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小七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直接回了一句你自己看。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却见霍衣架正窝在山洞的角落里,一脸警惕地盯着我们,眼光让我感到很陌生。

  “你这是要玩失忆吗?”我从地上爬起来,没好气地道。

  霍衣架却不做声,冷冷地看着我们。

  小七凑到我耳边,小声道:“他好像是真的不认识我们了。”

  “你们是什么人?”霍衣架忽然发问。

  我倒吸了凉气,惊道:“我次奥,玩真的呢!”

  “你真的不认识我们了?”我不甘心地试探着。

  霍衣架乜了我一眼,并没有出声,似乎是不屑回答。

  我忍不住蹙起眉头,这可有些棘手了,想了想,问他道:“那你知道你自己是谁吗?”
  “当然知道。你们是谁?”霍衣架的声音没变,但他说话的语气、语调跟以前却不一样了。

  小七道:“我是你妹啊!”

  “我妹?”霍衣架盯着小七从上到下一阵打量,摇头道:“虽然年纪差不多,但是我妹不长这样。”

  小七气苦,瘪嘴不说话了。

  我问道:“你真的对小七一点印象都没有?那你知道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吗?为什么来这里。”

  “这里……”霍衣架看了看四周,又瞄了洞外一眼,迟疑地道:“这应该还是小不周山吧?”

  小不周山!又是这个地方!我眉头大皱,忽然心中一动,猛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霍衣架诧异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有些奇怪我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但还是回答道:“我叫钱禹啊!”

  “我次奥!”我问的时候虽然有心理准备,但真正听到这个答案还是忍不住爆了粗口。
  小七听了也是呆若木鸡。

  见我们两个反应这么大,霍衣架疑惑地问道:“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何止是不对,简直就是不对啊!一瞬间,我脑海里转过无数个念头。

  这时候,小七回过神来,不动声色地伸出两根手指,问霍衣架道:“这是几?”

  霍衣架的脸色一下就沉下来了,似乎对小七这个侮辱智商的问题大为不满。

  “啊!反应正常,钱禹哥哥他脑子没问题耶。”小七一脸呆滞地看着我。

  “你刚才叫他什么?钱禹哥哥?”霍衣架盯着小七。

  我稍稍冷静下来,说道:“你是不是记忆错乱了?我才叫钱禹!”

  霍衣架的目光刷地一下从小七身上转移到我这里:“你叫钱禹?那我叫什么?”

  “你叫霍衣架!”

  “霍衣架!呵呵,你这是临时掐的名还是后妈后爸取的名?”

  “不信你可以翻你自己身上的钱包,自己看身份证。”我一边说着,一边从兜里把钱包摸出来,将身份证拿了出来。我被这么一搞,也有些错乱了的感觉,特意先看了下身份证,没错,就是钱禹!名字、照片都是我!

  确认了,我才放心地把身份证递给霍衣架,道:“你看看,这是我的身份证。”

  霍衣架将信将疑地接过我的身份证,一看之下脸色大变,然后急急忙忙把自己的钱包掏出来,拿出身份证来看。他越看脸色越白,忽然一抬头,把手里的身份证随手一扔,猛地朝我扑来,一边还歇斯底里地大喊:“为什么抢我的名字!为什么抢我的名字!”像发了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