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小七这个提议让我心中一动,说道:“还是先看看她在哪里吧!”

  “我感应不到她了!”我睁开眼睛,拧眉道。

  “不是吧?你再试试。”霍衣架道。

  “好!”我再次融入到流氓蝉的意识当中,去感应泰琳的位置,可是在那一片繁星中,依旧没有泰琳的位置。良久,我再次睁开眼睛,对着正望着我的霍衣架、小七两人摇了摇头,表示还是没感应到。

  “不可能啊,不可能,除非她那只本命蝉蛊出了问题。”小七喃喃道。

  我被这些状况搞得心烦意乱,摆着手,不耐烦地道:“哎呀不管了不管了,先把肚子填饱再说吧!”

  “对,千事万事,吃是大事!先吃!”霍衣架见我情绪不对,也不知道现在不适合再谈这些事,便顺着我的话附和。

  “吃吧!”

  填饱肚子后,我又试着定位泰琳的位置,结果还是失败了。好像真的像小七说的那样,流氓蝉与泰琳那只雌蛊蝉失去了联系,我们搞不清那边到底出现了什么情况,也无可奈何。不过,这样倒是坚定了我们呆在大通天箩找到悬鹿的心思。

  我算了下日子,碰巧,今天是农历十四号,明天是十五,正好是月半,这几天的月光应该会挺亮的,就看下不下雨了,如果不下雨的话,就得继续等了。

  十四的月亮算是比较明亮的,十二、十三之前是凸月,十五、十六则是满月,十四号正处于凸月和满月之间,趋于盈满,只可惜没下雨。

  我们在洞外赏着月,虽然说赏月,但其实都在望天夜空发呆。我实在不知道这大通天箩怎么又会扯上我和我小妹的名字,或者不仅仅是名字这么简单?我尽量让自己不去多想。

  我愣了一阵,回过神后,摇了摇头,打算回洞里休息。这时候,霍衣架却忽然咦了一声,伸出手虚握了一下,问我们道:“你们有没有感觉到空气变得潮湿了?”

  “潮湿?”我的感官没霍衣架的灵敏,并没有特别的感觉。

  “真的,而且还在慢慢变得越来越潮湿!奇怪。”霍衣架说着,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兴奋地道:“如果水份再足一点的话,以今晚的月光,我们可以拿出玉酒杯试试,说不定能催出宝虹出来!”

  我闻言一震,又惊又喜,有些不敢置信:“真的?”

  霍衣架点头:“嗯,不过,得再等等,现在还达不到那种浓度。”

  “好。”虽然我感受不到空气中水份的变化,但还是比较相信霍衣架的,修体蛊的人,感官是最敏锐的。我期待起来,不过,又隐隐有些不安,空气不可能会无缘无故地变潮湿的。不知道等下会发生什么情况,想到这里也是鼎鼎有名的横死地,我不由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