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可是在这个关头,依旧没有任何一个人闪躲。我的精神和身上的肌肉都紧绷起来,就准备应对下一秒的战斗,可令我预想不到的是,巨人忽然来了一个左转,直接避开了我们。

  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下愣住了。等我回过神来,发现巨人已经往左走了蛮远的距离了。

  我们虽然逃过一劫,但都觉得莫名其妙,因此并没有松懈下来,依然注意着巨人的一举一动。巨人不急不缓地迈着步子,直直地朝着一块巨石前进。我们以为它对这块石头感兴趣,可我们马上就发现错了,它走到巨石前,眼看就要撞上了,依旧不止步,好似那石头不存在一样,可等它要碰上的时候,它又像之前那样,来了个右转,跟那块巨石擦肩而过,然后又笔直地往前走,像刚才一样,遇到障碍物的时候,它每每在快到撞上的时候,才左转或者右转,非常古怪。

  我们无言地看着它融入夜色中,直到看不见。

  瀑谭旁还有存活着二十来只长臂猿,在巨人走后,聚在一起呜咽着,然后相互搀扶着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

  我们等到长臂猿离去后,才算彻底放松下来。几个人纷纷瘫坐在地,喘着粗气沉默着。
  过了一会儿,李子从地上爬起来,摸出一包香烟来,给我和霍衣架一人递了一根,说道:“抽根烟,压压惊缓一缓。”

  我默默地接过香烟,也的确要压压惊了,今晚太多波折了,特别是巨人活吃长臂猿的场景,要不是我们几个都是见过一些场面的人,早就恶心得吐了。

  李子过来给我把烟点着,有些不满地道:“你们倒是说说话啊!快憋死我了。”

  我吸上一口烟,面无表情地问道:“说什么?”

  李子一瞪眼,说道:“嘿,今晚还没什么可说的?你说说那些猴崽子为什么死活就是不跑?衣架,这方面你懂,你来说。”

  霍衣架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只要想打我,我都会撒腿就跑,可才几岁的我哪里跑得赢我爸,每次都被抓回来,打得更惨,久而久之,我就再也不会跑了。”

  李子道:“你的意思是长臂猿这种不反抗的行为是被培养出来的?”

  霍衣架点头道:“这只是我的猜测。”

  “可是不对啊!你爸打你你习惯了不跑是因为他不会打死你,这个不跑会死啊!”

  “可是它没有赶尽杀绝,可能是一反抗或者说逃跑就会被杀光,或者说有更凄惨的后果。只是这种习惯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培养出来,看那些长臂猿的样子简直是畏到骨子里去,如果真是被培养出来的,那可能是上几代或者几十代、几百代这样传承下来,烙印在基因里去了。”

  一直没什么话的廖水清忽然开口,问道“那个怪物是人吗?我看他走路的样子,有点像部队里的便步,左转右转也有向左转向右转的影子。”

  她这么一说,我脑海中立马代入巨人立正、稍息、齐步走、正步走的样子,感觉很滑稽。难不成那个巨人不但是个人,还是个军人?

  王伯安打断我们道:“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再说吧!这里不宜久留。”

  小七附和道:“对啊!还要扯着嗓子大声说话,喉咙都快冒烟了,而且这里好臭啊!”
  “那走吧!”

  巨人随时都有可能回来,这里确实不适合再逗留了,因此大家都没有异议,各自把电筒打开,开始收拾行囊。

  “小禹,你不是要木胎么?赶快去取一对悬鹿角,我们走。”王伯安对我说道。

  我诧异地道:“可是那些悬鹿角里的木胎不是被长臂猿都吃掉了吗?”

  李子道:“你笨啊!那些死了的悬鹿,角不都还在头上么?那些猴崽子没动那些死尸身上的角呢!”

  “啊!是真的!我都没注意到,太好了,我还以为今晚要空手而归了。”我十分惊喜,胡乱把东西塞进背包,捏着个电筒迫不及待地跑到离我最近的悬鹿身旁。

  这头悬鹿是摔在石头摔死的,脑袋像个摔烂了的西瓜,四分五裂,脑浆、鲜血溅了一地,白的红的乱七八糟混在一起,看着十分瘆人。我强忍着恶心和腥臭,抓起那对角,发现它下面还连着悬鹿的小半个脑袋。我只好将它提到瀑谭边,先在里面浸了浸,然后在地上又是拍又是踩,想将那半边脑壳弄掉,费了半天的功夫,才把一对完好的悬鹿角弄到手。

  悬鹿的角比镰刀还弯,前端尖且窄,慢慢到底部渐粗渐宽,在外的的一边粗糙,在里的一边则光滑,特别是弯曲的那里,可能是因为每晚跟树木摩擦,非常光滑,细摸之下,能感觉到那里有一个结,应该就是因为长年累月跟树木接触从而长出的瘤,也就是所谓的木胎。

  我来五岭山脉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这个木胎,此时如愿以偿,心中五味陈杂,激动有之,感慨也有之,一时间竟发起呆来,直到有人走到我身边喊我,我才如梦初醒。

  我扭过头一看,却是李子,他手里也拿着一对悬鹿角,冲着我说道:“一对够不够?不够我这还有。”说着,他摇头惋惜道:“可惜我包里只能装下一对了。老先生又说不能直接取出来,不然非得全部拿走不可,这玩意可紧俏着呢!”

  “应该是够了的。你就知足吧!你拿到一对就不错了。”我一边说着,一边将悬鹿角往背包里塞。

  这时却听小七喊道:“钱禹哥哥,你看你左边那里,那好像是我们的酒杯。”

  “是吗?”我转身过去,用电筒一照,看到一个闪着微光的东西,定睛细看,发现的确是我们遗失的那个玉酒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巨人扔在这里了,之前好像都没有注意到,也不知道有没有摔破。

  我上前两步,蹲下身子将那个玉酒杯捡起,看了看,发现并没有摔碎。我用袖子将它上面的水拭干,正准备放进兜里。这时候,不知道听谁大喊了一声快跑,然后眼角就瞥到一道巨影忽地从瀑谭里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