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蛇蛊酒我记得,但是我忘了有没有向王伯安他们提起过,但是他既然知道,想来是我们之前有说过。我想了想犹豫地道:“可是我不知道那东西靠谱不靠谱。”

  王伯安笑道:“如果不放心的话,先让我试试吧!刚才受了反噬,受了点伤,正需要补一补,就是不知道你们舍得不舍得。”

  我闻言正色道:“老先生这是说哪里的话,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我们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了,是不是?衣架。”

  霍衣架点头道:“这是当然。小七,把蛇蛊酒拿出来,给我和王老先生一人盛一些。”

  “好噢。”小七应答下来。蛇蛊酒我们有换了容器分成几份重新装好,那个坛子不好放。小七从背包里拿出一罐用水壶装好的蛇蛊酒。

  王伯安道:“小七,我的量不用太多,你哥的可以多一点,就直接用跌水兑吧!”

  “噢。”小七用两个水杯的盖子当容器,各自弄了点蛇蛊酒,然后在瀑谭里装了点跌水,倒八分满,搅拌。

  见搅拌均匀之后,王伯安当即端起那个量更少的那杯,一饮而尽。霍衣架不甘示弱,端起来,仰头便喝。

  小七出声问道:“怎么样?哥,好些了么?”

  霍衣架翻了个白眼,说道:“哪有这么快,人参娃娃也没这么快啊!又不是仙酒。”

  王伯安笑着对小七说道:“你放心好了,等下睡前再给他兑点吃,明早再一次,保管明天下午就还你一个生龙活虎的大哥。”

  “真这么有效?”

  “自然。”王伯安笃定地道。

  “那我能喝么?”李子眼热地问道。

  “可以,但是大补之物,不宜过多。”王伯安说到这,开玩笑似地对李子道:“你想喝,还得小禹他们愿意给。”

  我忙说道:“可别这样说,这本来就是我们捡来的。小七,快给你李子哥和水清姐兑点。”

  “谢谢,但我就不用了。”廖水清微笑道。

  我跟她不熟,也不勉强,对小七道:“那成,就给你李子哥倒点。”

  王伯安说道:“没有伤的人喝,不宜直接用冷水,用温水兑最好。”

  “好。”

  我们刚才也烧了一锅水,就用温水兑了点蛇蛊酒给李子。我和小七由于见过霍衣架用手直接接触蛇蛊酒后立马不省人事的情形,所以对这个东西有阴影,都不敢喝。

  我趁着王伯安这回空档,就询问他关于铜钱阵的事,“王老先生,我冒昧地打听一下,您刚才用铜钱拒敌的手段是锦术么?”

  王伯安听到我提锦术,没有丝毫惊讶,点了点头,回道:“没错,是锦术。”

  “您怎么会锦术?”

  王伯安笑道:“我会的不是挺多的么?”

  我皱了皱眉,王伯安这态度明显是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了,我觉得有些难堪,但是我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可能能够知道我哥消息的途径,我沉默了一会儿,继续问道:“那您认识一个叫钱斌的人吗?他也会锦术。”

  “钱斌?不认识。”王伯安轻轻摇头。

  至始至终我都死死盯着王伯安,但他的神色始终平静,我没看出半点不对劲的地方。

  王伯安看着我,突然叹了一口气,说道:“小禹,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锦术这么好奇,也不想知道,但是关于这方面我真的不想提,希望你不要再问了。”

  他把话说到这种份上了,我也不好再问什么了,于是默然无语。

  李子见气氛尴尬,便提议玩斗地主来打发时间。我哪有这个兴致,表示不想玩,王伯安和廖水清也不愿参与。李子硬拉上霍衣架和小七陪他玩。

  我和王伯安、廖水清三人各自无言。

  这里是裂缝的边缘,比较空旷,一抬头便能看到天空,今夜月朗星稀,月光之盛竟然只亚于满月,跟凸月时期差不了多少。

  而且瀑布旁,水气充盈,如果那个玉酒杯还在,肯定能引出夜虹,到时候悬鹿肯定会回来,只可惜玉酒杯被抢走了。

  我暗叹了一口气,正惋惜着,忽然间,一道蓝光刺进我眼里,我被闪了一下,下意识就眯眼,好一会儿才睁开,却见一道绚丽的彩虹桥迅速在瀑谭上成形,如梦似幻,让我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哇,是月虹!”身旁传来小七惊喜的叫声。

  我扭头一看,却见他们几个都目瞪口呆地盯着天上这道仙桥一般的夜虹。

  “晚上的彩虹,这可是真的难得一见,让我拍拍让我拍拍。”李子反应过来之后,赶紧把手里的牌扔了,从背包里拿出他的相机对着夜虹猛拍。

  霍衣架走到我身边,欣喜地道:“小禹,你这回放心了吧!月虹出现,悬鹿一定会回来的。原来它们聚在这里是在等月虹啊,只不过,它们是怎么知道今晚这里会出现月虹的?还约好了一样。”

  我感觉总算有一件事稍微顺利一点,心中的郁闷之气随之散了不少,问道:“它们真的会踏虹么?”

  霍衣架回道:“我们等着看就知道了。”

  “把火灭了,不要走出这个圈子。”王伯安走了过来。

  “好吧!难得离得这么近啊,好想去摸一下彩虹啊!好可惜啊!”小七跺着脚,有些不甘。

  这道月虹跟我们之前见的半圆月虹不同,而是呈一道弯弯的弧线,一端在瀑布上悬崖上高高拱起,另一端则在瀑谭边上,离我们很近,小七和李子都想上前与之零距离接触,现在只能作罢了。

  我们随即把篝火灭了,站在圈内等待。除了王伯安和廖水清能凝神静气地站着不动,我们几个都一边望着天一边在圈里踱步,心躁动着,始终不肯安份。

  等了好一阵,却不见任何动静,我有些沉不住气,呼吸声都变得粗重了很多。

  正要开口说话,身旁的霍衣架却往上一指,叫道:“快看!有东西跳下来了!”

  我急忙抬头,借着明亮的月光,看到一道黑乎乎的身影从月虹的顶端直坠下来,然后马上就听到咚的一下,好像掉进水里了,声音很大,即使是在瀑布的激流声中,也能清晰可闻。

  (这回记得求票~嘿嘿,链接如下:
  http://ebook.tianya.cn/bishai/HotBook14/index2.html十大佳作的
  http://ebook.tianya.cn/bishai/HotBook14/index.html十大作者

  手机党请复制链接进入投票页面:
  天涯社区十大作者投票入口:http://ebook.tianya.cn/bishai/HotBook14/index.html
  天涯社区十大佳作投票入口:http://ebook.tianya.cn/bishai/HotBook14/index2.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