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心里一惊,寻思了一下,苦胆里的空气还能让我坚持一会儿。我继续往里走,前行几米,忽然发现地面上有一口井一样的窟窿,洞口大小足够一个人下去的。我停下来往里看了看,深不见底。我又看了看前面,还是看不到头。一时间犹豫起来,是继续往前走,还是下洞看看?

  我估摸了一下,这个窟窿最少有三五米深,还不知道能不能潜得下去。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往前走,回来的时候再下这个洞窟探探也不迟。打定主意,我便往前行,不想当身体正处在洞窟上方的时候,突然腰部一紧,感觉有两只手抓住了我的腰。我心知不妙,赶紧用手扒住周边的石头,可没等我抓牢,自腰部传来一股大力,将我往洞窟里拽。

  这股力很大,我只稍微挣扎了一下,就被拖下去了。被拽下去的时候,头和肩膀磕到周围的石壁,疼得我呲牙咧嘴,却忘了猪苦胆还咬在嘴里,我这一张嘴,被罐了几口潭水不说,猪苦胆也脱落下去了。

  我心里就是一凉,直叫完了完了,没有这玩意,铁定回不去了,要被溺死在这里了。

  绝望间,我一路往下沉,好在这洞窟看起来虽然深不可测,可实际上却没有多深,而且它并不是笔直的,后半段是弯的,我像坐滑梯一样,顺着洞壁的弧度溜了下去,最后觉得身下一空,似乎从洞窟里出来了,但还在水里。

  我迷迷糊糊,也不知道到了哪里,体内一口气早已用尽,此时已经快达到极限了,只觉得胸口闷得慌,一种窒息感油然而生,我脑袋犯晕,凭着求生的意志才分水蹬腿浮上了水面。

  我刚露出水面,喘上一口气,忽觉一阵腥风扑面,左边的锁骨一疼,我惊醒过来,却见一只蝙蝠用两只巨爪勾住了我的锁骨,正奋力扑棱着双翼,似乎想把我从水里拽起来。
  这只蝙蝠比我以前见过的蝙蝠还要丑上几分,爪子和耳朵巨大,口鼻部尖而没有鼻叶,满脸的褶皱。

  我被这近在咫尺的怪脸吓得一跳,抬手就想将这只丑陋的蝙蝠扯下来,可一动之下却发现全身都僵住了,手居然动不了了,好像被施了定身法。这时候,半空中,又扑棱扑棱飞来数只蝙蝠,快得像闪电,几乎是眨眼间,便到了我的眼前,然后纷纷伸出巨爪往我肩膀攫来。

  我吓得魂飞魄散,想要反抗,可手脚就是不听使唤,整个身体只有眼珠子能动。顷刻间,双肩就传来一阵阵剧疼,五六只怪蝠露着白森森的獠牙,振翼将我从水里一点一点地拉起。

  我感觉整个肩膀几乎要跟身体分离了,痛得想大叫,偏偏连喊都喊不出来,简直痛不欲生。我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但不用想,我现在整张脸肯定都扭曲得快变形了。

  我拼命在心里召唤流氓蝉,可这厮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此时已经被这几只怪蝠抓离水面,吊在半空中,它们扑打的双翼刮起令人作呕的臊味,我痛得快昏厥过去了,宁求一死,也不愿意这么受折磨。

  就在我痛苦得要发狂的时候,忽然,身子一轻,这几只蝙蝠好像是承受不住我身体的重量,力竭了,跟我一起坠入了水里。

  我跌进水里,被冲击力一拍,浑身就是一震,身体的控制权好像回来了。这水不深,大概两米多,我一沉到底,好在并不是从多高的地方掉下来的,没受到多大的伤害。我本来痛得快晕过去,此时被凉水一激,人顿时清醒过来,

  我来不及浮上水面,往肩膀一瞥,发现还有两只怪蝠一左一右死死攫着我的双肩,我疯了一样,一手一个,将它们扯下来,但它们的爪子勾住了我的锁骨,硬拽之下,也连带着撕下我几块皮肉来。

  可我都快失去了理智,哪里管得了这些,红着眼睛,抓住两只怪蝠浮出了水面。我看着旁边挨着石崖,发了疯一样抓着两只怪蝠的爪子就往石崖上甩,啪,啪,啪,一下,两下,三下……血肉横飞,周围一片寂静,只有这单调的撞击声和我粗重的喘息声,我两只手臂不知道挥了多久,两只蝙蝠早已经粉身碎骨了。

  我心中的戾气发泄完后,人也撑不住了,弃了手中变形了的爪子,勉强游到岸边,瘫倒在地,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小禹……陛下……快醒醒……”

  我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人在叫我,好像是霍衣架,想睁开眼睛,可眼皮像是糊了浆糊一样,黏在了一起,怎么都睁不开,然后又听到有人讲话,声音很嫩,似乎是莫文那小子。

  “不要冥顽不灵了,大叔,你已经被我们抓住了。快告诉我们,把宝贝藏在哪里了?你为什么不说话?你难道就不好奇我的牙齿为什么这么硬吗?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你且听我从头讲起……”

  莫文这熊孩子接着就从他出生说起,讲起了他那个故事。我心里苦笑,听着听着脑袋一沉,又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