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其他水手一看他把东西都搬运走了,一个个都怒气冲天的,甚至有的都发狂了,这可是咱们用血汗换回来的啊,为了寻找沉船,我们已经死了两个同伴了,现在倒好,你说拿走就拿走,换做是谁,谁也不能甘心啊。

  要不是现在有一群手拿枪支的人对着他们,估计这帮水手早就跟他们拼命了,我心里也不好受,这次远洋出海,就是为了多赚点钱,你们这帮孙子是来断我钱财跟生命的,我岂能容忍你们,不过我知道,我必须得忍住,一旦大意的话,我将万劫不复。

  等地雷他们把沉船里的东西都搬走后,他跟大胡子两人,带着几个马仔,就把珍妮和李欣给送到休息舱去了,这样也好,起码能保证珍妮和李欣暂且是安全的,总比大胡子发疯非礼了这俩妞强多了。

  我和麦老等人,则是全部都留在了甲板上,我们这些人围坐成一个圈形,大胡子的手下用绳子把我们死死的给绑在了一起,这样就不容易逃脱了。

  他们端着枪,轮流对我们进行看守,每一次两个人,其他人在旁边休息,刚子的尸体已经被扔到海里去喂鱼了,可能他到死都没有想到,自己不但没有得到应得的财富,反倒是丢了性命,这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啊。

  等到了后半夜的时候,这些看守我们的人,也开始有些松懈了,困的一个个上眼皮只打下眼皮的,我悄悄的对麦老说,“身上有刀片之类的东西吗?得把绳子割断才行。”

  麦老小声回答我说,“我身上的东西都被他们给收走了,忠义,咱们还是别轻举妄动的好,珍妮跟李欣还在他们手上呢。”

  其实他不说我也知道,只是现在不能再失去这个机会了,我估计大胡子和地雷他们几个人应该已经睡着了,把握好时机的话,现在应该正适合下手,“现在动手正好,这帮孙子都困的不行了。”

  “我也困的不行了,义哥,还是等等再说吧。”焦八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进来。

  我低声咒骂了他一句,“等你妹啊,你他妈还好意思说呢,要不是你个傻逼关键时刻打喷嚏,我早就想到办法救他们了。”

  顺子在旁边也帮腔的说,“就是,关键时刻掉链子,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焦八一听顺子敢骂他,当下也咬牙切齿的骂道,“去你妈的顺子,你骂谁呢?你他妈有什么资格说我,你以为你谁啊你,你个臭农民工。”别看我骂他他不敢还嘴,但是别人骂他肯定不行,焦八大小也盗墓贼里的典型人物,岂能被一个小辈这么埋汰。

  顺子也毫不客气的低吼一句,“你个傻逼盗墓贼,我骂的就是你,要他妈不是你忽悠义哥,我们能跑到这船上来遭罪吗,能现在被人当成猪仔一样绑着吗?还说什么只要找到宝贝,一辈子都够用了,现在别说宝贝了,连命都不知道还有没有,我看骂你都是轻的,我他妈真想揍你一顿。”

  顺子的话都给我干楞了,平时这小子是个老好人,从不与人发生争执的,总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认识他四年多了,几乎就没见他跟谁急眼过,就算玩笑开的再大,他都不会生气,这还真就是我头一次遇到,看来每个人都有一个底线啊。

  焦八气的刚要还嘴,就被麦老给打住了,“行了,都他妈给我闭嘴吧,什么时候了,还搞内讧,我看你们俩都不想活了。”

  “你们他妈说什么呢?都给我老实点听到没,都别说话了,要不然老子一枪嘣了你们。”可能是我们吵架的声音,吵醒了这两个看守的人,其中一个爬起来拿着手枪指着我们喊道。

  我们几个瞬间就安静了下来,那人一看我们都不吱声了,嘴里咒骂一句,倒头又接着睡了。

  五分钟过后,我碰了碰麦老说,“麦老,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我很想看看这老家伙会有什么办法,我总感觉,这老头不是一般人。

  麦老很冷静的小声说,“既来之,则安之,现在动手肯定不行,那大胡子不是傻蛋,等明天下海的时候,再找机会吧,大家随机应变。”

  他话刚说完,地雷就从船舱里走了出来,这孙子还真他妈精神,得亏我没动手,要不然还真就不好办,他把睡着的人都喊醒了,让他们精神一点,随后他又检查了一下绑着我们的绳子。

  我跟麦老他们则是集体全装睡着了,他巡视了一圈后,这才又重新回到了船舱。

  地雷走后,麦老才叹口气说,“还好没大意,咱们还是等明天再找机会吧。”

  “也只能这样了,大家赶紧休息,明天下海的时候再说。”我闭上眼睛,稀里糊涂的就睡着了,梦,一个接着一个,在梦中,我梦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我说不上来都是什么,有黑衣人,有棺木里的女尸,还有一些别的,但他们让我恐惧,让我害怕.....

  “义哥,义哥,醒醒,醒醒。”在一阵阵的叫喊声中,我被惊醒了,我刚睁开眼睛的时候,阳光很刺眼,让我有点不太适应,看着太阳的位置,现在应该下午了,没想到我这一觉居然睡到下午,最佩服我自己的是,我还是坐着睡着的。

  “你可真能睡啊,都下午了。”顺子在我旁边说了一句。

  我还有点昏昏沉沉的,看了看周围,大胡子的人依旧在甲板上端着枪看着我们,焦八跟麦老也都醒了。

  “你们醒的够早的啊,那大胡子呢?”我随后问了一句。

  “还在船舱里呢,都一上午了,他也没露面,不知道这畜生要耍什么花样呢。”麦老冷着脸说道。

  我试着动了动绑着我的绳子,可惜没什么用,绑的太结实了,除非手里有个刀片,要不然白费力气,都是徒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