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草龙珠!我看到了一大片一大片的草龙珠!所谓草龙珠就是葡萄的一种,但事实上草龙珠只是是葡萄的一个别称,不过,在我们这里,这种在野外生长的青葡萄就叫草龙珠,色如青草,圆如龙眼,名字非常贴切,跟其他种类的野葡萄不同,草龙珠的味道甜中带涩,还会回甘,吃起来别有滋味。

  我们小时候在草龙珠成熟的果期就喜欢往山里跑,四处寻觅,但是因为生长条件的关系,五岭这一带并不多,偶尔在灌木丛里和向阳的山坡上发现的一小片都不成规模。

  这么连绵一大片的草龙珠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我拿着手电筒四射照射,发现里面有许多残破的石墙,只不过全被葡萄藤爬满了,不仅是石墙,山谷四面的崖壁上和谷中挺拔的乔木上也都绕满了葡萄藤,此时正是草龙珠的果期,所有的葡萄藤上都已经结果,挂满了翠绿欲滴的草龙珠,一串一串,累累如坠,因为草龙珠的数量极多,特别是崖壁上和石墙上的,都是一整面一整面,乍一看去,像挂满了珍珠的珠帘,不仅如此,有好多熟透了的葡萄掉到地上了,都碎了,散发出浓烈的芳香。

  我迷失在这满目的葡萄和沁人的芬芳中,别说这种奇景,就算是闭目不看,这弥漫开来的浓郁果香也足以醉人。

  这个时候,天都快破晓了,我折腾了一夜,本是疲惫不堪,可此时看到此情此景,不由精神大振,看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心想,就算新疆吐鲁番最有名的葡萄沟也莫过于此吧!

  我忍不住摘了一小串下来,仰起头就咬。这草龙珠本就成熟到了极致,又刚从藤上摘下来的草龙珠,真是又鲜又甜,我本来就饿了,这下哪里还停得下来,吃完这一串小的,又马上地摘下一串大的,一直到肚子实在装不下了,才捧着圆滚滚的肚子,停歇下来。

  我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看着这满山谷的草龙珠。

  我这会儿才记起自己是来找小七的,不由有些汗颜。我这才开始往里走,地面上满是摔裂了和慢慢烂掉的草龙珠,我得踮起脚来。我盯着满地的烂葡萄,忍不住叹息,心说真是暴遣天物啊!

  我慢慢往里走,发现有许多破屋子,都是石头砌起来的,只是大多都只剩下残垣断壁,只有少数石屋还保持着屋子的原形,不过,也都被挂满草龙珠的葡萄藤给占领了。

  我喊着小七的名字,一路往里走,发现这个山谷比我想象中要大得多,而且,我每见到的一处,基本上都被葡萄藤给侵占了,到处都是草龙珠,简直可以称之为草龙珠谷。光我看到的这些草龙珠,估计就得有上万斤了,看这架势,这个山谷我还远远没有走遍。

  除此之外,我渐渐发现了一些有趣的地方,比如说山谷里的乔木,其实都已经枯死,光秃秃的,没有任何叶子,枝桠都作了天然的葡萄架;而且,山谷里的气温要比外面的高上不少,本来破晓时分是一天之中,比较冷的时间,可在山谷里,居然没感觉到多少凉意,我估摸着这下面或者旁边有火山,就是不知道是死火山还是活火山了,不过,活火山的几率应该不大。也难怪草龙珠这种喜热的植物能在这里大肆繁衍了。

  我在一些地方闻到了很浓烈的酒香,遁着酒味,在地上发现了一些石洼、石臼之类的东西,很多草龙珠熟透了都掉在里面,烂成了泥后,开始自然发酵,居然酿成了天然的葡萄果酒,只是量都不多。

  我并不爱喝酒,而且这种自然酝酿的果酒虽然是天公造物,令人惊叹,但不见得就比现在用发达的酿酒技术酿出来的酒好,所以并没有去动这些东西,在短暂停留后,继续寻找小七。只是这个山谷实在是有点大,而且因为到处都是草龙珠,看起来都一样,我转了好久,发现自己迷了路。

  无奈之下,只好又装着孙子把流氓蝉拐出来,让我帮我找小七了。这会儿已经天光大亮,太阳从东边冒出个头来,我发现这里的光照也很好,山谷也没有枝繁叶茂的树木,阳光尽数撒下,都照在这里的葡萄藤上,也怪不得它们长得这么好。

  流氓蝉不情不愿地帮我领路,这里到处都一样,我也不知道到了哪里,跟着它七弯八拐之后,终于看到了小七,她跌坐在地,满脸红晕地靠着一堵石墙,看那模样好像是喝醉了。

  我知道小七嗜吃葡萄酒,刚就担心她发现石洼、石臼里的天然果酿会忍不住,没想到被我料中。急忙走到她身前,一边将她扶起,一边喊她的名字。

  小七听到我的呼唤,醉眼迷蒙,半抬起眼皮,看着我,醉醺醺地叫道:“钱禹哥哥,钱禹哥哥,是你吗?”

  我将她扶住,忍住熏人的酒味,无奈地答道:“是我。你到底喝了多少酒啊,怎么醉成这个样子?”

  “哈,哈哈,没喝多少,没喝多少呀!你可……可别告诉我哥啊!实在是……太好喝了,真的是太好喝了。”

  “好好好,我不说。 ”  

  “太好了,钱禹哥哥你对我真好,我最喜欢你了,来,亲亲,亲亲呀!”小七说着,小嘴就往我脸上凑。

  “小七,别闹。”我赶紧扭头躲开。 

  “谁……谁闹啦?钱禹哥哥,我想……我想要了你!偷偷、偷偷告诉你,我其实是可以帮你解开听蝉蛊的,但是这样……这样嗡嗡会死,我舍不得它……我现在醉啦!而且醉得很厉害,能够下平时不敢下的决心啦!所以趁现在,我给你解开……解开听蝉蛊,这样……钱禹哥哥晚上就不再需要受欲火焚身的苦啦!也能摆脱那个狐狸精啦!不过,你要答应我……答应我呀,事后不能跟嗡嗡讲噢,它知道会伤心的。好啦!我知道你不会说的,反正它也会消失,听不到。来呀,让我要了你,这样,就可以解开听蝉蛊了,来……”

  小七一边说着,一边在我身上乱摸。我急忙去抓她的手,可她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气,一下就挣开了,然后猛地将我推倒。

  我摔倒在地,只觉后脑一痛,好像磕到石头了。我眼前一阵发黑,心说,这下杯具了,然后就昏倒过去。  草龙珠谷!这个情节,其实小白在11年写祀变的时候就开始构思了,当时是想陈司他们无意中闯入这样一个山谷,应该祀变停更,就耽搁下来了,时隔4年,小白终于把脑海里的想法以文字的方式给大家呈现出来了!!!激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