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廖水清颇为无言地看着我,也不说话。

  “怎么……怎么是你?”我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激了,又想起在她怀里哭泣,顿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可实在是没想到会是她。

  廖水清道:“老先生让我来找你。”

  如果是平时,我可能还会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跟她虚与委蛇。可现在万念俱灰,索性破罐子破摔了,冷笑道:“这么偏的地方也能找到,看来我身上的追踪器你们藏得深啊!我把衣服扔了都没用。王伯安自己怎么不来?在守着长城367号?”

  廖水清听我说出这么多本不该知道的东西,竟然连一丝惊讶的表情都没有。

  我看她这个样子,想起之前她用雷达给我定位时说出的那个差十万八千里的位置,顿时明白了,说道:“你知道我在旁边偷听!你为什么说谎?”

  廖水清静静地看着我,说道:“你哥让我照顾你。我平时要执行任务,照顾不了。”

  “你认识我哥?”我始料未及,换成平时,要知道我哥的消息,我肯定非常高兴,可现在却很激动,大声道:“别给提起他!四年前他害死了小妹,这次小七死了,也是因为他!他留下的狗屁貘齿!狗屁遗书!他肯定没死,你叫他出来!叫他出来见我!”

  “我不知道他死没死,我也几年没见到他了。还有,小七妹妹不一定是死了。”

  “什么?可是明明……明明都没气了……”我心中升起一丝希望,可是又不敢相信。

  “我只能说不一定,并不能保证。”廖水清说着,走到小七身前蹲下来,问我道:“她身上没有致命的伤口吧?既然你说她死了,那死因找到了吗?”

  涉及到小七的生死问题,我只得平息胸中的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回道:“她应该没有受伤。死因不明。你会医术?”

  廖水清一边检查小七的身体,一边回道:“常年在外执行任务,遇到这类的情况较多,也懂些急救。”

  我也只是随口一问,没怎么注意廖水清的回话。此时冷静下来,想想也确实觉得不对劲,按理来说,小七死亡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喝了太多的葡萄酒,导致酒精中毒死亡,二是给我解听蝉蛊但却遭到了严重的反噬。只是这两种死亡方式都会很痛苦,可看她现在的表情,非常祥和,仿佛没有经历任何折磨,一副熟睡的样子,说是在睡梦中自然死亡还差不多。

  “身上没有任何致命的伤口,脸部也没有异常的表现,说明也不是内脏出了问题。看不出具体的死因,嗯,我看看……”廖水清沉吟了一会儿,从头上拔下一根头发丝放在小七的鼻下。

  “这是……”我开始有些疑惑,可马上就想明白了她的意图。她这是在判断小七是否是假死。如果是假死,的确是很难靠人的感官感觉出来的,有些假死甚至连精密的仪器都能骗过,我刚才慌张之下,失了分寸,一时间居然忘了。

  我心里再次燃起希望的火焰,紧张地看着那根发丝,默数一二三四,在我数到三十七的时候,看到那根发丝朝外动了一下,虽然很轻微,但眼都不眨的我还是看到了。廖水清应该也看到了,并没有因此把发丝拿走,还是保持着刚才那个动作。我明白她的意思,按捺住心中的激动,继续等待起来,如果待会还能看到发丝在动,并且在一定的规律之内,就说明不是巧合,而是小七真的没有死。

  我耐心地继续默数,在数到七十的时候,那根发丝又动了一下。廖水清还是没有动,应该是想再三确认。我也想得到准确的结果,就继续默数下去。这样过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时间,每隔三十多秒,发丝就会动一下。

  我欣喜若狂的同时,也一阵后怕,如果不是廖水清,说不定我就将小七给活埋了。我此时再看廖水清,感觉瞅哪儿哪儿顺眼,她本来就长得好看,我越看越喜欢,心中又雀跃,恨不得抱住她狠狠亲上一口。当然,这我是不敢的,怕她毙了我。

  “大悲又大喜很伤身体,而且,你也真的不需要太高兴了,虽然说没死,但是假死也是相当麻烦,我们一不知道她的病因,二是没有抢救的医疗设备,很难救活她,一旦错过时机,假死也会变成真死了。”廖水清见我高兴得要死,在一旁给我泼冷水。

  作者:衣杉衣杉亮卿卿 时间:2015-01-21 11:17:00






  你要是把你的住址放出来,你信不信天天都能收到好吃的!!!还会有人给你送猴子!!
  ---------------------------
  你想多了。


  不过大家有时间可以来小白家里做客,小白下厨招待!最近迷上了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