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玉酒杯居然不见了!放置蚌珠的石块也被打翻在地,几颗蚌珠滚了一地。我赶紧抬眼向上看,只见那道月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淡,十秒钟后,就消散无踪了。
  “看到人了吗?”我脸色难看地望着霍衣架。
  霍衣架摇头,沉声道:“没看清,我刚才也是感觉到一股很浓烈的水气涌向你那里所以才将你推开的,接着就看到一道黑影扑过去了,我开了臂蛊上前跟他对了一拳,他的力量一点也不逊色于我,这一拳只是拦了他一下,他随后卷起地上的酒杯就跑了。”
  小七气愤地道:“一定要追回来!”
  霍衣架叹了口气,说道:“你们看看周围。”
  “怎么?”我有些纳罕,但还是依言观察起周围了,发现西南方向有一道很明显的湿痕。
  “你过来看。”霍衣架走到那里。
  我走过去一瞧,除了湿痕之外,那里的草丛向前匍倒,好像有东西走过,只是延伸了一米就没任何痕迹了,好像那东西到了这里再向前走了一米之后就凭空消失了一样。
  “怎么会这样?不见了!”我忍不住皱起眉头。
  霍衣架蹲下来,指着地面,说道:“你们看这个脚印,很深,他应该是这里跃起来,跳到前面的树上去了。看这个脚印你们应该清楚,这东西不是人,我估计应该是猿猴这类,它上树跑了,我们想追踪也找不到线索。这里这么大,很难找到它。”
  “没别的办法吗?”我深呼吸几次,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霍衣架道:“暂时还真是没想到能有什么办法把它找到,毕竟连是个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小七插话道:“如果是动物的话,我想不通,它为什么要抢走我们的酒杯。”
  “嗯,如果是动物的话,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做出这种行动的。两种可能,第一,它是受人驱使的。第二,它是一种高智商的生物,其行为不局限于生存和繁衍这两大块了。”霍衣架解释道。
  听到受人驱使,我心中一动,说道:“难道是掩面兽?”
  霍衣架否认道:“不会是掩面兽。你们没有注意到吗?空气又变得干燥起来了,从玉酒杯被抢走后。”
  “你的意思是空气变潮湿也是因为那个东西?”
  “对!非常可能是一种残存在大通天箩里的一种罕见的生物!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还有可能能找到它。”
  我听了霍衣架这话,精神一振,赶紧问道:“怎么找?”
  “在大通天箩这个地方是不存在迁徙的,所以它的活动范围一般来讲是固定的,我们所在的地方十有八九就是它的地盘。我们可以在这周围找找看,碰碰运气。”
  “看来只能这样了,东西必须要拿回来!”我苦涩地道。要知道那个酒杯可是引出悬鹿的关键,当初为了它,闯进白雾林差点连命都没了,可不能就这样丢了。
  “呃,看来我预料得是没错,今晚果然是出了事情了,只是不是好事,我还以为悬鹿会出现呢!”小七摸着自己的脸苦恼地道。
  我忍不住一笑,心里舒坦了一点,伸手摸了摸小七的脑袋,说道:“没事,我们回去吧!晚上休息好,明天再去找那玩意!”说完,我想到了之前的貙,转过头去问霍衣架:“能大概推测出那是一种什么生物么?”
  霍衣架摇头:“难!我们先回洞吧!”
  “嗯!”
  没了玉酒杯,也不可能有什么作为了,在这种原始森林里我们可不敢晚上随意活动,随后就回到了石洞内,在洞口架起一堆篝火,推测刚才突然出现的生物到底是什么来历,只是猜去想去,都没个头绪。到了十点多,也就困了,便各自睡去。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一夜很长很长,睡了好久,做了一个超长的梦,出现了很多很多人,熟悉的,陌生的,但好像都跟我很熟一样,都很亲切地叫我小禹。我感觉很累,想醒过来,却怎么也醒不过来,好像被鬼压床一样,又好像跌进了深深的湖水里,喘不过气来,梦境的最后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喊我:小虫小虫,快醒醒快醒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