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这时候,小七忽然喊了一声哥小心,我心里一紧,抬头望去,见到霍衣架不知道怎么,打一个趔趄,身子往前倒,旁边一头悬鹿抓住机会低头就用角撞去。好在霍衣架反应够机灵,趁势摔倒前滚,趟进水里,躲过这一遭。

  他狼狈地从水里爬起来,冲着这边大叫:“有的是幻影啊!李子小心啊!”

  “幻影?难道这些悬鹿不全是真的?难怪突然出现这么多。不过李子糟糕了!”想到这儿,我一惊,望向把悬鹿当成活木桩踩的李子。

  李子这时正仗着轻身功夫好,玩得不亦乐乎,他每一次落下去,都必定踩倒一只悬鹿,然后再借力跃起,这前前后后短短的半分多钟,就被他搞翻了七八头悬鹿了,冲锋过来的悬鹿群阵型也略乱了起来,如果不出意外,再接再厉多踩翻几头悬鹿,悬鹿群就得彻底混乱,发生踩踏事件了。

  可没想到有些悬鹿根本就是幻影,李子的运气也不知道说好还是不好,之前那半分钟没碰到一个幻影,霍衣架出声的时候,他正好处在下坠的时候,而且脚下踩的恰恰是幻影。他力已用老,又毫无防备,大叫了一声我的娘啊,就一头载了下去。他周围的悬鹿可能早就恨透了这个在它们身上得瑟的人了,都毫不留情地扬起铁蹄对着他猛踩下去,如果被踩实了,李子的下场可想而知。

  这些都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连离得最近的廖水清想去援救也来不及了。我只好强行催动流氓蝉的音攻,也只有次声波的速度能救李子一命了。

  流氓蝉的音攻威力还真不是盖的,次声波一发出,霎那间,所有的悬鹿如遭雷击,痛得不行,哪里还提得起力气去踩李子。

  我大喊:“李子!快跑出来!”

  用不着我提醒,李子趁着这个机会,在地面上用力一拍,然后一跃而起,撞开身边几只悬鹿,再一个纵身,跳了过来。

  “你们都躲进来!”王伯安喊道。他终于把圈画完了,我也赶紧往圈外扔铜钱,霍衣架、廖水清也趁着悬鹿混乱的时候跑进了圈里。

  李子和廖水清好像累得够呛,脸色潮红,满头大汗,像是经历了长时间的剧烈运动,可这前后加起来才不过一两分钟,可见他们对付这些悬鹿也并不轻松。霍衣架倒是还好,毕竟开了体蛊,身体上的各项机能都提高了一部分,除了狼狈点,现在还看不出什么异样的,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等后遗症发作之后,估计会更惨。

  我有些忧心,如果这个圈不能起到作用的话,以目前这个情况来看,我们要想安安全全突围,会是一件很难的事。就是不知道这个铜钱圈是不是锦术。

  “一口气没提起来,差点就去地府和爹娘团聚了。”李子说着,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这个圈是怎么个情况啊?难道它们不敢进这个圈?行不行啊?别坑啊!虽然有点想老爹和老娘,但我暂时还没打算跟他们碰面的!”

  “不是不敢进来,而是进不来。不过,我还要布置一下,现在这个阵太粗糙了。”王伯安说着,摸出一个沉甸甸的布袋,里面许多铜钱。他上前一步,蹲下身,从布袋里掏出一枚铜币,贴着圆,在圈里面扔了一枚铜钱。

  “是不是真的进不来啊?”李子质疑地道。

  霍衣架意味深长地瞥了我一眼,说道:“看看就知道了,它们来了!”

  此时,悬鹿群经过最初的慌张和痛苦,已经镇定下来了,声带遭到破坏,让它们更加愤怒了,刨动蹄子,向着我们发起了冲锋。

  除了廖水清和王伯安淡定如常之外,我们几个背靠背挤在一起,紧张地望着奔驰而来的悬鹿。

  跑在最前面的悬鹿弹指便至,面对它的正是李子。这家伙不知道发什么神经,不避反进,居然朝前迈了一大步,在圆圈的最边缘站立,瞪大了眼睛,一动也不动,似乎等着那头悬鹿来撞他。

  那头悬鹿受到这样的挑衅,似乎更加愤怒了,身子略略前倾,将头部调整到一个适合的角度,借着冲势,顶着一对似弯刀一样的角,狠狠地朝李子胸前撞去,那架势,像是要撕开他的胸腔,揉碎他的腑脏,而李子还是不躲不闪,看得我们几个额头上都直冒汗,下意识都屏住了呼吸。

  还好我们担心的场景并没有出现,悬鹿要冲进圆圈的时候,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更准确点形容的话,应该遇到了一股无形的力量,居然被反推回去,差点摔倒。

  我们松口气的同时,也大开眼界。

  “哈哈哈哈,赌赢了赌赢了!刚才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差点就忍不住动手了!”李子毫发无损,不由地大笑起来。

  我们无语,不过,也不得不佩服他的胆子。

  “你们有没有看到啊?刚刚那枚铜钱跳了一下诶!”小七兴奋地大叫道。

  “有吗?”

  不等我们有多少时间质疑,后面的情景就证实了小七说的话。后面紧接着又有悬鹿冲上来,都被挡在圆圈外,而圈外的铜钱也在不断地跳动。

  “这真是铜钱的力量吗?”我忍不住把目光投向王伯安。

  王伯安正蹲在地上,手里捻着一枚铜钱,在发呆,好像是在思考、计算着什么,那模样,竟像是下围棋的人面对困境,苦思破局之法无果,迟迟不肯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