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沉吟了一会儿,道:“能游过去吗?”

  霍衣架闻言,一番白眼,夸张地大叫:“圣上啊!您可千万不能想不开啊!下水估计要被这上面成千上万的寒精蝠撕成碎片。而且,这河的水静得反常,不流不动,一副便秘的样子,鬼知道水下藏着什么东西。”

  “那大将军有何高见?”

  “这个且容微臣想想。”

  “我再上桥试试。”我想了想,对霍衣架道。

  霍衣架点了点头,叮嘱道:“别走远了,不然就回不来了。”

  我嗯了一声,站立在桥边,做了一次深呼吸,迈步上了石桥。阵阵寒意袭来,真像是进了冰窖,我全身抖了起来,才往前走几步,牙关便开始打颤了,我忍着寒冷,快步前行,大概了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就挺不住了,手脚发僵,我赶紧转身往回跑。

  下了桥,我一边跳脚,一边用手揉搓着身子,哆哆嗦嗦地骂道:“真……他妈……冷!不过……用……用跑的,应该……是……能过去的,想回来估计够呛。”

  “是啊,所以很麻烦,不然我早过去了。”

  我渐渐缓过来,想起一件事,问霍衣架道:“这股寒意是来自这些寒精蝠吗?”

  “是的。”

  “那就不对了!这里有这么多寒精蝠,当时几只寒精蝠就让我手指头都动不得了,怎么现在这么多,反而还能走那么远。”我想起当时被那几只寒精蝠袭击的时候,浑身僵硬,全身上下只有眼珠子能转动。

  “几只寒精蝠就能让你冻僵?不可能啊!当时是个什么情况,你说来听听。”

  “好。”当下我便把当时的情形原原本本地跟霍衣架讲了一遍。

  霍衣架听了直摇头,问道:“你当时不能动,是被冻僵了吗?”

  我愣了愣,细想了一下,虽然说当时不能动弹,但好像并没有感觉多少寒冷。

  “那股让你浑身僵硬的力量应该是来自别的地方,要几只寒精蝠身上的寒气就能一个人冻得没法动,那还得了。”

  来自别的地方?我想起那只阻止霍衣架出去的双手,心说难道是因为那东西?不过,我也来时间去想这个了,想起目前的情况就忍不住发愁。我估摸着河对岸的寒意比桥上的会更重,莫文和养蛇人也不知道在那边呆了多久了,再耽搁了,恐怕就要冻死了。

  霍衣架也一筹莫展,叹道:“这水里不能过,桥上不能过,难道要从空中飞过去?”

  我听着突然心中一动,叫道:“不对!不是这么一回事,我知道怎么样才能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