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廖水清也顾不得再卸我的背包了,她给我甩下一句你带先生走,然后转身拦在我们身前,她两脚错开,含胸拔背,松肩坠肘,站了一个桩,双掌缓缓往前虚推,摆出架势迎敌。

  我没理廖水清,我这个状态,就算走,也走不了多远。我看了眼王伯安,发现这老头虽然有点气喘,但精神劲头居然还可以,还真是老当益壮。他站着不动,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巨人可不会怜香惜玉,见廖水清挡在前面,一个直撞,冲了上来,似乎想碾碎身前这只不自量力的小蚂蚁。

  廖水清丝毫不惧,步随身换,侧身、扭腰、退步,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闪过巨人这个撞击,她旋即出掌,掌出如放箭,双掌猛地贴在巨人的腰上,发劲一推。以巨人的体型来看,体重起码也有三百斤,此时被廖水清这一推,居然吃力不住,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廖水清并没有趁胜追击,脚步错动,再次挡在巨人身前。巨人虽一时被打退,但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碍,站稳身子后,冲着廖水清就是一个直拳。巨人出拳的速度很快,如果换成是我,肯定是躲不开的。

  可廖水清以静制动,在巨人动的那一刻,就提前后仰退步,双手抓住巨人的手臂,往下狠狠一拽。这一招,其实对付直拳是很有效,正常情况下,还可以配合顶膝,只是巨人太高了,以廖水清一米七的个头才够堪堪到巨人的胸部那里,而且巨人力气太大,廖水清这一下不但没有把巨人拉下来,反而被它用力一拂,甩出好远。

  廖水清及时稳住身形,并没有摔倒。她也不气馁,箭步上前,开始主动攻击。

  我想再看,可王伯安却把手电筒收回,往我脸上一照。我眼睛被刺了一下,赶紧抬手遮住,不解地问道:“老先生您做什么?”

  “让你清醒一下。”王伯安回答道,他顿了下,又道:“不用看了,近身搏斗水清是打不过的。”

  他犹豫了一下,从内口袋里摸出一个瓷瓶子,从里面倒出一颗红色的丸子,往我面前一递,说道:“吃了它,它能让你恢复一些气力,不过,时间不会太久,顶多能保持一个小时左右,之后会脱力,会损耗元气,不过,你有蛇蛊酒,等你到了安全的地方,兑点蛇蛊酒也能补回来。快,吃了它,你先走。 ”
  我一愣之后,很果断地拒绝:“不行,我不能一个人走。”

  王伯安怒道:“你留在这里做什么?还要我们分心照顾你!”

  我顿时丧气,从毒蜂无法靠近巨人这点来看,它应该是不毒虫之类,而且又是个哑巴,我确实帮不上什么忙,可我哪好意思独自逃生,摇头道:“你们不用管我,要死一起死好了。”

  王伯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反问道:“谁说我和水清会死?我有办法对付它,你先走,趁着水清还能拖延一点时间,你留在这里,我会分心,到时候就真的要一起死了。听话啊!”说完,他将心里的药丸强塞进我嘴里。

  我虽然半信半疑,可王伯安把话说到这种地步了,我也没再拒绝了,将药丸吞了下去。

  王伯安见我配合他了,松了口气,他将那个瓷瓶也塞给我,推了我一下,说道:“里面还有几颗,也许你以后有用。快走吧!”

  我深深地看了王伯安一眼,又往廖水清那里瞥了一眼,狠了狠心,转过身,闷头往前冲。

  那颗药丸虽然味道很差,带着一股腥味,可效果确实不错,刚跑起来,我就感觉浑身暖洋洋的,舒坦极了。

  我借着新冒出的这股劲,拼命往前跑,可跑了一阵,却觉得心中不安,霍衣架和小七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里,我一个人,就算能够活下去,说不定也会一辈子被困在这里。

  我感觉不能再往前走了,到时候越走越远,想找到他们就难了。想到这里,我毅然转身,开始往回跑。

  我不知道我刚才跑了多远,只是凭着感觉往回走,兜兜转转跑了好一阵,才依稀看到远处有微暗的灯光。我不知道那里的情况,不敢冒然过去,于是停了下来,爬上旁边的一棵乔木上,在树冠中藏好,然后连哄带骗逼出了流氓蝉,跟它共享视角,让它帮我去探探情况。

  流氓蝉的飞行的速度很快,几个呼吸的功夫,就飞了过去,停在一棵大树的枝桠上。

  通过流氓蝉的视角,我看到了王伯安、廖水清和巨人。让我惊讶的是,巨人此时居然倒在地上,生死不明,而王伯安和廖水清站在旁边,除了样子都比较狼狈之外,似乎都没什么事,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将巨人制服的。

  我很惊喜,就准备召回流氓蝉,跑过去跟他们汇合的。这时我忽然看见王伯安掏出一个巴掌大类似于手机的通讯工具,拨了一串号码。

  在这种地方还能通讯的,肯定是卫星电话之类的。我对王伯安的身份一直很好奇,可偷听别人讲电话又很不道德,我心中挣扎起来。

  就在犹豫的时候,王伯安已经接通电话了,只听他说:“喂!是小赵吗?我是老王,我在五岭山脉小不周山发现了三十年前失踪的长城367号,它现在已经被我们制服了,你派点人过来接收吧!”

  长城367号?难道是指那个巨人?我愣了愣,顿时感兴趣起来,心想听都听到了,就听下去了吧!我顺水推舟,让流氓蝉继续停在枝头上。

  只是接下来王伯安并没有说出多少有用的信息,只是嗯了几声,最后他说了一句等我定位把坐标发给你,然后把电话递给了廖水清。

  廖水清啪地一下,居然对着电话敬了一个军礼。

  “我是647927号,您好,请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