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因为火把没带过来,这边的光线十分有限,但好在也已经适应了弱光的环境,不至于睁眼瞎。我借着微光扫视了下这边的环境,整个小广场大概有五十个平方左右,呈一个倒三角的形状,地面以石条铺就,落满了蝙蝠屎,中央有一个十分高大的祭台,大概将近二十米高,乍一看,还以为跟墙顶相接,祭台的两旁都有木制的挂梯,供人登顶,保存得似乎都挺完好的,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养蛇人现在就躺在祭台之前,离我大概四五米远,我一口气跑过去,微微喘息,身上的热意越来越强烈,加上我又跑得急,身上居然出了一身臭汗。这股气味可比平时的汗味难闻多了,交织着各种味道,尿骚味、血腥味、汗酸味等等,薰得我自己都难受。

  但我除了强忍着也没有其他办法了,我看了下,霍衣架已经在桥上了,用不了多久就会到。我蹲下身,往养蛇人身上一摸,全是僵硬,似乎不妙,我去探他的鼻息,却发现还有微弱的呼吸。

  我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暗骂起来,真是祸害遗千年,这鸟人命真他妈硬。

  感慨间,霍衣架已经过了桥,他走过来,对我道:“搭把手,我们把他抬过去。”

  “好。”我答应着,将肥白鼠放在地上。谁知道它不乐意,顺着手臂刷地一下窜到我右肩上。

  “不用理它,它就算待在一匹撒蹄飞奔的快马上也不会掉下来的。”

  “那就好。”

  我不再管肥白鼠,跟霍衣架一人抬手,一人抬腿,架起就走。肥白鼠在我弯腰的时候就钻我裤兜里去了,非常老实。我心说要流氓蝉有这么乖巧懂事就好了,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不知道为什么肥白鼠突然这么依赖我,仅仅是因为我救了它?按道理它当时昏迷了,应该不清楚是谁救了它才对。难道当时它的意识是清醒的?

  我一边跟霍衣架抬着养蛇人,一边胡思乱想。我们这时正准备上桥,忽然听见河里传来噗噗噗噗的水声,我们循声往下看,黑暗中也看不见真切,依稀见着河面水花翻滚,像是被烧沸了一样。

  几乎是同时, 头顶本来闭眼休息的寒精蝠齐刷刷地睁开了眼睛,我们被一股惊人的寒气笼罩全身,体内奔腾流转的热气竟猛地一滞。

  “不好,快快快快!退回去!”霍衣架大叫。

  话音刚落,成千上万的寒精蝠振翅而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