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话音刚落,成千上万的寒精蝠振翅飞下。我心知这种情况想过桥是难了,哀叹一声,急匆匆跟霍衣架抬着养蛇人往祭台那边退。

  我们刚刚转身,就觉得眼前一暗,什么都看不见了,整个河面都被蝙蝠罩住了,遮天蔽日,隔绝了一切光线,还不停地有寒精蝠俯冲下来,从我们身旁飞过,有的擦着脸而过,有的贴着头皮飞过,有的从腋下穿过,没有一只撞到我们,非常神奇,黑暗对它们而言真是一点障碍都没有。

  但对我们来讲就不一样了,我们不能视物,凭着感觉跌跌撞撞地摸回祭台旁。四周蝙蝠乱飞,寒气弥漫,气温较之刚才又低了几度。我们开始感觉有些冷了,世间的规律就是这样,此消则彼长,此长则彼消,随着寒气的加重,我们体内的热气在快速消散。好在这些蝙蝠并不攻击我们。

  “这是怎么回事?”突然来这么一遭让我有一些摸不着头脑。

  “是寒精蝠开始进食了,怎么会这样,应该刚不久之前才进过食才对。”霍衣架疑惑不解。蝙蝠一般都是在傍晚出去觅食的,因为傍晚的时候是各类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是蝙蝠最好捕食的时机,它们吃饱之后就会回去休息。

  “我开眼蛊看看。”霍衣架对动物这块非常痴迷,止不住好奇心,又一次开了眼蛊,只是这次用的是右眼。他说开就开,我都来不及阻止。

  我暗叹一声算了,霍衣架虽然对我言听计从,但事实上却是一个比较自我的一个人,自己做出的决定,别人很难让他更改。

  霍衣架能开眼蛊,是因为他把眼睛养成了虫。养虫眼非常艰难,并且要承受很多难以想象的痛苦,我和小七没敢养,所以我想开眼蛊也没办法。

  周围对我来讲,还是漆黑一片,因为蝙蝠振翅的频率低,人耳是听不到的,因此现在千千万万蝙蝠飞动,我是听不到的,只能听见噗噗噗的水声和扑通扑通的落水声,偶尔还有唧唧地叫声,非常诡异。

  这个时候,霍衣架已经从开眼蛊的状态中醒来,叫了一声靠。

  “什么情况?”

  “陛下,臣只能说还好我们没下水!”接着,他给我讲述了他用虫眼看到的情形。

  原来整个河面真像烧开了水一样,水花不停地翻腾,无数银色的小鱼跳出水面,那些寒精蝠便在水面上高低穿梭,用巨爪捕食小鱼,奇怪的是,不时会有寒精蝠无缘无故地坠落,跌入水中。

  霍衣架猜测应该是河里藏着某种以寒精蝠为食的生物,在某个特定的时候会驱赶河里的小鱼,将它们逼出水面引寒精蝠来捕食,然后再趁机捕猎寒精蝠。所以,寒精蝠觅食的时机,是由河里那种神秘生物而定的,它们什么时候驱赶小鱼出来,寒精蝠就什么时候出来捕食。

  “寒精蝠为什么莫名其妙会掉下去。”我好奇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