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那些长臂猿可能是在悬鹿虹化的时候出现的,那时我们的注意力都被夜虹上的奇景所吸引,都没有察觉到。这会儿,它们都已经跑到潭边那群悬鹿那里了。

  先前听霍衣架长篇大论讲了一堆关于伴生、共生的大道理,搞得我们对这些长臂猿也都好奇了起来,发现它们出现,一个个都把视线投向那里,但却没发现什么古怪的情况,长臂猿像之前那样跳到悬鹿的背上坐着,然后抬头盯着那道夜虹。

  看长臂猿和悬鹿的样子,好像都没有发现我们,也许是王伯安布的那个匿形阵所产生的效果,不然按理来说,这么近的距离不可能发现不了我们的。不过,这样最好,方便我们观察它们。

  我们见长臂猿没什么举动,便抬头继续看悬鹿踏虹。悬鹿接二连三地往下跳,我们耽搁的这短短半分钟,又有三头悬鹿跳下来了,都没出现虹化的现象,全都摔到瀑谭里了。看来虹化的几率是极低的,只是悬鹿们依然前仆后继,为此不惜身死,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我们企盼再看到一次虹化,可接下来有十多头悬鹿踏虹,全部跌下来了,死了三头,其中一头死在水里,另外两头直接摔到陆地上。

  我用望远镜看到悬崖上剩下的悬鹿也没几头了,不由暗自叹息,心想可能再难看到了。也不知道虹化是纯粹碰运气,还是有什么固定的条件。

  就在我思索间,夜虹上又出现了奇景,一头刚踏上夜虹的悬鹿,忽地从胸前涌出一团火焰,将其裹住,火光一闪而过,霎那间,便消失了,只是这次悬鹿并没有跟着消失,它被这突如其来的火焰在瞬间烧成了焦炭,从空中坠落下来。

  我们又看得目瞪口呆,难道这是虹化失败?可是也没见有虹啊!在我们愣神的期间,悬崖上剩下的悬鹿都一一踏虹掉下来了,没有再发生虹化和被火烧的现象。

  “终于结束了。”

  我刚松口气的时候,却听李子在旁边惊讶地叫道:“咦,那些猴崽子们那是在做什么?”

  “什么?”听到长臂猿有行动了,我马上往那边瞧去,果然见到那些长臂猿都低着身子伏在悬鹿背上,下颚抵着悬鹿的头,不知道在做什么。

  “这是?”

  我们的注意力顿时被长臂猿奇怪的行为吸引住了,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接下来,长臂猿的行为就更古怪了,它们居然伸出舌头一下一下舔着悬鹿头上的角。我死死盯住其中一只长臂猿,等着它下一步动作。

  这只长臂猿在它身下这头悬鹿的角上舔了没多久,忽然用双手握住悬鹿头顶的角,猛地用力,居然把那一对角给完整地掰下来了。

  霍衣架叫道:“鹿解角!”

  “解角?”我转移视线,去看其他的长臂猿,看到它们也纷纷把身下悬鹿的角给掰下来了,而且每一支角都完整无缺,没有一支掰断了的。

  那些长臂猿将悬鹿角从悬鹿头上掰下来之后,居然直接就放进嘴里咬。

  “它们在吃悬鹿的角!”我震惊地道。

  霍衣架道:“不,不是在吃角,你们仔细看它们的吃法。”

  我借着月光,凝目细看,发现长臂猿先是将悬鹿角的底端咬烂,然后用大嘴含住,用力吸吮,有点像我们人类吃田螺。

  “它们是在吃角里面的东西吗?那里面有什么?”我有些纳闷。

  “它们应该是在吃悬鹿角里的木胎!”

  (更得不多,没脸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