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74 毁灭之战














  “不行就跑吧,总比死这强啊。”大个子劝我们一句。

  “不行,我们不能走,刘千必须得死,绝对不能留着他,要不然,后患无穷。”常山眯着眼睛,那眼神里也充满了杀气。

  “别说了,我们先上去。”焦八招呼一声,我们跟着他赶忙跑上了台阶。

  我们来到棺木的跟前看了看,这棺木里的尸体并没有腐烂,但也并非完好,属于一具干尸,皮包着骨头,两只眼睛空洞洞的,之前的模样已经看不出来了,不过他身上的龙袍还算很完整,可以证明他是皇帝,仅从这一点上来看,还不能完全证明他就是明朝前期逃走的建文帝,不过看那大将军如此紧张,应该错不了。

  “这是建文帝吗?”我赶忙问道。

  焦八摇头说,“我不知道,我又没见过他,但应该错不了,你们不也听到了吗,麦老刚才就说过,这就是建文帝的陵墓。”

  可就在这时候,又是一声闷响,麦老和大将军两个人再次发出那种超强的冲击波,我们一行人又一次被击倒了,等我们爬起来后,我看到那大块头开始有些吃力了。

  麦老看准时机,一拳打在他的胸口上,这大块头起码得有三百多斤,可愣是被麦老这一拳给打飞出去了,‘咣’的一声巨响,他愣是把一根大金柱子给撞断了,整个人又向后飞了好几米远才重重的摔在地上,这一下他摔的不轻,他试着挣扎了几下,但还是没能爬起来。

  麦老的这一击实在是太吓人了,能把这么大体格的人打飞不说,还能把那大金柱子给撞断,这都快赶上超人了,而那大将军也真挺抗打的,在这么强大的攻击下,他居然还没死呢,真是够顽强的啊。

  只是我很纳闷,同样是生存了几百年的人,但麦老的能力却要远超他和那鬼岛的老头,如果说鲜血是力量的根源,那么麦老这么多年,搞不好一直都在用鲜血维持自己的容颜和力量,可出海以后,我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古怪的地方,也许是他隐藏的好吧。

  麦老收回拳头,冷冷的笑着,接着慢步向他走过去,在距离那大将军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他看着对方,轻轻的摇摇头,脸上并且带着无奈,“哎~~你说你这是何苦呢?我本不想杀你的,可你非要跟我过不去,你守护着这个无能皇帝又能怎样?他是帮不了你的。”

  “你住口,只要我还活着,我是不会让你拿走和氏璧的,这是属于皇上的,只有皇上,才能拥有它。”那大块头支撑着双臂,咬牙楞站了起来。

  “看来他坚持不了多久。”常山看着他俩,低声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要不要出手帮他一把?”既然他要杀麦老,那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啊,而且我自有打算,必须亲口让麦老承认这一切,我还有很多事情要问他,也只有他才能回答我。

  “我们帮不了他,大家静观其变吧。”常山目光紧缩。

  我感觉他对麦老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仇恨,他们之间似乎发生过什么,可看常山的样子,又不像,常山的身份目前仍然是谜,这个男人的背后,又有着某种势力呢?也许要想找到这一切的根源,还得从麦老的身上下手。

  “皇上?呵呵哈哈...笑话,在我眼里,他只不过是一个落跑的失败者罢了。”麦老冷笑一下,嘲讽的说道。

  “放肆,你竟敢辱骂皇上,当年要不是朱棣那个叛徒起兵谋反,皇上又怎会沦落到如此地步,你作为朱棣的部下,同样也是罪大恶极。”大块头嘴角流着血,可他依然用刀指着麦老,将军的威严始终没倒下。

  麦老撇嘴摇头笑笑,“不管是朱允炆还是朱棣,对我来说,都一样,他们的生与死,是历史的必然性,而我,则是创造新历史的人。”

  听到他这句话后我顿时一惊,这个老家伙到底有着怎样可怕的想法?创造新历史,难道他想....

