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这是?”我疑惑不解,不自觉地走到王伯安的身边。霍衣架他们也想跟过来,廖水清伸手阻止,说道:“我们暂时还是不要太过靠近,免得打扰先生。”

  “好。”

  我们虽然满腹疑惑,但也知道这种时候不方便打扰,很配合地一起走到另一边。

  好多悬鹿在这个奇怪的圆圈上碰了壁,后来也学乖了,没有再做无谓的举动,只是仍旧不肯散去,将我们在里面,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

  我们看着外面漫山遍野的悬鹿,相视无言。

  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我先了开了口,问道:“现在怎么办?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霍衣架你怎么一直不说话?有没有事?是不是后遗症发作了?”

  霍衣架摇头,用手揉了揉眼睛,说道:“后遗症没那么快。只是一直找悬鹿找不到,这会儿一下找了一窝,幸福来得太突然,我都被冲昏头脑了。”

  我说道:“我很怀疑这是不是悬鹿。虽然说很像,但数量太多了,多到离谱啊,让我不得不怀疑!”

  “八九不离十,基本上可以肯定这就是我们要找的悬鹿,如果不相信,待会弄只角来试试就知道了。只是这些悬鹿确实是非常地奇怪,大通天箩里有没有这么多悬鹿还不说,可它的的确确是独栖的,而且性情温顺、胆小,今天怎么就一反常态,除非,这里有什么东西或者原因把大通天箩里所有的悬鹿都吸引过来。”霍衣架推测道。

  “那幻影是怎么回事?”李子问道。

  霍衣架摇头道:“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我也是摸空了的时候,才知道有的是幻影,不是真实的,这可能是悬鹿自保的一种手段,利用光的折射或者用什么东西迷惑我们的眼睛。”

  小七好奇地问道:“那这里这么多悬鹿,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幻影呢?”

  霍衣架道:“这个就难说了。”

  李子道:“我刚刚有踩倒了七头,只碰到一个假货。按这样来算的话,应该真的悬鹿更多吧!”

  我摇头道.:“不是这么算的。如果它们是为了虚张声势,肯定会把幻影藏在后面,不让我们发现。”

  小七道:“等我的蜂宝们来了,让它们出马试探试探,就知道到底有多少真多少假了。”

  我摸了摸小七的头,说道:“不用这么麻烦,捡石头扔就知道了。不过,没这个必要。只要有一头是真的就行了,我只需要一支含有木胎的羚羊角就可以了。”

  “天黑了!”霍衣架忽然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

  这时候,太阳已经彻底下山了,一直跟我们对峙的悬鹿群,变得躁动起来,忽然间,一只悬鹿刨动蹄子,猛地朝我们冲来,吓了我们一跳,好在还是挡住了,不过,马上又有悬鹿冲上来了,结果不用说,自然都被挡在圈外,只是它们这回似乎吃了秤砣铁了心,撞破南墙也不回头,一波被挡回去后,另一波又冲了上来,等这一波退去,刚才那一波重整旗鼓,又撞上来,前仆后继。圈外面的铜钱开始不停歇地跳动起来。

  这种疯狂的场面让我们心惊,都不安起来。

  李子忍不住骂了一声,叫道:“这是吃春药了吗?”

  霍衣架脸色苍白,说道:“就知道天黑会出问题,这个阵恐怕挡不住多久。”

  “你们看,那枚铜钱不动了!好像裂了!”小七突然叫道。

  霍衣架开了体蛊,眼力最好,他凝目一看,说道:“是裂了,可能是达到它所能承受的极限了,看来等这些铜钱全部都坏掉了,这个阵就算是破了。”

  “没事,等这些铜钱全部裂开,里面的阵我也就布好了。”身后忽然传来王伯安的声音。

  我们转过身,看到王伯安执着手中那枚铜钱,像下棋落子一样,将它按在地面上。
  我们都叫了一声老先生。

  王伯安摆了摆手,说道:“我还需要一点时间布阵。”说完他站起来,走到西南方位,蹲下身子,苦思起来。

  我们盯着他那里看了一会儿之后,都各自收回目光。

  李子耸了耸肩,嘀咕道:“难道里面的这什么阵布好了,就能高枕无忧了么?”

  我说道:“老先生应该不会无的放矢。”

  “好吧!暂时安全。这外面有数十枚铜钱呢,要全部被震坏估计要一些时间吧,要不我们先解决一下晚餐?”李子看着我们道。

  “暂时安全?我看不一定,你们看!”霍衣架指着我们来时的那个方向。

  我们往那一看,瞅见有许多黑影窝在树木上。

  “好像是猴子!”

  “不是好像,就是猴子!”

  “不是猴子,是猿,长臂猿。好多,真他妈奇怪,怎么会出现这么多长臂猿,这也不是群居动物啊!”霍衣架骂了起来。

  “它们过来了!”

  长臂猿从树木上一跃而下,纷纷跳到悬鹿的背上,刚刚还举止疯狂的悬鹿居然都安静了下来,变得非常温顺,任由这些长臂猿骑在它们身上。

  霍衣架目瞪口呆,大叫:“他妈的,这什么世道!”

  长臂猿的数量没有悬鹿的多,差不多五六十只左右,它们骑在悬鹿背上,冲着我们龇牙咧嘴,似乎在叫,只是声音不大,被激流声都掩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