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眼前一亮,说道:“说不定还真有机关,我们找找!”

  小七翻了个白眼,说道:“你想多了。”

  “呃。”我虽然也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但心里还是抱着一丝侥幸,说道:“找找看吧!”

  “好。”小七答应得非常干脆,她很少违背我的意愿。

  我准备跟小七一起找,却突然心里一动,一直呼呼大睡的流氓蝉主动联系我了。我知道这家伙没事是不会找我的,便静下心跟它交流。

  片刻之后,我脸色大变地将流氓蝉放了出来,对小七道:“不用找了,我知道霍衣架是什么情况!他是中了魂蛊!”

  “魂蛊!真的有这种蛊!”小七小脸一白,难以置信地道。

  中了魂蛊的人就跟被鬼附体一样,会短暂地拥有另一个人的记忆,如果不即时处理,中蛊者最终会精神失常,变成疯子的。

  我沉着脸道:“流氓蝉说在霍衣架身上感觉到蛊的气息,联系上霍衣架刚才的表现,十有八九就是魂蛊。不过,到底是不是,确认下就知道了,拿把剪刀给我!”

  “嗯。”小七闻言赶紧从包里翻出一把剪刀递给我。

  我接过剪刀,在霍衣架申请蹲下,然后扯住他的头发,开始帮他清理头发。这把剪刀倒不是用来理发的剪刀,而是用来剪纱布的医用剪刀,虽然很锋利,但是刀口比较小,好在这不是理发,不需要顾虑什么造型,三下五除二,就剪掉大半,只留下短短的发茬子。

  这些发茬子是没法再用剪刀了,这里缺少工具,只能用刮胡刀代替了,我怕把霍衣架的头皮刮破,倒是很小心,花了不少时间,终于把霍衣架剃成了光头。

  做完这些,我把忍着痛把中指咬破,挤出一些鲜血在霍衣架头顶抹了一圈,然后开始紧张的等待,如果霍衣架真的中了魂蛊,那待会他的脑袋上就会出现变化了。

  “希望别真是魂蛊啊!”小七忧心忡忡地道。

  我宽慰她,道:“没事,真是魂蛊还好,至少找到了症状,魂蛊也不是没办法对付。”

  小七叹了口气,没有接话,但从她颦蹙的双眉可以看出她的担忧。以她对蛊的了解,肯定也是清楚,魂蛊这东西虽然说有好几种方法可解,但任何一种方法所需要的材料,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一时也弄不到,所以情形不容乐观。

  我想了想,准备说些什么,这时候,霍衣架的头顶却猛地发生了变化!他原本光洁的头顶,忽然冒出了一根根黑色的发丝,正以肉眼可辨的速度长了起来,转眼,就长到了两寸,接着又长了一寸左右就停下来了。

  眨眼间,他就从一个光头变成了一个长发青年,但是因为每一根发丝都是同样长短,根本没有发型可言,看起来就跟一个农村非主流一样,非常滑稽,但我们都笑不出来,因为这正是中了魂蛊的表现。

  我一声不哼地戴上了手套,用右手在霍衣架头顶抓住了一把新长出来的“头发”,稍微一用力,这些“头发”就不成了形状。这些发丝看起来像头发,颜色、粗细都很像,但事实上却全部都是虫,从头顶的每一个毛囊中冒出来的虫。

  小七差点吐出来,强忍着恶心,说道:“看来还真是魂蛊。怎么办钱禹哥哥,我们现在没办法解啊!”

  我脸色也不好看,脑中闪过那些魂蛊的解法,说道:“有办法解!流氓蝉可以帮忙,但是还需要一种东西。”

  “什么东西?”

  “银子!”

  “用银封法?结合本命蛊的灵血是可以试试,但是这个地方从哪里找银子去啊!而且银封法所需要的银子可不少。”

  “我知道,但是除了这个办法,在这里其他几个解法更没有一丝可能性。”

  小七疑惑地问道:“难道银封法就有现实的可能性?”

  “有一丁点!银矿!但是,也只是有那么一丁点可能性而已。”说到最后,我忍不住苦笑起来。别说大通天箩里有没有银矿,就算是有,要找到它又谈何容易。

  我不由沉思起来,怎么样才能找到足够的银子呢!


  (今天更新的量还算给力吧?大家帮钱禹出出主意咯,怎么样才能在大通天箩找到足够的银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