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一个好的方法,只能用最笨的方法,一点一点去找了,不过,大通天箩这么大的一个地方,靠我和小七去找银矿,无异于大海捞针,还好我们可以驱使虫。

  “小七,你把嗡嗡叫来吧!要出动你的……咦……”我说着说着,忽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大喜地道:“有了!”

  “什么有了?有办法找到银矿?”

  “只要大通天箩里有银矿,那就没问题!”

  我平静了下心情,说道:“不过,我们也不可能把整个大通天箩都搜遍,只能碰碰运气了,希望这附近就有银矿吧!”

  “你还没说我们要怎么找银矿呢!”

  “不需要找银矿,我们只需要找白蚁窝就可以了!”

  “白蚁窝?它们窝里会藏着银子吗?”小七惊奇地道。

  “不是。白蚁会吃白银,我们只有找到白蚁窝,就可以知道它的附近有没有银矿了。”我解释道。我刚才也是突然想到之前无意中看到过的一张奇怪的丹方,丹方的主要原料居然是一窝白蚁。后来去问过才知道,原来白蚁是用来提炼白银的。

  白蚁会通过食银降低自身的甲酸浓度,但是它自身无法消化,银被分解后会留在白蚁体内,用火烧可以重新还原出银,古代有道士炼丹,便将整窝白蚁投入丹炉,提炼白银。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白蚁体内都能提炼出白银,蚁窝周围要是无银可食,那自然就白搭。

  古书上也有过官府银库和民宅内藏的白银离奇消失的记载,后来才发现是被附近的白蚁偷吃了。

  我之前想到虫和银子,就想起了这些事,如果霍衣架命好,说不定还真能找到足够的银子。

  “雨快停了,这事耽误不得,我们现在就出去吧!霍衣架的话,就只能先让他呆在这里了。”我考虑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一根淬了只僵不倒果毒的吹针来,给霍衣架扎了一针,免得他到时候醒了就麻烦了。

  “还得做点防护!”

  我们怕有野兽在我们不在的时候误闯进来,特意花了不少时间精心在洞口布了几道蛊。

  “小七,我们走吧!”这时候,外面的雨也停了,本来这个时候倒是适合催出霓桥,但我们现在也没这个时间和心情了,拿好东西就出了洞,开始在这周围寻找白蚁窝。

  这种事情对于我们来讲,并不是什么难事,没多久,我们便在这附近找到了几个白蚁窝,但底下都没有银矿。

  说实在的,我们也没抱多大的希望,在寻找的过程中,我们也一边思考和探讨,是否有别的方法能解魂蛊,却没商量个另一个可行的方法,也就只能乖乖地去找白蚁窝了。这样过了差不多三个小时,我们越走越远,也不知道探过多少白蚁窝了,依旧没找到我们想要的银子。

  “钱禹哥哥,要不我们分开找吧!这样效率会更好点。”小七最后提出这样的建议。

  我何尝不知道分开找效率会好,可实在是不放心让小七一个人在这个原始森林里跑。

  小七看出我的犹豫,说道:“钱禹哥哥放心好了,我把嗡嗡叫来,有它跟着我,不会有什么事的,而且我们随时可以通过卫星电话联系。”

  我考虑了一下,还是摇头:“不行,不能分散,太冒险了,而且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已经走出很远了,我想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把霍衣架带上,一边赶路一边找。”

  “那听钱禹哥哥的。”于是我们按原路返回,回去的时候不用分心,倒是快得很,之前用了三个多小时走的路程现在半个小时,可等我们一进石洞就傻了眼了,不但霍衣架不见了,连我们的行李也全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