  “我呸,就凭你也配创造历史?要是大明王朝还在的话,你只不过是一个太监,一个郑和身边跟班的太监,哈哈....”大块头将军昂头大笑,很明显他是在嘲讽麦老。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麦老并没有发怒,他依旧很冷静,“你尽管笑吧,我到要看我们俩人谁能笑到最后,呵呵哈哈。”

  “刘千,就算是同归于尽,我也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的,我要拉着你一起下地狱。”那大将军怒吼一声,他的眼睛瞬间就变成了黄色猫眼,这一声怒吼犹如野兽一般,他嘴里的尖牙瞬间出现,整个身体周围都围绕着一层强大气息,他居然变身了,并且跟那鬼岛上的老头一样,外表看起来跟西方传说的吸血鬼很像,

  麦老冷哼一声,“这句话你说过了,你以为你变身就能打赢我吗?你根本没有资格跟我斗,我原本想放你一马的,可现在看来,没有那个必要了,活了这么多年,你也应该尝尝死亡的滋味了。”

  “我的天呐,那将军变了,他怎么....怎么和那小岛上的老头一样?连眼睛都是。”珍妮惊讶的低吼道。

  “应该都是同类,看来真正的战争现在才开始,结果如何,还是未知数。”也许那将军还有一拼,不过看麦老的表情,他似乎根本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我们所有人都站在台阶上观看他俩的战争,只有大个子一直在询问我们,“要俺说...俺们还是撤吧,这时候不撤等啥时候啊?拿上宝藏咱们就走人了。”

  “不行。”常山果断不同意,“要走你自己走好了,刘千这个人必须得死,绝不能留着他。”

  “常山兄弟,你...”大个子打量他一眼,“你是不是跟麦老有恩怨啊?就算杀了他又能咋地?忠义焦八,俺们还是撤吧。”

  我和焦八对视一眼没说话,李欣却开口了,“现在不是走的时候,很多事情还没搞清楚呢,而且....路都已经被封死了,你有把握能逃出这古墓吗?”

  “这...那总不能等死吧?”大个子有点尴尬,但还是劝说我们,“想想办法总会出去的吧?”

  “别多说了,要走你自己先走。”常山叹口气,“今天是最后的机会了,刘千必须得死。”

  大个子一看我们其他人根本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也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娘的,算了,既然你们都不走,那俺也陪你们,要死一起死吧。”

  “别着急,先让他们俩个混蛋斗吧。”焦八眯着眼睛冷笑一下,“最好是能是两败俱伤,这对我们来说才是最有利的。”

  “两败俱伤?那就要看那大块头有没有本事了。”

  我心里很清楚,一旦他俩分出胜败,也就该轮到我们了,其实大个子说的很对,按照正常来看,应该是趁着他俩开打的功夫,我们起码也要先拿上一部分宝藏快速离开这里,这才是正确的选择。

  可常山说什么都要杀死麦老,看来他跟麦老之间是真有什么恩怨,而我不想离开的原因,是因为我要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所有的一切问题,从出海到现在的每一件谜团,我都要彻底查清。

  珍妮要留下,是要查清楚他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至于焦八和李欣为什么这么坚持,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他们也有着自己的目地,尤其是焦八,他的动机是什么我根本想不到,李欣很可能也是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但他到底为什么要坚持留下,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就在这时候,那大块头将军又是一声野兽般的嘶吼,紧接着他快速的冲向麦老,一道影人一闪而过,速度快到如闪电一般,眨眼间的功夫,他就到麦老身边了。

  我顿时一惊,这大块头变身后真不一般,明显要比之前强大很多啊,他猛的挥刀向麦老砍了过去,原本这一击是天衣无缝的,我也以为会重伤麦老呢,只可惜麦老的速度更快,他硬是用手掌,再一次接住对方的沉重一击。

  但是他这一次明显要比之前吃力了很多,大将军这一刀下去,麦老虽然抓住了他的刀,但整个身体都已经弯曲了,眼看着就要跪地上了,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那大将军爆发出自己最大的实力了。

  “刘千,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那大块头将军一声怒吼,明显再次加大力量。

  麦老这时已经单膝跪地上了,他抬头看着对方,咬牙切齿的冷笑着,“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死我吗?呵呵哈哈...我让你看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力量。”

  他话音刚放,就停‘噹’的一声,他居然把大块头手里的宝刀给掰断了,而那大将军顿时一惊,但他反应还算比较快,一脚就踢在了麦老的胸口上,麦老整个人向后飞出去几米远,但他并没有倒下,而是在空中转了一圈,双脚贴着地面被拖出去十几米远,就像他后面有一辆车在拉着他一样,而麦老脚下的地面,都被拖出了两条深深的地沟。

  那大块头又是怒吼一声,几步就冲了过去,随后两个人又开始了第二回合的争斗,两个人打的难舍难分,在拳脚相加的同时,留下的是毁灭般的痕迹,周围的一切都快被打烂了,光是那金色的大石柱就毁掉了好几个,再这么打下去,恐怕整个墓室就要塌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