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和小七都吃了一惊,霍衣架怎么醒了,更令我们惊讶的是他头顶像头发一样的虫也消失不见了。

  我吃不准他现在什么情况,镇定下来后,不动声色地道:“醒了?我还以为你要再睡一会儿。”

  霍衣架伸手摸着自己光秃秃的脑袋,纳闷地问道:“怎么回事?我的头发呢?谁干的好事?”

  魂蛊被解了?这小子恢复正常了?我心里也犯了嘀咕,正寻思着该怎么说的时候,小七已经接过话头了,她板着脸道:“哥,你还好意思说,莽莽撞撞地去接触来历不明的东西,差点把我们吓死了。”

  “呃……这个嘛,的确是我不疏忽了,对不起。唉,谁能想到这种中大奖的几率能被我碰到,我都以为我要完了,好在还活着。”

  “我用七星续命针才将你救活的。”我说着,一边观察着霍衣架。

  “臣罪该万死!”霍衣架露出惶恐状。

  我略松了口气,看霍衣架这个样子,倒像是真的恢复正常了,只是他身上的蛊毒呢?我脑海中转过很多念头,心里也有了定计,“一边去!没有下次了啊!对了,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不舒服?没有吧!”霍衣架站起来走了几步,摸着自己的光头,说道:“都很正常,就是头发没了,刚开始有点怪怪的,但是现在又觉得很轻松,感觉轻了好几斤一样,能飞起来,感觉还真不错,要不你也剃个吧?”

  “我看看吧!”我不跟他贫嘴,抓住他的手,帮他检查起来。他的身体机能是一切正常,我暗中联系上流氓蝉,它告诉我之前在霍衣架身上感受到的魂蛊的气息也消失了。

  我就纳闷了,难道有谁趁着我们不在的时候帮霍衣架解了魂蛊不成?我左思右想,只能想到的这个可能。我也知道应该暗中一直有人盯着我们,十有八九是泰琳那边的人,就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目的,又藏在哪里。

  想到这些,我觉得心烦意乱,好像一直在被人牵着鼻子走,这种感觉真是不太好,但我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想到这,我叹了口气,抬头看着霍衣架,说道:“嗯,身体没事,一切正常。”想了想,我又问:“你还记得你昏迷之前的事吗?”

  霍衣架愣了下,似乎有些奇怪我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不过还是很配合地回答道:“记得啊!我们不是从那棵水松下挖到一罐泥么?然后我粗心忘了戴手套……”

  这小子,看来是忘了跟我抢名字那回事了,也好,他不记得我也不打算提,免得刺激到他。想着,我给小七使了个眼色。小七微微点头,表示明白,也不知道是明白了什么。不过,我总算是可以把心暂时放下来了。

  “等会儿说,让我躺一下。”说着,我就躺倒在麂皮上。从霍衣架昏迷开始,我就一直保持高度集中的精神,现在总算可以缓口气了。

  “霍衣架,你知道月虹吗?”我躺倒在地,说话的时候气都懒得提,就动动嘴巴,半哼哼的。

  “什么月虹?”

  “……就是这样,你自己看吧!”我把他昏迷之后的事简单地跟他讲了一边,除了抢名字那件事,我们出去找白蚁窝也改口说只是出去转转,最后让小七把从那个洞里挖到的木枕拿出来。

  霍衣架听得一惊一乍的,又是蛇蛊酒又是七臂枯骨,当他看到记载着很多灵兽资料的木枕时,激动得差点都跳了起来,叫道:“我知道这是什么我知道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