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首长,钱禹的位置在七点钟方向,直线距离离我们有……三点五六公里,状态是在高速前进。”

  “哦?这小子跑得倒是快。不过,奇怪,他们三个人,怎么只有霍衣架的位置搜不到呢?那小子各方面能力都不错,我还想把他推荐给小王的。算了,虽然计划被打乱了,但找到了长城367号,一点都不亏。”顿了顿,王伯安又道:“你把我们的位置发个精确的坐标给小王。我得布个阵,把长城367号隐藏起来。”

  “是。”

  接下来,王伯安跟之前在瀑谭的时候一样,捻着铜钱苦思起来。廖水清又从身上摸出一个电子设备,应该是传简讯用,她摆弄完,就笔挺地站在王伯安身边,默默守着,不说话。

  可我却有无尽的疑惑,虽然说逃过一劫,可廖水清报的那个位置明明是错的,是雷达出错了?还是我身上的感应追踪器被拿掉放在别人或者别的动物身上,抑或又是廖水清有意为我隐瞒?

  我得不到答案。我在身上仔细摸索了几遍,都没发现什么追踪器。无奈之下,只能暂时作罢。我想了想,决定不在这里逗留了,也不想跟王伯安、廖水清碰面,而燕三和霍衣架又不知所踪,唯一的选择就是去找小七了,廖水清说她掉进地洞里,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把流氓蝉召回,慢慢从树上爬下来,然后绕过王伯安和廖水清那里跑了好一阵,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扔了,我也懒得找追踪器了,直接换一身衣服。做完这些,我才调整好位置,沿着三点钟的方向前进。




  我前行的时候,也一边思考。我仔细把整件事都捋了一遍,结合刚才得到的信息,许多想不通的地方都豁然开朗。

  难怪在廖水清说巨人走路的样子像军人的时候,王伯安会突然打断我们的话题让我们离开。原来是不想泄漏巨人的身份,包括王伯安最后一定要我离开,也是这个原因。我估计之前喊着让我们分开走的也是王伯安,就是要把我们这些外人支开。王伯安应该早就知道怎么对付巨人,只是不想当我们的面将巨人制服。廖水清虽然说徒手搏斗的能力可能比不上巨人,但用了武器之后那就不一定了。我判断她应该是特种部队里的军人,热武器冷兵器都精通着呢!估摸着是得了王伯安的暗示没有用全力或者不想在我面前暴露身份。

  还有李子和霍衣架这两个家伙。王伯安口里说的燕三应该就是指李子,对于燕三这个名字我非常耳熟,但是却想不起一个具体的形象,肯定因为是记忆遭到了破坏,不过,这个名字给我的感觉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跟张如意差不多。

  想到张如意,我不由一怔,然后脑海里不断地有一幕幕画面在闪现,我喃喃念着张如意和燕三的名字,反反复复好多遍之后,脑袋里面轰地一下,想起来了,是那个喜欢编故事骗人的燕三!

  卧槽。我爆了一句粗口,然后一阵发呆,心说是了,也只有这个家伙会叫我小虫了。这家伙不是应该被抓了么?好像是被一个老头制服的,诶?那个老头叫什么来着?长什么样?

  我想不起来了,这该死的小不周山把我的记忆变得很不完整,很多事我都忘记了。

  我只记起那个老头是姓爱新觉罗,不过,他还有一个汉族的名字,姓……王,叫幼安。我终于想起来了。

  王幼安,王伯安,难道王伯安是王幼安的大哥?我知道伯这个字放在名字里,一般就是指老大了。像三国时期出名的江东小霸王孙策,他是孙坚的大儿子,他的字就叫伯符。

  只是,他们是不是兄弟跟我没多大的关系,能够说明他们彼此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就成了。由此可见,王伯安就算不是特殊刑事大队的,也跟他们有着很深的联系了,难怪落入他们手里的燕三会出现在这里。王伯安说燕三是他管小王要来的。这样看来,那个小王十有八九就是指王岳了。

  也不知道王伯安出于什么目的把燕三拉到这里来了,燕三这家伙应该也是被小不周山这里的神秘的矿脉给破坏了记忆,按照王伯安的猜测他现在可能想起了自己的身份,所以趁乱逃了。

  逃了就好,逃了就好。我暗暗念道,旋即有些无奈,难怪刚刚面对巨人的时候,都做了逃兵,总共才六个人,其中三个人压根就不想战,溃败是难免的。

  只是霍衣架那个家伙是怎么回事?我们三个人的身上都被偷偷安装了应该追踪器,为什么偏偏他的位置搜寻不到?现在想想,发现自从他中魂蛊醒来之后,好像就平时有点不太一样了,变得深沉了许多。之前逃跑的时候,好像也毫不犹豫,一点都没顾虑我和小七,这种情况在平时是绝对不会出现的,这家伙难道也跟燕三一样,想趁乱跑路?

  我想不通,心想等找到小七后,再一起去找霍衣架,到时候问问清楚。

  我推测到王伯安和廖水清的身份后,我就更心虚了,速度不知不觉加快了许多。可跑了一会儿,我就有些体力不济了,估计是那颗药丸的药效到了。我停下来,狠了狠心,摸出那个瓷瓶倒出两颗药丸吞了下去。

  我休息了一会儿,感觉到药效开始起作用了,就立马起程。我知道在这种老林子没有一个准确的坐标,想要找到一个人或者一个地方是很难的,而且说不定在我过去的途中小七又离开了那里,所以我又特意把流氓蝉哄骗出来,让它去感应小七的本命蛊嗡嗡,给我指引方向。

  这家伙带着我转了好久,搞得我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最后它把我领到一条小溪旁,沿着小溪直往上走,水源的尽头是一座峭壁,上面有许多裂缝,水就是从缝里流出来的。只是裂缝都很小,无法过人。

  流氓蝉说快到了,可又带着我往左走了好久,转了好几圈,最终带我进入一条狭长的谷道中,说小七就在山谷里面。

  我诧异小七怎么会跑到这里来,说实在的如果不是流氓蝉带路,根本找不到这个入口,我都快被转晕了。

  我沿着谷道,往里走,渐渐闻到了非常浓烈的香味,让人精神一振,有点像酒香,而且很醇正。我心道难道里面还有人在喝酒?我提起一口气,加快了步伐,到了谷道的尽头,豁然开朗。

  可我看清这个山谷里的情形的时候,却被惊得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