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啊?快说快说!怎么才能过去。”霍衣架听见我说有办法,激动起来。

  我整理下了思路,说道:“我不是过不去,而是能过去,但是回不来。因为那边寒气太重了,那既然这些寒气都是来自寒精蝠,那我们只需要把它们赶走就行了,这股寒气自然就会消失了。”

  霍衣架眼前一亮,大叫道:“对对对,陛下英明!微臣佩服佩服!”可他转念一想,却摇头道:“不行,先不说怎么把这么多寒精蝠赶走,估计只要是把它们吵醒,我们就难以脱身,要知道这群畜生睡得正香,恼羞成怒之下攻击我们就惨了。不能保证这么多寒精蝠每一只都没起床气啊!”

  “它们不是要去觅食吗?”

  “今天应该已经过了捕食的时候才对,而且,我猜测它们应该就在这河上面进食,捕河里的鱼吃。只有少数抢不到鱼的,才会飞到别处去觅食。”

  “难办。”我苦思起来,说道:“寒气之源没法驱除,那就只能想提升自身御寒能力的方法了。对了,烧山火!”

  “烧山火?那是什么?”

  “烧山火是一种针法的名字,专门用来治疗寒症的。不过,已经失传了,但是,我们现在不需要烧山火的针法,我们只需要通过针刺穴位,使阳气入内产生热感抵御寒气就行。”我说着,将裤袋里的针袋摸了出来,心里非常庆幸,好在把七星针带在身上。

  “来,你先来试试。”我从针袋里抽出芒针,将霍衣架拉过来,让他躺好。由于时间紧急,我下针非常快,由于要身体产生热感,所以刺的都是全身经气灌注最强的穴位。事实上,要产生热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七星针的原因,我下针没多久,霍衣架就忍不住叫了起来,说好热好热。

  我不禁大喜,说道:“你先过去试试。”

  “好。”霍衣架利落地爬起来,就往桥上跑。

  我不管他,自顾自地对自己施起针来。几针下去,果然感觉到一阵阵热意自被扎的穴位中传至全身,好似一股股热气在经脉之中奔腾,全身都热了起来。

  我赶紧收针,这时霍衣架已经安然无恙地过了桥了,正将莫文扛起往回跑。

  我知道身上这股热意肯定维持不了多久,也不再耽搁,抬脚就上了桥。上了桥感觉是另一个世界,但由于体内热气奔腾,也不觉得冷,我跑了几步,反而觉得越来越热。

  霍衣架天生一双飞毛腿,舍命跑起来速度比兔子还快,我刚刚跑到桥中心,便遇着扛着莫文的回程的他了。

  “那个贱人比较重,等我。”他从我身边过去的时候,略微顿了一下。

  我停下脚步对他一点头,表示知道。这时,忽然听到吱吱吱地叫声,我回头望去,却见刚才还昏迷不醒的肥白鼠生龙活虎地出现了桥上,正往我这边跑来。

  我之前上桥的时候,怕冻着它,便将它安置到一边了。没想到它居然醒了,而且到这寒桥之上还活蹦乱跳的。

  虽说我觉得肥白鼠肯定能挺过来,但毕竟也是第一次“以毒攻毒”这个法子,到底能不能顺利解毒,心里还是一丝担忧,此时见它安然无恙,不由十分欣喜。只是我也无暇顾及它了,瞥了它一眼,抬腿继续前行。

  不过,肥白鼠的速度比我的快多了,我转眼间就被它追上了,跑到我的脚边。我怕踩着它,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肥白鼠趁势顺着我的脚裸就往上爬,唰唰唰,眨眼就窜到我的肩膀上来了。

  它在我左肩站定,我瞥头看它,发现它也正像一个人一样在看我,豆大的双眼如孩童般纯净,其中流露着很多情绪。我没心思细品,怕跑的时候把它颠下来,便伸手将它抓到手上,它也没反抗,任由我抓住。

  我回头一看,见霍衣架已经顺利地将莫文送到那边,又正往这边赶。我不知道体内的热意还能维持多久,不敢再耽误时间,狂奔几步,终于过了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