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装宝物的盛器以酝酿过珍珠的蚌壳为上,然后是陶制品和金属制品。我们用来装玉酒杯的是之前在河里摸到的一个大河蚌,虽然没产过珠,但我们可没有可选择的余地,在里面塞点淤泥,就把玉酒杯装在里面。这时拿出来,只闻着一股腥味,上面沾满了泥巴,这个倒是可洗可不洗。
  我有些迫不及待,没什么心思去清洗了,戴上手套,直接从蚌壳里拿出玉酒杯就往前面空旷一点的地方走。这个石洞前面有一块二十平米左右地方比较奇怪,那里面没有任何大树的生长,都是一些五六米的小树,而且彼此空隙很大,不像其他地方那样密集,因此在这个地方看天空视线并不会受阻,这对我们讲是再好不过,不然在到处都是参天大树的地下森林里,要想找个地方还真是难。
  我走到空地中央,霍衣架和小七也都各自跟了上。我把玉酒杯放在地面上,小七也把早就准备好了的道具——一块打磨了的石块和八颗大小不一的蚌珠。
  这个石块很薄,上面有数十个小坑,是用来放蚌珠的。要想引出宝气,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必须得要有东西跟它共鸣、共振,这东西最好的当然珍珠类的了,所谓珠光宝气嘛。珍珠我们并没有戴,便沿途收集了一些蚌珠,只是品质极差而且又小。这石块也是我们在河边上找的适合的然后加工打磨成的,不算是最好的盛器,最好的盛器是金属的,以铜为上,但我们找不到,只能用石块了。本来以这种粗糙的道具是没办法引出宝气的,但是我们有个秘密武器,配合起来,倒是也是能凑合着能用。
  这个秘密武器就是流氓蝉!它的腹部的发音器发出的频率能使很多东西共振,有它的帮忙,倒是能振动玉酒杯和蚌珠。
  这会儿小七已经把石块盛器摆好,上面放着八颗蚌珠。我也把流氓蝉放了出来,它按照我说的,鼓膜震动起来,发出了只有我能听见的蝉鸣声。
  我们三个都盯着玉酒杯和石块上的那八颗蚌珠,过了好一会儿,突然,有一颗蚌珠咔地一声裂开了,声音极小,虽然说是在静谧的晚上,但由于虫鸣声比较大,如果不细听根本听不到。我们时刻关注着,自然是发现了这情况,心里都是一喜,这代表这颗蚌珠达到共振点了,只是因为品质太差,所以共振后就直接碎了。其实这颗蚌珠的品质还算是这里面比较好的,有些差的会直接化为粉末,特别夸张。
  这颗蚌珠碎裂的下一秒钟,玉酒杯就开始颤动起来,发出嗡嗡的鸣响声。我们这时候都把头抬起来了,宝气无形,但从这现象可以判断出它已经被引出来了,如果这周围的条件允许,就会马上出现异象了,就是不知道这空气中的水份和月光的光照能不能达到宝虹出现的条件。
  我们都紧张起来,静静地等了快一分钟了,天空中没半点动静。
  我不由失望,因为一般来讲,宝气出现后,会在半分钟之内出现异象的,现在半分钟早就过去了,还是没反应。我吐了个口气,无奈地道:“看来还是达不到要求,就是不知道是光照还是水份的原因。”
  霍衣架道:“水份绝对是够了,可能是因为光照吧!估计要十六晚上的月亮才行。”
  “呃,你们看看天上,我好像看到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觉。”这时候,小七突然开口。
  “什么?”我和霍衣架赶紧抬眼。我四处扫射,可并没有发现彩虹,跟之前一样,夜幕,月亮,星星。
  “真的有!我也看到了!很淡很淡,陛下,你仔细看!东南边!”
  “我看看。”我扭过头,往东南方向使劲瞅,是看到有一点点色彩,但是真的非常淡,几乎看不见,不过,这并不是问题,淡没有关系,只要能出来!大不了再引出一些宝气来。
  我没想到真的能引出月虹,非常高兴,赶紧催促流氓蝉振动蚌珠,流氓蝉在关键时候倒是挺配合的,立刻行动起来,接着又有两颗蚌珠被震碎了,玉酒杯发出叮叮叮的响声,非常清脆,像是有人用手指在轻轻地,一下一下地弹着它,而天空中,那道彩虹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变得清晰可见。
  白天的虹是绚丽的,七彩夺目,晚上的虹却是另一方美丽的景象,它的颜色并不分明,除了蓝色,其他的颜色都比较淡,它的弧度也不再也是常见的拱桥型,而是半圆型,配上蓝色,再加上晚上那种朦朦胧胧的感觉,看起来像半个地球,水蓝水蓝的,特别特别漂亮。
  这种举世罕见的瑰丽景象把我们三个人都看呆了,一时间都沉浸在里面了。过了好一阵才算是慢慢回过神来。
  “今晚就算引不来悬鹿也值了啊!”霍衣架感慨道。
  我忍不住给了他一个白眼,没好气地道:“乌鸦嘴。”
  “我有种预感,今晚悬鹿有可能会出现。”小七斩钉截铁地道。
  “哦?为什么?”见小七说得这么肯定,我不由诧异地望着她。
  小七回看我,认真地道:“因为我感觉今晚有事要发生。”
  听了这个理由,我和霍衣架不由哭笑不得,有事发生,那也不一定是好事好么。
  霍衣架张嘴正准备说话,突然脸色一变,一把将我推开。他用的力量很大,我被推倒在地,一下都蒙了,随后小七高分贝的尖叫把我惊醒。
  这跤摔得有点狠,但我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了,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就见霍衣架左手捂着右手的手腕,黑着一张脸,非常难看。小七也跌坐在地上。
  我先是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什么异常的。我走过去将小七扶起,同时问霍衣架:“刚才是怎么回事?”
  霍衣架对着地上努了努嘴。我往下一看,顿时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