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操,你们到底在干啥呢?麦老头,你他娘这是咋了?焦八,你也是,都他娘有毛病吧?”大个子似乎是越听越迷糊,索性他站到中间,指着我们两边的人问道。

  我上前一把将他拉回来,盯着他的眼睛低吼道,“你别多话,忍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珍妮你看着他。”我一把甩开他,抬头看着麦老,“你想问什么?痛快点。”我感觉他好像在玩我们,让我心里很火大。

  麦老深吸一口气,然后一脸满足的表情,“别急,听我说,我虽然算不上什么英雄好汉,但我也不会恩将仇报,我们能一路找到这里,这是大家的功劳,对于你们每一个人所作出的努力,我很感激,要是没有你们,我也不可能找到这里,所以,我很感谢你们。”

  “我靠,你不要在这假慈悲了,你有什么话就明说,何必拐弯抹角呢?这一点也不像你啊。”焦八冷冷的说道。

  麦老看他一眼,嘴角挑起一抹笑容,“我心里很清楚,除了大个子以外,想必你们所有人,早就开始怀疑我了,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我都看在眼里,尤其是你,金忠义,你左右摇摆,很多事情,你明明都想到了,却又在怀疑自己,我是该说你冷静呢?还是应该说你愚蠢呢?”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再次问道,这老家伙原来早就知道,不过他最后的话明显是有其他意思,从他的话里话外,我听出来一些门道,他对于我们应该是了如指掌,可能我们每走一步,或者每一个打算,都是在他的掌控范围内。

  “既然你这么心急,那我就不兜圈子了,简单来说,就一个问题,你们是想活着离开这里呢?还是想死在这里?”麦老脸色瞬间就变了,他冷着脸,毫无感情的问道。

  “你什么意思?”我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他问这话肯定是有其他用意。

  麦老虚伪的笑着,“很简单,你们想要这里的宝藏吗?”

  “简直就是废话,俺们来的目地不就为了找宝藏的。”大个子很不屑的嘟囔一句。

  麦老收起笑容,一脸冷峻的表情道,“说的对,宝藏是人人都想要的,放心,我不会和你们争的,我可以答应你们,这里的宝藏,我一个都不要,全部都给你们,有了这些财宝,我想...不光你们下半辈子可以享尽荣华富贵,就连你们的子孙后代都可以。”

  “你会这么好心?甘愿把这些宝藏全都分给我们?”李欣在后面插口问道,她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要是她没怀疑麦老的话,一定会和大个子一样,可现在她如此冷静,就证明她早就有所准备了。

  “呵呵,有失才会有得吗,我这个人很讲道义的,我现在给你们两个人选择,第一个,拿着这些金银珠宝,回到你们的家乡,过你们幸福美满的日子去,第二个,死在这里,兴许连尸首都没有。”他冰冷的目光扫过我们所有人,但很快又恢复笑容了,“如果我是你们的话,一定会选择前者,一举两得,既能活命,又有宝藏,何乐而不为呢。”

  “你...你真打算这样?”焦八似乎有点动心了。

  麦老不耐烦的点点头,“我说话算话,只要你们同意,现在就可以拿着宝藏离开了,这也算是我回报你们的辛苦了,怎么样?我这人还很讲道义的吧。”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常山这时突然冰冷的问道。

  “你说这个?”他拿起手中的金色圆盘,很得意的笑了笑,“是什么东西,跟你没关系,你们不需要知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了,除了这个以外,其他的都可以给你们。”

  “那我要是硬要呢?”常山丝毫不示弱,他向前走一步,昂头问道。

  麦老哈哈大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我已经很开恩了,可不要太得寸进尺啊。”他脸色一变,“识相的,就拿着宝藏离开这,否则的话,就休怪我不念旧情了。”

  “你以为我会怕你?我不相信我们这么多人会打不过你一个。”常山双拳紧握,看样子随时准备动手了。

  麦老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寒光,他冷哼一声,“常山,你是最让我头痛的人,从开始到现在,我一直不知道你的身份,你隐藏的很好吗?看来你我之间,必须得有一个彻底的了断。”

  当他话音刚放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麦老的身上又散发出那种强大杀气了,我猛然一惊,立刻回想起他可怕的杀人能力,要是我们跟他硬拼的话,恐怕真没那么容易,就算有常山也未必能行。

  我赶忙站出来,“等一下,我可以答应你,我们会拿着宝藏离开这里,但我只想知道,你真实的身份到底是谁?”

  “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他手里的东西肯定很重要,要不然他绝不会把这么多宝藏都让给我们的。”常山一把抓住我的胳膊,瞪着眼睛向我说道。

  看来常山应该知道一些内幕,又或者说,他知道麦老手中的东西是什么,但现在不能跟麦老正面冲突,我必须得把所有事情都弄清楚才行,我总感觉,这是一个精心策划已久的天大阴谋。

  我冷静的轻声道,“相信我,就别多问。”我目光凝聚,希望常山可以理解我的苦衷。

  常山看了我几秒钟,最后点点头,慢慢的把手松开了,我转头看向麦老,“你可以说了吧?我答应你,只要我们知道真相,立刻就离开这里。”

  麦老冷笑着,“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打什么算盘,你是想先稳住我,然后再找时机下手对吗?年轻人,你这点把戏,我早就看穿了。”

  没想到这老家伙真是老奸巨猾的,我想什么他都知道,但我也不是白给的,我脸上没有一丝的波澜,很沉稳的回答道,“我有必要在你面前说谎吗?”我摆出一副贪婪的面孔,“最重要的是,我想得到这些宝藏,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这里,没理由放着这么多宝藏不拿吧?所以你不用怀疑我,我说的都是事实。”

  麦老脸上的阴沉在慢慢的消散,他挥手示意一下,“拿着你们想要的东西离开这里吧,不要再问了,我能放你们一马,已经算你们幸运了。”

  “把你手中的东西留下,要不然我们是不会离开的。”常山再次说道,麦老手中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会让他如此紧张,难道那个金色的小盘子,会比那么多宝藏都值钱吗?应该不是那么简单的。

  “放肆,没有人可以抢走我手中的宝物,这是属于我的,谁要敢挣,我就要了谁的命,尤其是你,常山。”麦老脸上带着怒火,他用手指着常山,低吼一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