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吃木胎?那玩意儿能吃吗?”我惊讶地道。

  王伯安道:“可入药,没听说过能直接食用。”

  小七道:“看它们陶醉的样子,好像那个木胎的味道很棒耶。”

  眼前这一幕场景,虽然谈不上恶心,但也让人觉得诡异了,可是看着长臂猿欢快进食的样子,我们下意识都咽了一口口水。

  尽管踏虹的时候死了一些悬鹿,但是悬鹿的数量还是比长臂猿要多,有一部分悬鹿还没有解角。这时,有动作快的长臂猿似乎已经将手里两支角中的木胎吃掉了,意犹未尽地砸吧了一下嘴巴,再将手里的羚羊角随手往后一扔,然后就跳到离得最近的一头未解角的悬鹿身上,重复之前的动作,俯身去舔它的角,舔了几下之后,出其不意,迅速将那对悬鹿角拔掉。

  这回我仔细观察起那头被解掉双角的悬鹿,它的额头长角的地方有少许血液渗出,可它不但没有露出一丝痛苦的神情,反而有种解脱的轻松感,好似头顶那对角是累赘一样。

  “霍衣架,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什么又是鹿解角?”

  王伯安道:“不是鹿解角,而是鹿角解,每年到夏至的时候,阳气由极盛转为衰落,做为山兽的鹿感阴气头顶的角就会自行脱落,做为泽兽的麋则会在冬至阴气极盛转衰的时候退角。与鹿和麋一年一退角不同,悬鹿是六年一退,但现在看来,悬鹿应该是没办法自行退角。”

  “所以需要长臂猿,借助外力来帮忙解角?”

  霍衣架忽然道:“那踏虹会不会也是它借助外力的一种办法?借助掉进水潭里所产生的力道冲击头顶的角,使它松动,更容易解角。”

  李子点头道:“你这么一说是挺有道理的,不然为什么这些猴崽子会在踏虹之后出现帮它们解角,以猴崽子们急躁的秉性,可以的话,一看到这些悬鹿就会将它们的角拔掉了。只是如果跳水可以的话,那平时就可以跳,没必要一定要踏虹吧?”

  霍衣架摇头,回道:“不知道。”

  连王伯安也沉默起来,显然也不清楚。

  这时候,小七突然对我说道:“钱禹哥哥,我们要不要去阻止它们啊?等下木胎被吃光了怎么办?”

  “卧槽,老子忘了!”我后知后觉,小七这一提醒,让我如梦初醒,然后就着急起来,好不容易才找到悬鹿,要是这样功亏一篑我可真得哭死了。

  可我这会儿定睛一看,发现所有的悬鹿头上的角都拔掉了,我顿时急了,边喊边往前冲,“你们都别愣着啊,我的木胎啊!快没了!”

  “不要跑出这个圈!”王伯安突然一把将我攥住。

  我目光如电,快速扫过那些长臂猿,发现只剩最后一只长臂猿还拿着悬鹿角在吮了,不由挣扎起来,急道:“老先生你放开我啊!”

  王伯安用凌厉的眼光盯着我,嘶声道:“你还要不要命了?”

  “什么?”我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稍稍冷静下来,但却是一头雾水。这些悬鹿和长臂猿能有什么威胁?小七一个人就可以摆平了。

  霍衣架走到我身边,一脸严肃地问我道:“小禹,你记得悬鹿看见什么虹才会出现吗?”

  “月虹啊!”

  “是宝虹。”

  “噢,是晚上的宝虹。”我抬起头看了下瀑布上那道月虹,问霍衣架道:“你的意思是这潭里有宝贝?可是我现在对宝贝不敢兴趣,我需要的是木胎啊!”我说着说着,猛地一惊,忽然就明白过来了,惊道:“难道你的意思是潭里的宝贝是我们那个被抢走的酒杯?”

  霍衣架点头道:“很有可能!”

  “它在这周围?”我左顾右盼起来,“难不成它抢了我们的酒杯就是为了引悬鹿?它引悬鹿又是为什么?难道也是冲着木胎来的?”我感觉有些复杂。

  “嘘!”王伯安忽然对我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指了指瀑谭。

  我们往瀑谭看去,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从瀑谭中心冒了出来,然后缓缓朝岸边走来。我们下意识都屏住了呼吸,仔细打量起这个不速之客。

  这是个直立行走的巨影,四肢五官与人类相似,只是浑身长毛,而且体格壮硕得吓人,我估摸着它的手臂得比我的大腿还粗,由于它的下半身有一部分还在水里,看不出具体身高是多少,但以这个比例来看,起码也得是两米以上。

  霍衣架这时凑过来,拍了拍我,然后指了指那个巨人,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巨人右手拿着一个发着微光的东西,我凝目细看,猛地瞪大了眼睛,这可不就是我们那个被抢走的酒杯吗?

  卧槽,还真是这个家伙在作怪。

  王伯安靠近过来,似乎是怕我们轻举妄动,用双手分别攥住我和霍衣架。

  我们俩被他这副摸样搞得也紧张起来。我不由回想起玉酒杯被抢走的那个夜晚,那个隐藏在暗处的不知名生物来去如风,我们连影子都没摸着,如果真的是眼前这个巨人的话,那也真是恐怖了,这么大的体型,隐藏起来,我们却丝毫都察觉不到,而且行动速度还那么快。

  悬鹿群和长臂猿们发现了正朝它们一步一步走来的巨人,那些长臂猿显得非常惊惧,纷纷从悬鹿背上跳了下来,然后猛拍悬鹿们的屁股,似乎在驱赶它们,让它们赶紧跑。

  悬鹿群在巨人出现的时候就不安地刨起蹄子,此时在长臂猿的驱逐下,顿时作了鸟兽散,它们的奔跑的速度十分快,而且悬崖峭壁都去得,在没遇到任何阻力的情况下,散开来后,一下就跑没了影儿。

  让我们好奇的是那些长臂猿,有些吓得抖如筛糠,挪不动腿,有些急得抓耳扰腮,上窜下跳,可就是没一个逃跑的,仿佛那里有一座看不见的牢,把它们困住。

  巨人一步一步走近,有一些长臂猿们在岸边蹦来蹦去,一副想跑却不能跑的样子,显得十分纠结。让人觉得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