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上面几位批评小白的,= =关于更新方面,真是无话可说,确实是小白不对。虽然说有理由,因为小白自己是个什么状况只有小白最清楚,但也确实是没有刚开始的激情和动力了,这东西一旦停下来,就很容易懈怠。所以是小白不对,去码字了~恢复更新了,不管写得好不好,每天都写,回头再来修改吧,至于说内容写得不好,看得莫名其妙的,那只能说我们不在同一个频道上,虫这书确实有很多瑕疵,但也不至于说很烂才是,各有各的喜好和看法吧,
  “是什么?”

  “呃……等等,我想想这东西叫什么来着,爷爷好像说过,我一下忘记了。”霍衣架一脸纠结。

  “你也太不靠谱了。”我无语地瞥了他一眼,然后道:“不过也没事,管它叫什么是什么,我们只要掌握到了悬鹿的信息就成了,光悬鹿就让我们折腾了这么久,其他的就算了吧!我可不想遭那份罪了,而且,里面提到的地名我可一个都没听过。对了,无归谷是不是有个名字叫小不周山?”

  “小不周山?没有啊,以前就叫无归谷。怎么突然这么问?”

  “呃。”我一时无言,又不方便告诉他刚才他中魂蛊的事情,想了想,只能胡掐道:“噢,刚才在路上有看到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小不周山的名字,很奇怪,后来发现这个木枕,看到它上面有提到这个地名,又是悬鹿的出没地点,联想起来,觉得无归谷这里说不定以前就叫小不周山,或者这里面有这么一座山。”

  霍衣架好奇地问:“那石碑旁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有山坡之类的吗?”

  真是一个谎言要用无数个谎话来圆。无奈之下,我只好继续编:“没什么特别的,在一个草丛旁发现的,周围的地势都很平。”我怕他要我带他去找那块石碑,便道:“其实也是无意中发现的,还是找到这个木枕之前的事了,所以也没怎么在意,现在想要找估计也找不到了。”

  霍衣架也没有过分纠结这个名字,噢了一声,继续去看那个木枕。他看得非常仔细,好一阵,才放下木枕和放大镜,他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双眼放光,兴奋地道:“看来悬鹿这回是跑不了了!”

  “月虹是指在晚上出现的霓桥吗?”

  “是不是试试就知道了。”

  我为难道:“那可有得等了,必须是雨后保证空气中有充足的水分,而且还得有较强的月光,一个月都不见得能碰不碰得到。这样耽搁下去,泰琳都跑没影了。我看看她现在在哪儿。”说完,我便把心神沉浸在流氓蝉的意识里,去感受泰琳的位置。

  “靠,她在往回走!好像是我们这个方向。”我忍不住惊讶,从地上爬起身来。

  “啊!来得好啊!”小七很高兴。

  我无语地瞥了她一眼,说道:“还要再等等,还不知道到底会不会到大通天箩来呢!”

  霍衣架问道:“以她现在的位置和速度,到大通天箩这里大概要多久。”

  “差不多一天吧!只是,她真的会来这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