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霍衣架道:“好了。不出意外的话,悬鹿靠嗅觉是分辨不出我们的身份了,只要靠近过去的时候别让它看到就行了。不过,保险起见,等下还是注意一下风向吧,别站在悬鹿的上风口。”

  “这怎么分辨?风大还好一点,微风的话,根本不知道风是从哪个方向吹来的。”李子说道。

  霍衣架闻言准备开口,应该是打算告诉李子那套抓草灰认风向的法子。这时却听王伯安说:“在森林里,这个简单。微风不知所从来,但观鸟之所向。鱼会逆水而上,鸟会向风而立。等下注意鸟朝的方向就知道风的方向了。”

  “为什么鸟会向着风的方向?”小七问道。

  “因为鸟要顺着它的毛,逆风的话,它的羽毛会被吹岔。”

  “真臭美!”

  王伯安呵呵一笑,不再接话。

  我们做好了准备,继续前进。这一路上,我都在跟王伯安聊天,我刻意把话题引到中医上,发现他对这方面真的是非常熟悉,并且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一番聊天下来让我受益匪浅。

  我们以为不用多久,就能到悬鹿栖息的地方了,结果沿着小河,走了将近两个小时,才依稀听到轰鸣的水声,王伯安说前面有瀑布,如果瀑布下面有瀑潭,那么应该就是悬鹿的大本营了。

  我们停下来,王伯安笑着对我说道:“不出意外的话,前面就是你要找的地方了。以这激流声来判断,这个瀑布应该不小,下面没瀑谭可能性相当小,除非是比较独特的地形。有的话,悬鹿就应该窝在下面的瀑谭里。”

  我颇为激动,使劲点了点头,以目前听到的的声音来看,这个瀑布比之前的悬水湾要大多了。想到马上就能如愿以偿,我就有些情难自禁,恨不得马上冲过去,要知道为了找这个悬鹿,我们可是吃足了苦头,好多次都差点没头,真他妈不容易啊!

  霍衣架比我还兴奋,搓着手道:“有瀑布的声音掩护的话,就更好接近它了。”

  小七问道:“那我们用第几号方案捉它呢?”

  霍衣架想了想,说道:“保险起见的话,可以用第四号方案——伏猎!如果用伏猎的话,我们就不需要在前进了,就在这里找到隐蔽的地方埋伏起来,等悬鹿出来活动的时候,出其不意地将它捉住,只是比较被动。主动点的话可以用第三号方案——诱猎!不过,诱猎得用饵,我们对悬鹿不了解,无法用食物饵、气味饵、听觉饵,视觉饵倒是可以试试,让一个人披上麂皮,说不定能引它出来,只是如果它不感兴趣,说不定就适得其反了。冒险一点,靠谱一点,可以用第二号方案——围猎。我们有六个人,可以让两个人过去把悬鹿驱赶出来,这里的地形,出路就只是这一条路,你们就在这里伏击。”

  “那第一号方案呢?”

  霍衣架答道:“第一号方案是巡猎!大家一起上,直接将它堵住!”

  霍衣架答道:“第一号方案是巡猎!大家一起上,直接将它堵住!”顿了顿,他继续道:“我们有六个人,就这一条路应该能堵住的,然后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这四个方案排名不分先后,各有各的优势,看怎么取舍了。”说完,他看着我,要我做决定。

  “呃……”我看了看其他几人,发现他们也都盯着我,似乎都在等我做选择。在这个时刻,我不由有些患得患失,竟为难起来,难以取舍,一时间犹豫不决。

  李子看不过去,在我肩上用力拍了拍,喂喂喂叫道:“老板,快拍板!用哪个方案!再想天都黑了。”

  我一看天色,太阳都快下山了,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道:“那就用第一号方案吧!”

  大家自然没有异议,于是,我们就讨论起方案具体实施过程,然后又定下了交流的手势和应急、补救的方式。做好这些后,霍衣架道:“那大家分散吧!各选择一个方位靠近,虽然说有这么大的瀑布,声音被遮住,逆风顺风也无所谓,但是最好还是小心点,动静别太大。”

  “嗯。”王伯安和廖水清点头。

  小七道:“没问题。”

  “啰嗦。”李子撇了撇嘴。

  商量好,我们就散开来,各自接近。我们这离瀑布的距离其实不近,速度又不敢太快,约莫花了五分钟左右才看到瀑布。这是这道裂缝的边缘,一股激流从百米以上的悬崖断壁上跌落下来,气势惊人,声音轰隆如雷鸣,在这里,如果不附耳说话,估计都听不清。

  瀑布下面如果有瀑谭,而且是一个大瀑谭,面积估摸着是悬水湾那个瀑谭的三倍左右,大概有两百平米左右,深浅不知。令我激动的是,在水潭的中间部位,有一只头似鹿角似羊的动物在潜水,水面上露出小半个身子,那模样,可不就是悬鹿么?

  妈个蛋,终于被我找到你了!我心情一阵激荡,做了几次深呼吸才算按捺住躁动的心。稍微平静下来后,我看了看这瀑布周围的环境,这个瀑谭虽然比悬水湾那个瀑谭要大,但是地形倒是很类似,是一个U型谭,两边都有巨大的山石堵着,只有一个口子可以出入,口子也不大,我们六个人堵住这个口子完全没问题,非常方便实施我们的计划。

  我简直心花怒放,真是天助我也!这样一来,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悬鹿应该是插翅难飞了!我赶紧用手势跟霍衣架他们交流,一致决定再靠近一点后,就不再遮遮掩掩了,直接现身堵路了,

  决定了之后,我们又各自接近了一点,再前面就到水潭边上了,也无处可躲了,就跳出来,以最快的速度冲到水潭边,对那头悬鹿进行全面包围。

  瀑谭中间的悬鹿马上就警觉,转过头盯着我们,发出唔唔的叫声,似乎是在警告,好像一点都不怕。

  我不由觉得奇怪,霍衣架、王伯安都说过,悬鹿的性情胆小、孤僻,突然看到这么多人,就算不惊慌失措,也不应该是这个反应吧!这种反应有点像性情凶猛的食肉动物面对入侵者的反应啊!

  “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啊!”我伸手拍了下旁边的霍衣架,大声道。

  霍衣架看了我一眼,皱起眉头,没有搭话,但看这样子,明显也是觉得不对劲。

  “哪里不对了?”李子在一旁接话。

  我往他那一看,卧槽,这家伙正拿着相机对着悬鹿咔嚓咔嚓地拍照,还一边对我们道:“喂,你们慢点动手啊,等我再拍几张。来来来,小虫,你帮我拍一张,你帮我拍一张与悬鹿的合照。”

  “死开!”我有些烦躁,忍不住骂了一句。

  这时,忽然听到霍衣架大骂了一声,然后叫了一声糟糕。在我还没怎么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到瀑谭里水花翻动,一只接一只头似鹿角似羊的动物从水里冒了出来,看得我们目瞪口呆。

  “我的天啊,悬鹿不是非常珍稀的灵兽吗?怎么可能有这么多!而且它不是独兽吗?怎么又成了群居的了?”

  “钱禹哥哥,你看后面……”小七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我的身边,猛扯我的衣服,让我往看后。

  我回头一瞅,倒吸一口凉气。一头头悬鹿从树桩旁、巨石后、灌木间无声无息地冒了出来,漫山遍野,少说也有两百多头。

  我们,被悬鹿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