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霍衣架安慰我道:"先别急,我看它们应该等下会回来的,我们等等看。"

  "会吗?"我有些将信将疑。

  王伯安道:"很有可能,它们聚在这里,肯定是有目的的,应该不会就这样走开。我们可以在这里等等。"

  我想想也是,吐气道:"希望真的会回来吧!"

  小七低着头,小声询问地道:"那蜂宝们怎么办?要我驱散吗?"

  我看着像个受气包的小七,气也就消了,想了想,说道:"先让它们呆在一边,不要太近,也不要太远,准备随时待命。"

  "噢,好的。"见我不生气了,小七又雀跃起来,晃动起瑶铃。

  我问王伯安和霍衣架道:“我们就呆在这里等吗?还是说回避一下,在这附近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

  霍衣架道:“应该不需要多此一举,刚才要不是小七招来那么蜂,悬鹿和长臂猿根本不会跑,这种状态下的它们压根就不怕人。不过,我们躲一躲也可以。”

  王伯安突然插嘴道:“不需要那么麻烦,我们就呆在瀑谭边上,我去把匿形阵弄好就成了。”说完,他不容我们反对,自顾自地提着那个装铜钱的袋子去布阵去了。

  我们看到王伯安又跟之前一样,捻着铜子,露出苦思之状。我虽然想问他关于这个铜钱阵的事,但也只能等他搞定这个什么匿形阵再说了。

  "那我们先把晚饭解决了吧!"霍衣架道。

  李子立马附和地道:"好啊好啊,吃什么好吃的?"

  我乜了李子一眼,没好气地回道:"压缩饼干!"

  霍衣架道:"今晚就将就一下吧!这里随时都有变动。"

  "好吧!"李子勉为其难地应了一声,然后瞧瞧瞄了一眼小七,问道:"那能不能加点蜂蜜?"

  "甜死你啊!"我瞧他那偷偷摸摸的样子,竟然像是有些怕小七,不由失笑,心说这小子是怕蜂么?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我们在瀑谭边生了一堆篝火,简单地把晚饭解决了,然后一边聊着刚才遇到那些怪事,一边等着悬鹿回来。

  "霍大将军,刚才那些长臂猿有什么来历吗?是什么品种?"我问道。

  霍衣架竟摇头,回道:"说实话,我从来没见过这种通体全黑的长臂猿。而且很奇怪,它们没有尾巴,的确是猿类,可是它们的声音却像猴子一样,比较尖锐,猿类的声音不会这样。"

  小七好奇地问道:"那猿类的叫声是什么样的?"

  李子学人猿泰山捶胸,嗷呜嗷呜地叫,道:"是这样。"

  小七嘻嘻笑道:"你还学得挺像的。"

  "对,就是李子学的这样,猴子的声音是叫,猿类则是鸣,是啼,不一样的。而且长臂猿是以家庭的组成方式生活的,并不是群居的,领地意识也很强,平时没大可能出现这么一大群。"

  我接嘴道:"最奇怪的是,它们还跟悬鹿混在一起,还很熟络的样子。"

  霍衣架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这些奇怪的长臂猿应该是悬鹿在这里的共生兽或者说伴生兽!"

  “伴生?”共生我是知道的。那次因为梅花鹿而遭到貙和祭兽豺的袭击的时候,霍衣架就有提到过共生行为,后来他也有详细跟我讲过,共生就是两种不同的生物互相依存,或彼此在对方身上取得好处,这属于互利共生行为;或一方在损害对方的情况下获得好处,这是寄生。还有竞争共生关系、偏利共生关系、偏害共生关系等,有多样性,但好像没听说过伴生。

