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真的吗?我们今天能见到它吗?”小七瞪着大眼睛,显得非常高兴。

  我也很兴奋,这些天发生了什么事我可什么都不记得了,给我的感觉就是一觉醒来悬鹿就要找到了,太顺利了。

  王伯安看了看天色,说道:“现在是申时,天黑之前应该能找到它。不过,悬鹿的体感非常敏锐,如果没有接近它的方法,恐怕一靠近就把它惊走了。”

  我和霍衣架对视了一眼,都想起了被几头豺狼和貙猫围攻的事。

  霍衣架说道:“我们之前有收集了梅花鹿反刍出来的食物,可以让我们掩盖掉我们身上的气息。只是我对悬鹿的了解并不深,今天从老先生您这里才知道它的来历,之前还一直以为它是属鹿科的,所以,也不知道用梅花鹿反刍的食物为原料制成的秘药能不能起到作用。”

  王伯安想了想,说道:“应该没问题,悬鹿虽然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讲不属于鹿不归于羊,但其实也算是介于鹿和羊之间的一种异兽了,试试吧!怎么抓它想好了么?”

  我看向霍衣架,让他来回答,捕猎这种事他是知道得最多的。

  感受到我的目光,霍衣架会意,开口道:“有想了好几种方案。”接着,他把这些方案简单地讲了一下。

  王伯安点了点头,说道:“那没问题了。”他看了看李子和廖水清两个人,笑着问道:“怎么样?小李小清,有没有兴趣?”

  李子使劲点头,说道:“当然!这样的奇兽我是很有兴趣见一见,跟它合个影的。”

  廖水清露齿微笑,说道:“去看看。”她说话的时候中气特别足,再加上简洁干脆,虽然声音不大,却显得特别的有力,透着一股干练的味道。

  我这时才注意到她,跟我记事本里记的一样,是个高妹,一米七几的个头,腿很长,五官也蛮不错,鼻高目深,轮廓分明,胸也有料,目测为C,臀也有,特别是下面有两条长腿顶着,更显得诱人,可惜皮肤并不是很白,不然肯定是超模一个级别的。不过,她这种肤色,配上她齐耳的短发和身上的迷彩,倒是有股很独特的味道,英姿飒爽。

  我打量着她,一时出了神。李子伸手在我眼前挥了挥,叫道:“喂喂喂,回魂啦回魂啦。”

  “呃。”我惊醒过来,见大家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不由十分尴尬。我看了看小七,她见我望过去,小脸一扬,鼻子出气,轻轻哼了一声。我苦笑,抓了抓头,瞧了瞧霍衣架,这家伙正对我挤眉弄眼,一脸看好戏的表情。我无语,偷偷瞥了廖水清一眼,发现她面无表情,好像完全没当回事。

  “小虫啊,你怎么还是不死心呢!水清是有男朋友的,就是李子我!噢,对了,忘记你又犯病了,哎呀,麻烦你在本子上记一下啊!我这都是第四次告诉你了,哎,算了,你把本子给我,我帮你记上,我帮你记上。”李子说着,也不经过我的同意,就将手往我内衣口袋里伸。

  我有些无奈,自己掏出本子丢给他了。还好记事本里有特别标注李子这种性格,做事很直接,像个小孩,不会去考虑太多,人本身是挺好的。


  “准备好了就走吧!这里有悬鹿的足迹,估计可以跟一段路。”王伯安道。

  “走!”

  我们一行六人就这样,循着悬鹿的足迹走了十分钟,最终在小河边上停下来了,悬鹿的足迹到这里就断掉了。

  “好了。悬鹿肯定现在肯定栖在水里,我们顺着河往它的上游走,估计源头那里就是悬鹿的大本营,而且离这个地方不远。”王伯安道。

  “那还等什么?GOGOGO!”李子叫着。

  “嗯。”

  我们在那里稍微整顿了一下,又出发了。途中,我想起一件事,上前几步,走到王伯安的旁边,问道:“老先生,我想问一下小不周山到底是指哪里?”

  王伯安微微一愣,旋即恍然道:“哦,看来你忘记了。不过没关系,我再给你说说好了。要知道,这可是我这个糟老头子唯一的乐趣了。”说到这里,他自己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过后,他才说道:“小不周山就指整个无归谷。”

  这个答案其实我是心里也想过,但听到还是忍不住惊诧,问道:“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感觉跟山扯不上边啊,有什么来历吗?”

  “当然有来历,小禹,你知道不周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