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随后,我们先包扎了一下受伤的位置,也给顺子换了一些新药,这船上的药品还是挺多的,我小腿受了点伤,也上了一些药,渔船里有足够的食物,我们接着又饱餐了一顿,我终于是脱离了饥饿的苦海啊。

  这艘渔船虽然没我们的大,但是装备的物品还是挺多的,淡水跟食物都非常充足,麦老似乎一点也不着急,他让我先休息一下,稍后再出发,我们四个人在休息舱美美的睡了一觉。

  这一觉我从早上一直睡到晚上,当我起来的时候,休息舱里已经没有人了,我看了看窗外,天又黑了下来,我舒展了一下筋骨,这觉睡的我很爽啊。

  我起身穿好衣服走出休息仓,顺子跟焦八两人正在甲板上,看到我来了,焦八挥着手说,“哈喽,早安义哥。”

  我笑着走过去说,“都他妈天黑了还早个蛋啊。”随后我拍拍顺子的胳膊说,“受了这么重的伤,还出来吹什么海风啊,小心加重伤势。”

  顺子咧嘴说,“没事了义哥,已经好多了。”

  焦八在旁边说着,“顺子体格好着呢,放心吧义哥,暂时还死不了啊。”

  “去你大爷的,闭上你的鸟嘴。”顺子笑骂了他一句。

  焦八也没生气,而是哈哈大笑了起来,看来这次遇难后,这两人的感情加深了不少,我看着也很欣慰,原本就应该这样,出海在外,都是兄弟,应该互相照顾才对。

  我左右看看,随口问道,“怎么就你们俩,麦老呢?”

  焦八头一妞说,“那,在操作是掌舵呢。”

  “你们俩先呆着,我去找麦老。”我话说完,转身往操作室走去。

  麦老正在操作室驾驶着渔船,我走过去说,“麦老,累了吧,要不要休息一下。”

  麦老转头看我一眼说,“没事儿,早就习惯了,以前我一出海就是几个月,都是自己来掌舵的。”

  “这不还有我们呢吗,多少也得帮你分担分担啊。”我这说的是实话,这老家伙也是人,别在累倒了。

  “我到真想让你们帮帮忙,可你们谁会看航线啊?”麦老说这话的时候,多少有点无奈。

  我脸色有点尴尬,确实是这样,这他妈不是开车,这茫茫大的得会看航线才行,我突然很想跟他聊聊,索性就问他,“麦老,我想你这身份的教授,应该不缺钱花吧?那你出海是为了什么呢?”

  麦老别有用意的看着我反问一句,“那你说我出海是为了什么呢?”

  “我哪知道啊,我要知道就不问你了。”这老家伙,竟他妈说废话,我要知道还用问你啊。

  麦老笑笑说,“千万别把我想的那么高尚,我也是个俗人,虽说有一部分是为了搞科学研究,但是从我个人的角度出发,我也是为了钱来的,这个世道,谁会嫌钱多咬手呢?你说是吧?”

  这老家伙到是挺直接的,“恩,也是,大家都是俗人,麦老,我们还有多久能到沉船的位置?”这个才是我最关心的问题,谁掌舵我才懒得问呢。

  “按照这个速度,在有几个小时就可以了,怎么?着急了?”麦老瞄了我一眼,嘴角挂着微笑,这老家伙的眼神总是那么迷离,让人捉摸不透。

  我挑着眉毛说,“不着急,找完都能找到,也不差这一时半会的,那我先回去了,您老受累了。”

  “恩,回去休息休息吧,等找到位置了,有我们忙的了。”麦老拍拍我肩膀说道。

  我笑着点点头,转身离开了操作室往甲板上走去,甲板上就焦八一个人在那抽着烟望着风,顺子已经不在了,我走到他旁边,从他手里拿过烟,深吸了几口后说,“我靠,舒服,怎么就你自己了,顺子呢?”

  焦八又重新点了一根烟,“他去吃东西了。”

  “你怎么不去呢?在这发什么呆啊?”我很少看到焦八这么沉静,居然能一个人抽烟望着漆黑的大海,这有点不符合他的性格啊。

  焦八叹口气说,“哎~~没什么,就是感觉这次出海遇到事情太多了,一个接着一个的,搞了这么久了,咱们还没找到真正的明朝沉船,现在又被自己人给扔这了,仔细一想啊,还真他妈的杂碎。”

  我呵呵笑着说,“这可是你千方百计要来的啊,你要不说这次出海能赚大钱,我跟顺子又怎么会来呢。”

  焦八脸上带着歉意说,“义哥,真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会搞成这样,害的你跟顺子好几次都差点丧命,我要知道能这么危险,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你俩出海的,实在是对不住啊。”

  我看着焦八,他是认真的,他不光脸上写满了歉意,眼睛还些红,我搂住他的肩膀说,“算了,你不是也差点丢命吗,咱们兄弟一场,别说那些没用的话了,既然已经这样了,咱们就得玩到底,不把那黑衣人,还有这航海图的秘密弄明白,我还真就不回去了。”

  焦八笑呵呵的说,“恩,我们一定要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对了义哥,给你看一样东西。”他说着话,贼眉鼠眼的从衣服里掏出一个金光闪闪的小东西,拿出来后还左右看看,深怕有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