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这块树皮非常厚,跟一块木板一样,起码有二三十厘米厚,这种厚度只有好几百年的老树才长得出来,当然了,也不是所有的树长到几百年树皮都会这么厚的,品种不一样树皮的厚度也不同。

  树皮正反两面的确都刻有字,与其说刻,倒不是说划,因为字写得很烂,跟鬼画符一样,跟洞壁上的字差不多,同样是用利器划出的,而且很深,看样子是出自同一个人手里,上面的内容跟小七念的一样。

  我注意到上面落了很多灰尘,看样子是有些年月了。

  我沉吟起来,这没头没脑的,谁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们又在周围找了一圈,但并没有别的发现。

  我问小七:“你听过小不周山这个地方吗?”

  小七想了想,说道:“没有。不过,不周山我听说过,不是神话传说里的么?”

  “是啊!共工怒触不周山。从来没听说过小不周山,这大通天箩里会有山么?”

  “等我哥醒了你问问他吧,他可能知道。”

  “嗯,我再看看他的情况。”说着,我在霍衣架身前蹲下,给他把脉。之前施完醒酒令的时候,给他也把过一次脉,脉象比之前稳定了一些,似乎是醒酒令起了作用。不过,还是要再检查一次才好。

  良久,我松了口气,对小七道:“你哥的脉象已经彻底恢复正常了,现在在沉睡,等他自然醒就好了。”

  “辛苦钱禹哥哥了!”小七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辛苦屁啊!这家伙粗心大意,差点把我们吓死了。”

  “嗯!等他醒了我们好好批斗他!”

  “那肯定跑不了。”

  “钱禹哥哥你累了吧?要不你睡一下吧!”

  我看了看洞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似乎一时半会停不了,想了想,也就不推辞,叮嘱小七道:“确实有点乏,我眯个十几分钟。雨要是停了你叫我。”

  “好。你睡这里吧!”小七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麂皮出来铺在霍衣架旁边。

  我点了点头,在麂皮上躺下,闭上了眼睛。因为实在是太疲惫了,没多久就睡过去了。
  可能是发生了太多的事,我睡得并不是很踏实,脑海中老是有几张陌生又熟悉的面孔在交替出现,对我大吼,但声音却听不见,不知道喊的是什么。

  睡梦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间感觉有人在推我,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却见小七正一脸焦急地看着我。

  “发生什么事了?”见小七这种神情,我剩下的睡意立马不翼而飞了,也跟着紧张起来了。

  “我哥醒了!”

  我听了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醒了不是好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