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霍衣架将我那张身份证收起,看着我们,说道:“说说你们的来历和小不周山的目的吧!”

  我眉头紧锁,搞不清现在霍衣架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不过,想了想,还是回答道:“我不知道小不周山是什么地方,这里叫大通天箩,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寻找悬鹿。”

  “大通天箩?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说着,他走到洞口,往外看了看,道:“这就是小不周山!”

  我趁着他背对着我们,赶紧对小七使了个眼色。小七微微点头,表示明白,将手偷偷伸进自己的衣袋里。

  我和小七走上前,我说话吸引霍衣架的注意力:“这明明是一个裂谷,为什么会被叫成山?”

  “因为不周山就是一个大裂谷。”霍衣架回过头来,说道。这时候,靠近过去的小七,忽然出手,在霍衣架肩上一拍,叫了一句:“倒!”

  霍衣架似乎没料到这一招,被拍了个正着,脸色大变,叫道:“你们……”他话还没说完,人就直挺挺地往下倒。

  我松了口气,上前一步将他扶住,免得他直接倒在地上。

  小七也出了口气,说道:“还好随身带着昏睡蛊。”

  “那也只能让他睡上几个小时而已。还得把他身上的问题给解决了。”我颦眉道。

  “我哥是怎么了,突然变成这样!”小七疑惑地道。

  我弯下腰,让霍衣架躺在麂皮上,然后苦恼地道:“我要知道就好了。刚开始还以为他失忆了,现在看来不仅仅是失忆这么简单啊!”

  小七附和地道:“感觉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

  “另外一个人。难道是……”我突然联想到了什么,惊道:“鬼上身!”

  “什么?鬼上身?”小七吓了一跳,扯着我的衣角,左看看右看看,惊疑地道:“哪来的鬼!”

  我指着洞壁上的那行字,说道:“如果真是鬼上身的话,那就是这个钱禹了。”

  “那怎么办啊?真的有鬼吗?”小七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显得有些六神无主。

  我想起和张如意、燕三一起盗太医墓时遇到的种种诡异的事情,苦笑着道:“说不定还真有!不过,还不确定霍衣架是不是真的被鬼上身了,说不定是因为蛇蛊酒的原因。”顿了顿,我继续道:“再仔细翻翻这里,看看有没有遗骸什么。”

  “应该没有吧!刚才找得很仔细了,没其他东西了啊!”说到这里,小七开玩笑地道:“除非这里有机关,还有别的空间。”

  (十二点了!还没练字还没洗澡洗衣服!先这样了。实在写得慢,小白惭愧啊!大家养养肥啊,养几天是没用的= =养几个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