  “伴生也属于共生,但比寄生、互利共生这些关系更加复杂,很不稳定,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最开始可能是无关共生的关系,后来变成互利共生关系,然后又变成偏利共生或者偏害共生。这种关系常见于人类,养宠物就是这种行为,比如说,有些人在带小孩的时候,同时会养一只小狗给他做伴,让小孩跟小狗一起长大,这条狗就可以称之为这个孩子的伴生兽。最开始是他们应该是属于无关共生,彼此不影响不对抗不消耗,等他们都成长起来了,狗能看家护院,而孩子能够给狗提供稳定的生存环境,就变成了互利共生了。等狗老去,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只能靠人养着,就变成了偏利共生了。这就是伴生,所谓伴生伴生,就是超越物种界限的伴侣,他们不是同一种生物,但是彼此建立起感情,我们知道,一涉及到感情就很不稳定了,会变化,会面对取舍,而且它的变现形式有时会很复杂,有时候会彼此伤害,当然了,这是说人类,动物是比较简单,但也有伴犬为了护子最终取舍然后背叛主人的事情,虽然很少,总之伴生比较复杂,而寻常意义上的共生则很单纯,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生存,是一种本能。”

  说了这么多,霍衣架也累了,他停顿了一会儿,吞了几口唾沫,才继续道:“我们都知道,动物的行为都比较单纯,无非是生存和繁衍,所以这种超越物种之间的伴生关系极少发生,一般发生也会是两个比较相近的物种。像悬鹿和长臂猿这种怪异的组合,我没听说过有先例。”

  “那长臂猿到底是不是悬鹿的伴生兽?”

  霍衣架答道:“我看像,如果只是单纯的共生兽,应该是不会这么亲昵的,通常是井水不犯河水。这种奇怪的伴生现象虽然我暂时还不知道先例,但不代表不会发生。如果这两种生物的智商都很高的话,还是有一定的概率的。悬鹿是灵兽,而那些长臂猿现在看起来还没看出什么不凡的地方,但看起来灵性十足,再加上它们本来就是最接近人类的一种动物,所以还是有可能的。如果真是伴生兽,那我很好奇,它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好上的。”

  “什么意思?”小七有些迷糊。

  霍衣架解释道:“动物之间出现伴生现象的话,要么是有人类干涉,把它们养在一起:要么是机缘巧合,刚出生或者不大的时候相遇互相依偎长大:要么是彼此在对方身上得到好处,先互利共生,然后产生感情,再伴生。这些悬鹿和长臂猿野性、灵性都有,基本上能排除第一种可能了,第二可能也可以排除,如果是一对两对还可以说是意外、巧合,这么多就不可能了。那么只能是第三种情况了,我好奇悬鹿能在那些长臂猿身上得到什么好处,又有什么东西是长臂猿需要的。”


  “噢,明白了。”

  我说道:“不过,之前从没听说过悬鹿需要跟其他动物一起共生啊!”

  霍衣架说道:“是没听说过啊!所以说很惊讶。但是以前没有,不代表不会发生,我估计它们之间应该是彼此兼性共生,动物之间很少发生专性共生。”

  有些生物的共生关系,是必须的,离开对方就生存不下去,这叫专性共生,有些却并不是必须的,就像人类和狗,养狗可以看门、导盲等等,但是不养也可以,这种就属于兼性共生,只是为了更好地生存。

  这些霍衣架都有跟我提起过,所以我听得懂,但是其他人就不明白什么意思,这属于专业术语,霍衣架只得他们解释一遍。

  李子听了啧啧称奇,对霍衣架竖了大拇指,说道:“行啊衣架,这回我算是长了见识,这方面的专家啊?”

  霍衣架见李子夸他,连廖水清都对他多瞥了几眼,高兴得嘴都快咧到脑后了,却故作谦虚地挥手道:“诶,术业有专攻嘛!其他方面我就不行了。你那轻功才是让我大开眼界,还要向你……”话还没说完,他忽然捂着胸口,吸了一口凉气。

  “哥,怎么了?”

  霍衣架吐出一口气,舒坦了一下眉头,说道:“后遗症发作了。”

  这家伙刚才为了对付悬鹿,臂蛊、駦蛊都开了,臂力和弹跳方面都得到了增强,但是后遗症却是很严重,不但伤元气,要静养一两个月才能补回来,而且手脚在短时间也会无力,形如废人,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是不会开的。只是开都开了,也没话说了,小七赶紧从背包里摸出益气的药丸给霍衣架服下。

  “之前不是听你们说有蛇蛊酒么?兑点水给他补补,有用。”

  我循声看去,却是王伯安。他好像已经布完了阵,朝我们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