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臣如果说是因为撑死了所以就掉下去了陛下信吗?”

  “啊?撑死了?”

  “动物被饿急了之后,突然寻到大量食物的时候,没命狂吃被撑死的情形在自然界里并不罕见,我觉得这应该是被刻意培养而成的进食惯性。寒精蝠无法入水,这个地宫除了从水里出去之外,也没法出去,河里的神秘生物如果不将鱼逼出,它们根本无处觅食,这里的寒精蝠数量太多,别看被驱赶出来的鱼很多,可是根本不够分,因此每一次都会有一部分饿肚子的,它们到了下一次就会抢食,于是第二批饿肚子的就会出现,如此循环。它们的食物来源太单一,进食习惯很容易被掌控。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也许河里那东西用了其他我们意想不到的办法。”

  “其他意想不到的办法?不想这些了,还是想想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吧!”我觉得越来越冷了,忍不住双手抱臂,都快感觉不到体内的热气了。

  这边没有丝毫光线,是没有办法刺穴的。我认穴的技术不到家,除了七星针的那几个穴位之外,其他穴位用不了盲针。且不说没抢到食物的寒精蝠最后会不会攻击我们,只要它们进食的时间稍微长一点我们就得被冻死了。

  霍衣架苦笑道:“没办法,它们不进食完,我们根本过不去,数量太多了。”

  “那完蛋了。”

  “要不我开駦蛊带你硬冲过去试试,只是这个贱人就管不了。总不能坐着等死。”

  开駦蛊!我心里一惊,那可得承受相当大的后果,霍衣架一天就开了三次眼蛊,再开駦蛊还不得半废!我下意识就想拒绝,可是脑海中转过无数念头,却想不出其他办法,不禁犹豫起来。

  “没其他办法了,趁着现在还能稍微抵抗下寒气,不然等下想开駦蛊都开不了。”

  正被逼得没办法的时候,一直老老实实呆在我兜里的肥白鼠突然跳下来,用小肥爪扯着我的裤脚,我心中一动,想起许多灵兽报恩的故事,喜道:“等等!等等!鼠医在扯我裤脚,说不定它有办法。”正说着,肥白鼠消失不见了,不知道跑哪里去了,黑暗中我们也找不着。这时,忽然听到熟悉的吱吱鼠叫。

  “在祭台上,好像在梯子上!”霍衣架叫道。

  我想了想,迟疑地道:“难道要我们爬梯子?”

  “好像是这样,有意思,我们试试,看看有什么玄机。”

  “先确定梯子能用再说吧!”

  我和霍衣架合计好,我右他左,各自摸到祭台的一边。

  “我这边的梯子很结实,应该能用。”霍衣架叫道。

  我伸手抓住身前的挂梯用力向后、朝下都扯了扯,扯不动,被固定住了,而且很牢固,我又摸了摸敲了敲,最终确认这挂梯并没有腐朽,应该是能用的。

  这时又听肥白鼠在上面叫,似乎是招呼我们赶紧上去。我往上看,只见漆黑一片。

  “上去!”我招呼了霍衣架一声,一咬牙,握住一根横梁开始往上爬。反正用駦蛊硬闯蝙蝠阵也不见得能安然过去,就算过去了,霍衣架也得残,索性赌上一把。

  横梁上也满是蝙蝠屎,有一些还很湿润,估计是刚拉出来没多久,摸起来跟稀泥一样,怪恶心的。只是恶心的事也不差这一件了,难过的是我们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摸着梯子上的横梁小心翼翼地往上爬,

  大概上了十几个梁的时候,突然听到霍衣架靠了一声。

  我一惊,停下来,问道:“怎么了?”

  “陛下,你摸摸你那个梯子上是不是有东西啊?”

  “东西?蝙蝠屎吗?”我不明所以。

  “不是,你摸摸两边。”

  我心里奇怪,但还是停下来,一手扒着一根横梁,空出一只手往挂梯的右边探去,本以为不会摸到什么的,结果手还真是触到一个东西,硬梆梆的,我摸了摸下,挺粗糙的,感觉像树皮。

  “有个硬硬的东西,怎么了?”

  “两边都摸了?你摸下另一边。”

  “好。”我知道他这么做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便依言往另一边摸了摸,一样,也摸到了一个硬梆梆的东西,但好像比右边的小。

  “另一边也有,这是什么?”

  “靠,果然,我的娘啊!这些都是灵芝啊!”

  “灵芝?”我忍不住一愣,旋即觉得不可能,说道:“梯子上怎么可能长灵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