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在神话故事里听说过,共工怒触不周山。如果老先生说的这个不周山我是知道的。”

  “嗯,就是这个不周山。那你知道它在哪里吗?”

  我吃了一惊,问道:“这不是神话吗?难道真的有不周山?”

  “怀疑有,也一直在寻找。关于它到底在哪里,说法不一,不过,我最认可的一个说法东非裂缝说法。”

  “东非裂缝?难道是指东非大裂谷?”我隐隐知道为什么无归谷会叫小不周山了。

  “没错,就是东非大裂谷。是不是有点想不通中国古神话里的不周山怎么跑到国外 .去了?其实,不周山最早记载出自于《山海经》。《山海经》里的内容无奇不有,无所不包,堪称天下第一奇书,由于里面记载的内容太过于荒诞,一度被认为是一部幻想著作。不过,现在普遍认为是一部地理志,那个时候大陆还没有漂移,整个陆地是连在一起的,所以有人提出《山海经》记载的地形并不仅仅是中国的地形,而是整个地球的地形,更以此提出了不周山为东非大裂谷的设想。”

  “原来是这样,那东非大裂谷真的是不周山么?”

  “这个无从证实,虽然我比较认可这个说法,但是无法确认。不过,无归谷之所以被称为小不周山就是因为东非裂缝说法出现。不周的意思不完整,也就是指断裂的山,断裂的山脉,无归谷正是这样的裂缝,而且跟传说中的不周山一样神秘,因此被称之为小不周山。”

  “原来不小周山是这样一个来历。”我恍然大悟。

  “是的。这个小不周山可是隐藏了不少的秘密。”
  “什么秘密?”

  “呵呵。”王伯安笑了一声,然后就沉默,就在我想换个话题的时候,他却突然开口道:“比如说那条能破坏人记忆的神秘矿脉,比如说无归的由来,太多了。”

  “对了。老先生,就没有方法保护我们的记忆不收到破坏吗?”

  王伯安看了我一眼,摇了摇脑袋,说道:“你还真是连这个都不记得了。摸摸你的后腰。”

  “呃?”我有些不解,不过,还是依言去摸自己的后腰。

  “衣服里。”王伯安提醒道。

  我伸进衣服一摸,摸到一张纸,好像黏在那里。我迟疑地问道:“可以撕下来吗?”
  王伯安点头道:“撕吧,正好给你换你一张。”

  “好。”我把那张纸扯下来,拿在手上一看,却是一张用朱砂画了许多符号的黄符。“这是什么?”

  “定魂符。我之前有个修道的好友来过这里,他说,之所以很多事情会忘记,就是因为魂魄不稳。我来这里的时候,向他求了一些定魂符。不过,这东西管用是管用,但是不能管太多,有时间限制,而且如果是心思不定的人或者以前脑部出过问题的人还是会受到影响,所以,有些事最好是拿本子记上。”

  “好。”我应着,心里却在想着,难道我是心思不定的那种人么?我脑部没出过问题啊,完全没印象,难不成有过这事,只是来这里以后忘记掉了?

  正思考间,霍衣架突然跑过来,问王伯安道:“老先生,我们是不是该先做准备?再向上走,如果进了悬鹿可察觉的范围之内就会惊扰到它了。”

  “嗯,准备吧!”

  “好勒。小七,快把敛息同气散拿出来!”霍衣架吩咐着小七。

  所谓敛息同气散其实就是以晒干后了的梅花鹿反刍的食物为主料制成的东西,名字是霍衣架自己取的,不过,我觉得还挺贴切的,虽然骚包了点。

  这玩意外表看起来就是一堆干草,像引火的柴禾。不过,也确实用来点的,要的就是它点着后所散发出来的气。

  我们当即停了下来,拿出一部分敛息同气散用火点着,这玩意烧着后烟特别大,我们点的不多,但弄出来的烟就像着了大火一样,滚滚而上,还有一股形容不出来的怪味。我们几个挨个从浓烟里来回穿梭,直到身上被熏得全是那股怪味才作罢。

  这股味道虽然谈不上臭,可也不好闻,但为了捉悬鹿也只能忍着了。

  霍衣架道:“好了。不出意外的话,悬鹿靠嗅觉是分辨不出我们的身份了,只要靠近过去的时候别让它看到就行了。不过,保险起见,等下还是注意一下风向吧,别站在悬鹿的上风口。”

  “这怎么分辨?风大还好一点,微风的话,根本不知道风是从哪个方向吹来的。”李子说道。

  霍衣架闻言准备开口,应该是打算告诉李子那套抓草灰认风向的法子。这时却听王伯安说:“在森林里,这个简单。微风不知所从来,但观鸟之所向。鱼会逆水而上,鸟会向风而立。等下注意鸟朝的方向就知道风的方向了。”

  “为什么鸟会向着风的方向?”小七问道。

  “因为鸟要顺着它的毛,逆风的话,它的羽毛会被吹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