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闻言忍不住锁眉,廖水清说得很对,假死不比陷入植质状态,植物人的话,还能本能地进行能量代谢,假死就是微弱死亡了,只吊着半口气了。

  想到这里,我顾不得再说什么,赶紧从包里把七星针拿出来,给小七施续命针。令我松口气的是,整个过程非常顺利,施针成功,而且小七的呼吸也似乎变得强烈了一点点,虽说是一点点,但只要在好转就成了,就是怕没反应。

  这是我第二次用七星续命针成功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本身身体就虚弱,施完针后,我感觉到比第一次救霍衣架的时候还要累,双腿都软了,抖得跟面条似的,站都站不稳。

  “等等看,看下小七能不能醒来吧!我也休息一下。”

  廖水清过来将我扶住,让我坐下,说道:“这套针法我听钱斌说过,自损很严重。你以后不要轻易使用。”

  “他怎么会知道这套针法的底细?”我有气无力地问道。七星续命针好几代都没人施展成功,按理说我哥不应该知道得这么清楚的。

  廖水清没回答我,起身摘了一串草龙珠,准备递给我,她又犹豫一下,没等我抬起软绵绵的胳膊去接,就在我身边坐下,摘下一颗草龙珠送到我嘴边。

  我受宠若惊,愣神后张嘴吞下这颗草龙珠,又联想到廖水清之前将我抱在怀里安慰,有些惊疑不定地道:“你跟我哥到底是什么关系?不会是我嫂子吧?”

  廖水清面无表情地道:“不要想太多,他只是帮过我很多。”顿了顿,她继续道:“我也有一个像你这么大的弟弟,去年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了。”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特殊刑事大队的?”

  廖水清没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定定地看着我。

  “好吧!”我不由地想起了之前她因为多说了一句话,就被记大过的事,只得作罢。想了想,我问道:“那你认识贾婉贞吗?”

  “不认识。”

  “噢。”

  “你不是有那个蛇蛊酒吗?兑点喝吧!不然以你这个样子,三天都不知道能不能跑。”廖水清喂完手里那串草龙珠,提建议道。

  “嗯,在我背包里,你帮我拿下吧!水壶里有水。”

  廖水清没应声,默默地从我的行囊里拿出蛇蛊酒和水壶,在瓶盖里兑了点送到我嘴边,我一口气喝下。廖水清又喂了我点水喝,颇为有种姐姐照顾弟弟的无微不至。

  我感动的同时,也非常好奇,我哥到底怎么帮过她,让她不惜冒着违反纪律的风险,在王伯安面前替我说谎。我心中痒痒,忍不住问起来:“你跟我哥是怎么认识的,他帮过你什么?”

  廖水清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有机会再告诉你吧!”

  我急了,问道:“有机会是什么时候?现在为什么不能说。”

  廖水清看着我,缓缓说道:“心情不好,不想说。”

  “呃……”我还以为她有什么难言之隐,没想到却是这种理由,可面对一个女人说出这个理由,我竟无言以对。

  廖水清捋了捋耳边的发丝,说道:“你现在还是想想小七妹妹会假死的原因吧!你那套针法虽然可以续她的命,但不见得能让她醒过来,可能只是激活了她身体的一部分体能,她陷入植物状态的可能性是很大的。”